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其他小说 > 我的桃花债遍布三界 > 心火燃

心火燃

    妖月峰。

    妖族以紫、红为尊。

    女性大妖喜紫衣,男性大妖偏爱红衣。

    都是极艳丽的颜色,若非姿容倾世,还真撑不起来。

    妖月峰上,青阁缠云,银纱与薄雾相映成趣,端的是神仙意境。

    小月台上有一个霜降亭,整个亭子都是琉璃所造,四角翻飞处,隐隐有凤鸣龙啸之像。

    亭中是琉璃桌椅和铺了雪白软垫的贵妃靠。

    紫衣女子斜斜靠在塌上,乌发雪肤,小巧精致的脸上,一双杏眼天然含着薄薄水汽,眉间一朵浅紫花钿,给清纯洁净的面庞添了七分妩媚多情。

    她身上衣衫的质地极轻,松松挂在肩上,露出小巧圆润的肩头,胸前半遮半掩间,是呼之欲出的诱人。

    衣衫遮不住白皙的双腿,脚上又未着寸缕,白得发光的小腿和漂亮的脚踝,足以让无数人为之痴狂。

    然而此时,坐在她对面的红衣男子,看都没多看一眼。

    春不然拿手上的红果丢他:“我还比不上个男人?”

    红衣男子抬眸,他生了一副不输她的桃花眼,笑起来反倒无情:“她不是男人,不过是生我气,化作男身罢了。”

    春不然斜睨他:“那东神小帝姬到底是何等姿容,惹得你二百年茶饭不思。”

    朱厌垂睫,喝了口杯中茶,嘴角溢着笑,缓声道:“极美。”

    春不然饶有兴致:“不如让我……”

    朱厌抬睫,盯着春不然的视线陡然一冷。

    春不然笑得花枝乱颤:“瞧你这样子,哪像个妖族,比那蠢笨仙族还不如。”

    朱厌:“我既是要神族帝姬,自是要守神族规矩。”

    春不然闲闲道:“妖皇之位都满足不了你?”

    朱厌笑笑,不回答这个问题。

    春不然生了一副少女姿态,偏又融合了风情万种的妩媚,越发惑人,此时她拖着下巴,看着朱厌道:“这样,我帮你一回,你让我看看她到底什么模样。

    “放心,我不同你抢,只看看。”

    朱厌看向她:“如何帮我。”

    春不然:“你这都多少天了,她还对你爱答不理……嗯,妖月峰过几日也该开门收徒了,我设个幻阵,你带她进去,来一出英雄救美,岂不美哉。”

    朱厌略作沉吟。

    春不然:“你俩一起入了幻阵,比在这三界山上机会多,到时你好生哄着她,再救她出来,她知你心意,自会对你转念。”

    朱厌深知她脾性,提醒道:“别打她主意。”

    春不然笑弯了一双杏眼,娇嗔道:“我从不碰书院学生,除非她自荐枕席。”

    缥缈峰。

    仙族的主峰。

    守照珩调了很多仙族高手到三界山,自是不能安置在宜居峰。

    他这些天一直在等机会。

    总算是等到了。

    “回禀少主,妖月峰的布置已妥当,只等春不然开山门。”

    “嗯。”

    “少主,那大妖很是狡诈,恐不会入阵……”

    “我自有办法。”

    他以她的名义邀他入阵。

    朱厌不会拒绝。

    落摇等了这许多天,可算是等到了妖月峰发布了山门令。

    每隔一阵子,妖月峰都会开山收徒,收的还是亲传弟子。

    妖族向来随性。

    春不然更是个中翘楚。

    她每年出的“题目”都不一样,无一例外的是,难度很高。

    既考验修为、境界,还考验悟性、心性。

    尤其春不然擅幻术,布下的迷阵连真魔、上仙和大妖都困得住,遑论三界书院的学生们。

    这回宣布了上山考核的内容后。

    各峰都惊了。

    春不然竟在山下设了七情幻阵,凡是能破阵上山的,她不仅收其为亲传弟子,还会满足其一个心愿。

    三界书院的学生们震动了。

    这太诱人了。

    不只是妖族们,连仙族的学生们都难掩心动。

    落摇盯着书院小报,把这消息看了又看——

    她有点烦。

    倒不是烦七情幻阵有多难破,而是……

    落摇:“破阵至少要七天七夜……”

    小遮小声道:“……上不封顶。”

    这么大个阵,想走出来,七七四十九日都算少了,走个七七四十九“月”的也不是没有。

    落摇:“……”

    她看了看逍遥阁。

    她每日子时都得去汲取幽荧,这七天七夜要怎么汲取。

    没有修为的话,还七天七夜破阵呢,她直接老死在里面得了。

    落摇纠结了一整天。

    她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尤其春不然还给了个承诺——满足任意心愿。

    她若能拿到这个承诺,就可以修习千魂道了。

    只要千魂道于她有用,那这二百年多年,她也不必全权倚仗幽荧之力。

    可是这七情幻阵,绝对不可能一日突破。

    若是这般简单。

    春不然的幻术又怎会扬名三界。

    小遮这些天反倒对夜清改观了。

    它觉得他挺好的。

    不只是脸好身材好。

    他看主人的眼神也好。

    尤其是主人迷迷糊糊,神台不甚清明的时候,他注视着她的那双黑眸,特别好看。

    他怎么会嫌恶主人呢?

    那样的视线,分明是……

    极喜欢的!

    小遮福至心灵,开口道:“主人,你何不让魔尊化作‘少鬼’,陪你一起破阵。”

    落摇:“…………”

    小遮:“只要你开口,他会答应的!”

    落摇只当伞灵天真,揉揉它道:“哪日在万象峰上,他约莫是无聊透顶,才会陪我买伞剑,况且也没用多少时间,这次破阵,耗时久不说,我还是冲着千魂道去的……”

    她顿了下,继续给小遮解释:“那千魂道若真对我有用,他的计划就全盘落空,还陪我去呢,不拦着就不错了。”

    小遮听得脑袋疼,它才不管那些,跟随直觉道:“去问问,去问问!”

    落摇和它说不通,也不说了。

    小遮又道:“问问又不会少块肉,反正主人也没别的法子了。”

    落摇默了默:“……倒也是。”

    落摇想来想去,还真想不出其它法子了。

    她想去妖月峰。

    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除了让夜清也去之外,没有别的法子了。

    拿定主意后,落摇也不纠结了。

    索性就问一问,不行就算了。

    当然,她会摆出足够的诚意。

    落摇拿出仅剩的至阳丹。

    ——想打动魔尊,也就只有这个有点希望了。

    入夜。

    落摇提前去了逍遥阁。

    她买了一块人间界的怀表,用来看时辰。

    万象峰上什么都有得卖,这种怀表被附着了些许灵力,有着惊人的精准度。

    人族的寿命短暂,反而越发珍惜时间。

    十二时辰太含糊,他们的历法有二十四小时,而后每小时还有六十分钟,每分钟竟还划分了六十秒。

    落摇觉得稀奇。

    神族是不能这样去看时间的。

    会太漫长。

    就像她那二百年,若是一分一秒地数着过……

    会疯的。

    夜清不在主殿。

    落摇来过太多回,对这里相当熟,自个儿找了把精巧的玫瑰椅坐下,悠哉哉地从荷囊中拿出书卷,随手翻着。

    这还是从长生峰藏书阁借阅的,讲得是魔族的修行法门。

    落摇还在查幽荧相关。

    因为专程介绍幽荧的书籍很少,她索性从魔族的修行入手,试图找到头绪。

    白藏过来时,就见明若白昼的逍遥阁中,身着暖白衣裳的小帝姬端坐在玫瑰椅中。

    她乌发垂落腰侧,手肘撑在方桌,皓白手腕上是干净秀丽的手,指尖透着粉白,正悠然自得地翻着一本黑色封皮的书卷。

    白藏对自家书籍很是了解,一眼就认出来了。

    ——魔族的修行之道?

    小帝姬要干吗!

    他几步入殿,客客气气道:“陛下今日外出了,子时定能回来。”

    落摇放下书卷,起身向鬼圣问了好,才道:“我等他。”

    “殿下可有急事?”

    “没什么,不必通传。”

    “好。”

    “鬼圣先生有事且去忙吧,我自己在这儿就行。”

    白藏微微颔首,没做停留,转身出了逍遥阁。

    他一出去,立刻给夜清送了个信。

    夜清回了两个字:“茶点。”

    白藏:“……”

    行吧,还好一直有储备。

    落摇对白藏的印象非常好。

    他没什么架子,待人亲和周到,还总有好吃的茶点。

    上次落摇吃的那个,她总念念不忘。

    后来她去试练塔赚到了灵石,倒也去万象峰上找到了,一看价钱……扭头就跑。

    这回竟又是新的茶点。

    雪白莹润,剔透生辉,淡淡的甜香气扑鼻而来,看一眼都觉得美味。

    白藏道:“殿下请用。”

    落摇也不同他客气了,笑道:“多谢鬼圣先生!”

    她由衷感激,声音脆生生的,很是好听。

    白藏不敢说陛下嘱咐的,只能生生应下:“殿下客气了。”

    一壶清茶,一份羊脂雪,再配上手中书卷。

    落摇在冬夜的清冷寒风中,悠然闲适。

    她向来会自娱自乐。

    这会儿几乎要忘了自己是来“谈判”的,看书看得入迷,直到脚步声落下,她才抬头,看向了殿外。

    主殿明若白昼,外面却是漆漆深夜。

    古朴静雅的阁门,框住了这一方天地,也框住了那深处黑暗的人。

    他依旧是一袭玄衣,墨发比夜色还深,背后的无尽夜色衬得肤色极白,明明前方就是白昼,他却染不上丝毫温度,精致的眉眼寒若冰雕。

    落摇起身,行了个浅礼:“陛下。”

    夜清指尖虚点,幽荧亮起。

    落摇只觉心旌摇曳,思绪一阵迷糊,只想靠近他……

    不!

    她其实能抗住一些了,并不会像最初那般失态。

    只是后来的日子里,夜清不想与她说话,她索性让自己迷迷糊糊。

    可此时她有事要说,不能就这样凑过去,然后被赶出去。

    落摇站在原地,她咬着下唇,压着那疯狂蔓延的渴望,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有事……”

    她说得很吃力,原本清脆的声音染上喑哑,又因语速很慢,多了些许软甜。

    夜清是听过的。

    她情热时,会这般唤他的名字。

    燥热涌上胸腔。

    夜清闭了闭眼,让周身一片冷凝。

    他收起幽荧之力。

    ——她这般说话,他听不得。

    落摇只觉神台清明,那翻江倒海的渴望一瞬平息,竟透出些许空落落。

    “何事?”夜清冷冷开口。

    落摇回神,话到嘴边又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变成了:“这些日子,属实委屈陛下了。”

    落摇一开口,就知道自己准备一晚上的话术全凉了。

    谈不了。

    一点都谈不了。

    她现在满心都是火气,说不清道不明,偏偏又烧得她心烦意乱。

    “陛下这般嫌恶,还要每日任我汲取幽荧,想必十分难受。”说都说了,落摇也不忍了,她抬头望向他,继续道:“我不愿勉强人,所以……我想了个两全之法,陛下不必这般委屈,我也不必夜夜来讨嫌。”

    夜清盯着她,声音极冷:“你找到‘三相’之人了。”

    落摇心底烦躁更胜:“不是这个。”

    夜清眼睫低垂,让人看不透眼底情绪。

    落摇从荷囊里拿出了白玉盒子,里面放着至阳丹,她将其推向夜清,说道:“我暂时只有这些了。”

    夜清瞥了一眼,没碰玉盒,转而抬眸看她。

    落摇道:“我想去妖月峰,春不然峰主布下了七情幻阵,只要破阵就可得她一愿。”

    夜清哪还会不懂,他盯她:“你想学千魂道。”

    落摇抬头,与他对视:“对。”

    “你觉得千魂道于你有用?”

    “不试试怎么会知道。”落摇将他一军,“陛下哪怕是魔域之尊,也未必了解这些上古秘术。”

    夜清眉眼淡淡的,眼底隐隐有些许倦意:“你随意。”

    落摇咬了咬下唇,说道:“我听说,想破七情幻阵……最快也要七天七夜,我……”

    她何曾这般难堪过,望着他的眼睛闪烁,像是蒙了一层水雾,声音更是越来越低:“你且陪我去一趟可好?”

    夜清眼睛不眨地看着她。

    落摇又道:“我……我若是得了千魂道,能给自己续命了,就可以继续炼化至阳丹,到时我给你二十枚至阳丹。”

    听到这,小遮忍不住抖了抖——十年能炼化一枚,二十枚也太多啦!

    然而它不敢开口。

    夜清依旧一言不发。

    他垂眸看着她。

    黑眸深邃,透不出丝毫光。

    “你就这么……”吃定了我会答应你。

    夜清没能把话说完,因为落摇扯住了他的衣袖,拿起他落在黑衣下的手,将白玉盒子放了上去。

    她像是怕他不要一般,将他的手指合拢,包住了那小小的白玉盒子,而后她又用双手裹住了他的手。

    落摇抬头,小声道:“我知道你不信心誓,但我真的没有说谎,我答应了便是答应了,若是爽约,天打……”

    “行了。”

    夜清蓦地抽出手,只觉手背像被烙铁烫过一般,全是燥热。

    落摇目中难掩失落。

    夜清根本压不住那绕到唇齿间的答应:“……嗯。”

    落摇愣了下:“你答应了?”

    夜清收了白玉盒子:“二十枚至阳丹。”

    落摇:“好!”

    夜清见不得她委屈,也见不得她笑靥如花。

    她此时不过受幽荧蛊惑,染了七情六欲,才有了这副生动模样。

    等回了鸿蒙树,又是那无心无我无情的远古神祇。

    被抽一次魔髓。

    该长记性了。

    夜清冷下心,说道:“别指望我助你破阵。”

    落摇:“不必,你能跟着我就行。”

    夜清又道:“这种幻阵,由心魔演化而来,幽荧会助长幻象。”

    落摇眨眨眼,问道:“也就是说,我俩进去了,会提升幻阵难度?”

    夜清:“嗯。”

    落摇慎重问道:“会伤及其他学生吗?”

    夜清:“不会,幻象只针对你。”

    落摇展颜:“那没事,我很能打的!”

    夜清:“……”

    落摇以为他不信,说道:“放心,我虽用不了至阳之力,但你的幽荧之力也很霸道,还不挑武器,我用起来十分契合,竟不觉得生疏滞涩……”

    当然不会生疏与滞涩。

    她体内曾有一半都是他的幽荧之力。

    夜清不想听她说话了,点亮幽荧。

    落摇本就离他很近,这会儿直接贴上他胸腔。

    她踮脚也够不着。

    夜清轻叹一声,将她拦腰抱起,少女温热甜软的唇,落在他肌肤上。

    小小的一片肌肤。

    燃起的是心底的燎原烈火。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极品师娘 神墓 妖刀记 花醉满堂 呢喃诗章 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