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其他小说 > 我的桃花债遍布三界 > 见钟情

见钟情

    落摇心动了。

    这些年来,她在寻找如何修复神骨的过程中,也一直在思索着,自己究竟是怎么损伤了神骨。

    落摇在亭瞳殿的十三年,神骨没问题。

    她虽时常与朱厌干架,也经常打得遍体鳞伤,可绝对动撼动不了神骨。

    神骨对于神族,是非常核心的存在。

    就像妖丹之于妖族。

    朱厌方才妖丹受创,危在旦夕,他能逐渐恢复,是因为妖丹在恢复。

    若是妖丹不恢复,朱厌必死无疑。

    神族也是如此。

    按理说,以落摇这般神骨受损的状态,早该一命呜呼。

    可她好生生活着,只是没了修为而已。

    不过,她刚发现神骨受损时,爹爹给她找了大量的灵丹妙药,想了无数治愈法门……许是这些天材地宝的缘故,虽无法修复神骨,却堪堪吊住了她的性命。

    落摇的神骨,是在她回到东神山后折损的。

    身体没有受伤。

    灵力充盈似海。

    赤鸦宫里也没有任何危险。

    可她的神骨就这么恍惚之间,受损严重。

    青伏当时迁怒于朱厌,以为是他动了什么手脚。

    落摇虽恨朱厌,却也不会让他背锅——

    这事与他无关,也与妖族无关。

    她为了神族和妖族不开战,不惜说出心仪于他的蠢话,又怎会在此时功亏一篑。

    别说这事与朱厌无关了。

    便是朱厌真给她下了慢性毒,也是她技不如人。

    落摇盯着朱厌:“所以说,是你弄坏了东神帝姬的神骨。”

    朱厌:“我那般心仪于她,恨不得为她摘天上星月,又怎会让她受此折辱。”

    那般骄傲的小帝姬,神骨受损犹如折翼的飞鸟。

    精神上的痛苦远超身体。

    落摇懒得听他这些有的没的,问道:“与你无关的话,这‘忆珠’里又怎会有相关信息?”

    她又补充了一句:“我只是好奇,嗯……神族帝姬神骨受损这般事,谁听了都会好奇。”

    落摇不解释还好,一解释便整个欲盖弥彰。

    朱厌眼中笑意更深。

    “你自己看。”

    “……”

    “这事蹊跷得很,若是不查明,哪怕入了鸿蒙树,修复神骨,也不得安生。”

    朱厌循循善诱,落摇犹豫不决。

    按理说,看就看了。

    可是,以她对朱厌的了解,这家伙分明是挖好坑等她跳,妥妥的不安好心。

    这坑,跳还是不跳?

    落摇心一横,盯着朱厌道:“你若骗我……”

    朱厌:“天打雷劈。”

    落摇瘪瘪嘴,对这话很不以为然。

    又不是心誓。

    哪来的天打雷劈。

    朱厌从灵囊中取出一个雪白的玉盒,看得出材质很不一般,莹润的光泽透着融融暖意,不是魔域之物,而是落摇常用来装至阳丹的盒子。

    “眼熟吧。”

    “不。”

    朱厌笑笑不语,他小心打开玉盒,原本放着至阳丹的锦缎上,有一枚剔透的金红色珠子。

    它有鸽子蛋般大小,通体光滑透亮,其中有金色和红色的丝雾缠绕,隐隐能看出些许凌乱的光斑,似是倒映着万千情紊,斑斓瑰丽。

    这‘忆珠’是如何炼化的?

    落摇心生好奇,但没有多问。

    朱厌在那枚金红色萦绕的剔透珠子上一点,落摇只觉心神一震,眼前景象微晃,她竟是离了那万剑剑冢,身处幽暗魔域。

    这是……

    朱厌的声音响在她耳畔:“忆珠勾连着我的识海。”

    落摇:“……”

    可真够大胆的,把她引入识海,真当她不会杀他啊!

    朱厌仿佛有读心术法,凉凉道:“你杀了我,就别想知道神骨受损之谜了。”

    落摇假笑道:“殿下说什么呢,我怎会杀你。”

    她声音甜甜的,朱厌只听得心尖犯痒。

    他敛住心神,带她看过去:“这是我们的初遇。”

    落摇纠正他:“是你和东神帝姬。”

    朱厌不置可否。

    识海中的景象并不真实,带着浓浓的迷离感。

    落摇从未想到,自己会以朱厌的视角,重新审视这段过往。

    那十三年的经历。

    她自是记得的,只是以她个人的视角难免偏颇,无法窥其全貌,有了朱厌的视角,她才能了解得更全面些。

    落摇“看见”了自己。

    这感觉挺奇怪的。

    并非照镜子那般,而是像看着一个与自己生得一模一样的人,在做着一些她经历过的事。

    心砰地一跳。

    落摇眨了眨眼。

    她半晌才意识到,这居然是朱厌的感受。

    是了……

    她现在是朱厌——看他所看,听他所听,感他所感。

    朱厌第一次见到她,竟然心跳得这么快?

    为什么。

    “我这是一见钟情。”

    “对那把神伞?”

    “不解风情。”

    “……”

    落摇看向了橙光盛大的遮天伞,它虚浮在半空中,通身是神光,至阳之气翻涌,零落的光线如同金雨般坠落,笼罩着伞下的少女。

    她依旧穿着暖白色长裙,柔软的袖口有一圈圈晶亮的金色小花,给雪白的手腕添了几分朝阳般的暖意。

    少女昏倒在地,发簪早就不知踪影,长发如瀑般铺散开来,衬得身形越发纤细单薄。神伞落下的金雨映亮了她的面庞,哪怕紧闭着双眸,也好看得让人挪不开视线。

    无法形容的美貌,有着魔域从未有过的明媚与灿烂。

    朱厌的心跳更快,砰砰砰声中,萦绕着一句心声——她若是睁开眼,该是怎样一番盛景。

    落摇:“……”

    朱厌故意道:“是不是很美?”

    落摇:“…………”

    尬死了,早知道“忆珠”是这样的视角,她打死不看!

    “明白什么叫一见钟情了?”

    “那又怎样,一副皮囊而已,殿下找傀儡师照着捏一个便是。”

    “你不懂。”朱厌慢悠悠道,“我最初只想着,她若睁开眼,一定美极了,后来才发现,她说话时最美,再后来……嗯,我喜欢她扑向我时的神采奕奕。”

    谁扑向你了!

    到嘴边的话,落摇硬生生咽了回去。

    若是不必感受不到朱厌的情绪,那这“忆珠”到也挺好。

    落摇看到了自己不曾知晓的事。

    比如朱厌救她并不容易。

    小遮护主,任朱厌怎么好生说道,它都不肯收起金雨,死死护着伞下少女,大有天荒地老的架势。

    这幽荧深渊可不太平,有各种凶兽出没,还有那沉睡的魔尊,有苏醒的迹象。

    朱厌在此耽误了好一会儿,小遮一直不理他。

    随侍的妖仆道:“殿下,此地不宜久留。”

    朱厌看了眼那昏迷的少女,没走。

    一天、两天、三天……

    足足七天过去了。

    落摇惊讶道:“你竟守了这么久。”

    朱厌:“不然呢。”

    落摇:“……”

    这七天七夜,无数凶兽扑过来,朱厌都一一将其摆平,若非他的“生生不息”,还真撑不了这么久。

    小遮不愧是天下第一的神器。

    愣是这般一直护着落摇,等着主人醒来。

    直到落摇动了动。

    小遮也油尽灯枯。

    神伞光华散去,化作一把普通至极的油纸伞,摔落在地。

    朱厌宽袖轻拂,收起了这把忠心护主的神伞,看向了于昏睡中微微蹙眉的白衣少女。

    她是谁?

    叫什么?

    神族的年龄莫测,她看似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可真正的年龄……也许万万岁都有了。

    “前……”朱厌本想客气地唤一声前辈。

    少女似是牵动了伤口,无意识地轻|吟了一声。

    声线轻柔,音调绵软,透着淡淡的清甜,直让人耳朵都酥了大半。

    朱厌愣住

    他喉结微微滚动。

    却道不出那声前辈了。

    “冒犯了。”

    朱厌将她弯腰抱起,掌心水绿色萦绕,用“生生不息”助其恢复伤口。

    落摇看得心情复杂,她属实没想到……

    朱厌救她救得这么费劲。

    也没想到,这家伙待她如此用心。

    图什么呢?

    她那副皮囊来自自父亲母亲,好看是肯定好看的,只是……至于吗。

    一张脸而已……

    落摇脑中蓦地闪过魔尊那冷白俊逸、惊艳绝伦的模样。

    “……”

    有一点理解了。

    落摇伤得很重。

    其实她至今也不知道自己踏入幽荧深渊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恍惚间踏进去。

    紧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便身处妖皇宫了。

    朱厌将她带回亭瞳殿后,立即招来妖族最好的医师,给她治疗身体。

    他因为是水木双修,对医术有着天然的体悟,又因为“生生不息”的缘故,研究过不少医书。

    他日夜守在落摇身边,同医师们一起琢磨治疗方案,用了整整三个月功夫,才终于让落摇醒了过来。

    三个月……

    着实费心了。

    落摇对此一无所知,她只知道自己醒来时……

    朱厌看着她睁开眼,整个人都愣在原地,他心跳得极快,周遭一切像潮水般褪去,只留眼前少女。

    她半坐在猩红软榻上,如初生朝阳般明媚灿烂,那双眸子比他想象中还美,清凌凌的,犹如水洗的天空,那眼底染着些许迷惑,像极了澄澈天边飘过的几缕丝带般的云彩。

    “不必言谢,”朱厌只觉这些天的日夜不眠全值了,看到她醒来,他心中涌荡着喜悦,脱口便是,“今晚就以身相许吧。”

    再度听到这段话。

    落摇满心都是无语。

    朱厌并无恶意,也没有戏弄的心思。

    他说这话时,甚至想的是——滋补她的身体。

    在妖族的价值观里。

    双修是恢复身体最快的法子。

    朱厌愿意把修为渡给她,所以才说了这样的话。

    然而……

    当时的落摇听不懂。

    她只觉得自己被戏弄了。

    当场就扑向他。

    如果这是朱厌口中的“扑向他”。

    那她的确扑了。

    扑过去对着他面门就是一拳。

    彼时落摇身体还没恢复,朱厌又不是个低等妖族,他轻松接住她的拳头,目中透着惊讶。

    落摇怒道:“你做梦!”

    后来的记忆……

    落摇全知道了。

    她醒了,也就不存在盲区,基本上都是她记得的事。

    只不过,同样的打打杀杀。

    朱厌和她的感受截然不同。

    落摇是气得肝疼,见面就要打,一点不留手。

    朱厌呢,每次都是心情愉悦,甚至是……兴奋。

    因着身处他的识海。

    落摇感受到了这股“兴奋”。

    她脸一热,忍不住骂道:“变态!”

    朱厌坦荡荡的:“这有什么,对心爱之人有欲望,人之常情罢了。”

    落摇:“………………”

    她不想看了,这“忆珠”里都是些什么跟什么!

    朱厌也怕吓着她,略微拨弄了一下道:“好了,我也只是想想,那十三年,我不也……什么都没做。”

    他的确什么都没做。

    每日见着她,逗弄她,和她打打闹闹。

    心里装着一堆黄色废料。

    却没多碰她一根手指。

    爱她所爱。

    想她所想。

    尊重她信任她守护她。

    他绝不是说说而已。

    这“忆珠”把落摇给看得心情复杂。

    事还是那些事。

    记忆也没有丝毫虚假。

    只是感受截然不同。

    感受……

    落摇又想起了夜清那句话——与其听人言,不如自己去感受。

    同一件事。

    怎么会有这样翻天覆地的不同感受呢?

    落摇忍不住陷入深思。

    朱厌忽地道:“子时了,春不然可算是破了这‘恶’阵。”

    落摇回神。

    耳边先闪过的是——子时!

    她心蓦地一紧,只觉周身灵力像融化的冰雪般,瞬间从四肢百骸流走,没留下一丝一毫。

    糟糕!

    今日要错过时辰了!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哈哈热闹要来了!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喵大人、corn1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极品师娘 神墓 妖刀记 花醉满堂 呢喃诗章 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