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其他小说 > 我的桃花债遍布三界 > 昼与夜

昼与夜

    时间尚早,落摇没急着去逍遥阁。

    她在锦书院里看了会儿书,又泡个澡,末了还拿着“豆芽菜”……嗯,现在叫“雪尽”,在院子里试了试手。

    太轻太薄太脆。

    好在,它无需承载至阳之力。

    落摇试着将灵力注入剑身,一道银黑色细芒划过剑身,轻微嗡鸣声响起,她抖一震剑,剑芒直刺地面,消失不见。

    小遮:“咦。”

    落摇:“……”

    乍看之下,这一剑似乎无声无息,剑气甚至都没在地面留下痕迹。

    然而……

    落摇捏了个腾云诀,用伞尖在那看似正常的地面上轻轻一碰,哗啦啦,那一层薄薄的地皮撑不住这一点点力气,暴露了下方的深坑。

    小遮:“啧,这幽荧之力,很是霸道。”

    落摇:“很可怕的暗劲。”

    这深坑就是她方才震得一剑,看似平平无奇,其实蕴含暗劲,直入地底,砸了个深坑出来。

    落摇握了握“雪尽”,发现剑身没什么损坏,就像那层薄薄的地面一般,反倒是避开了幽荧之力。

    小遮:“至阳的霸道是明面上的,至阴的霸道是暗地里的,倒是有趣。”

    烛照是至阳。

    幽荧是至阴。

    至阳之力的霸道,三界闻名。

    听闻烛照在三百年前,释放的至阳之力,让三界都陷入白昼,足足三日都不见黑夜。

    至于幽荧之力,三界嫌少有传言。

    落摇所了解到的也很片面,比如它是众恶之源,比如它会使修者堕魔,比如它的存在就是罪孽……

    总之,别说正面评价了,连客观性都没有。

    落摇虽说没在藏书阁查到幽荧相关的书籍,可凭借着她这些天的感受,也有了更多的体会。

    幽荧之力能拟化灵脉,这比某些治愈系能力还强悍。

    幽荧之力有着霸道的暗劲,反倒对手中武器要求很低。

    烛照需要遮天伞。

    夜清却不需要武器,他似乎也有一方神器,但那九黎壶并无攻击性。

    小遮:“主人,子时要到了。”

    落摇收了“雪尽”,看向了逍遥阁。

    “主人,你不想过去?”

    “嗯……”

    “为什么?”

    “没什么。”

    小遮到底是一个伞灵,并不懂人心复杂。

    落摇自个儿也说不清道不明。

    白日时,两人在万象峰上,明明一度相处融洽——记学分,买伞剑,还顺道吃了两碗鲜虾面。

    本以为关系近了些,又不知为何惹恼了他。

    落摇回忆着自己说的话……

    实在是摸不着头绪。

    她认识他?

    怎么可能。

    可除此之外,她也没说什么特别的话了。

    落摇想不通,只能暂时放下。

    她总归得去汲取幽荧。

    逍遥阁中。

    白净照例送来茶点。

    依旧是白色的,味道清甜。

    这次是凤箫居的名菜,唤作——羊脂雪。

    夜清闲闲靠在新的罗汉塌上,转动着拇指上的羽毛指环。

    白藏正想介绍一下这“羊脂雪”,就听夜清冷冷道:“拿走。”

    白藏:“?”

    夜清盯着他。

    白藏一激灵:“好、好的。”

    他赶紧把“羊脂雪”收进灵囊,俯身告退。

    什么情况?

    白日里不还好好的。

    那位小帝姬又怎么惹了帝尊。

    白藏连想都不敢多想。

    也不知道今日之后,还要不要再备上茶点。

    落摇慢腾腾挪到正殿。

    殿中依旧明亮如白昼,竹影屏风前男子一袭玄衣,他褪去了“少鬼”那苍白无害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压迫感十足的魔族帝尊。

    夜清个子很高。

    宽松的玄衣依旧被撑起了明晰的肩线,反向压褶的领口,透出冷白的锁骨,线条在腰部微收,又松散垂下,勾勒出极具美感的身材比例。

    落摇一边觉得好看,一边觉得危险。

    又因为他的冷脸,心里很不是滋味。

    “陛下……”

    落摇客气行礼,她刚起身,正犯愁要说点什么,就看到了那点点幽荧。

    夜清压根没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释放了幽荧。

    落摇只觉心间有什么蹦开,本来没觉得怎样,这会儿竟一下子翻涌而出,隐隐带着些酸涩。

    本就是神魔不两立。

    他要冷脸就一直冷脸。

    干嘛又陪她买伞和吃饭。

    落摇用力咬在他侧颈上。

    夜清故意加大了幽荧的“蛊惑”,落摇无力思考,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姿态靠在他身上。

    夜清扣着她的腰,将她圈在了怀中。

    少女单薄,暖白色的衣裙轻柔细软,落在她身上,却显得粗糙如葛布。

    她眉眼做了伪装,可身上的气息却是遮不住的,淡淡的甜香气,一如那盛开在天边的招摇花,吸满了至阳圣芒,融化了世间枯冷。

    夜清手蓦地用力。

    她轻哼一声,声音甜如蜜糖。

    夜清闭了闭眼,强压住体内的翻江倒海,一点点松开死死扣着她的手。

    不可靠近。

    不能碰触。

    他不想再做那远古神祇随意摒弃的心魔。

    相知相许相惜?

    她不需要任何人。

    她是照耀三界的光,是无心无情无我的古神烛照。

    他视为所有的一世厮守,于她不过是万万年来一道可有可无的劫。

    他无意与她再有纠缠。

    人心的万千欲念,敌不过那至阳之烈的焚烧。

    没人能与她共赴鸿蒙树。

    她是天下人的太阳,不是任何一个人的烛照。

    夜凰也好。

    落摇也罢。

    都只是古神烛照的幻梦一场。

    梦中事梦中人。

    醒来皆空。

    夜清很清醒。

    他知道自己要什么。

    从见到落摇那一刻起,他想的只有入鸿蒙树。

    其余一切,与他无关。

    他不会再被蛊惑。

    落摇回神时,已经身处逍遥阁外,距离锦书院仅几步距离了。

    方才满身热气,此时凉风习习。

    饶是体内灵气越发充盈,落摇也忍不住微微颤了颤。

    这就结束了?

    还真是难为他了。

    落摇瘪瘪嘴,心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痛快。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不痛快什么。

    反正就是不痛快。

    小遮:“主人……”

    落摇:“睡觉。”

    小遮:“……哦。”

    它犹豫再三,还是没敢开口。

    怎么说呢,它其实看太不懂……

    方才主人汲取幽荧时,那魔尊一直在看她。

    眼睛不眨地看着。

    好像错过一眼,她就会消失不见。

    又好像极其珍视这短暂一刹,才能这般肆无忌惮地看着她。

    为什么呢?

    小遮只是一个伞灵,更加不懂七情六欲。

    落摇没想到的是,银索居然真的牵绊住了朱厌。

    她给得信息也不算多,银索之后也没再问过她什么,竟真的就这样扮做东神帝姬,与朱厌同进同出,而朱厌毫无所觉。

    一天两天三天……

    足足过去了小半个月,竟都没有被识破的意思。

    落摇思考许久,最终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她与朱厌的关系的确如此。

    生疏呆板,互看不顺眼。

    若非朱厌为了入鸿蒙树,两人大概率是再无交集了。

    落摇嘴上说要暴揍他一顿,可其实都过去近二百年了,那点少年脾气早散了。

    说到底,朱厌救了她。

    再说回来,那十三年,她也没少折腾朱厌——

    单单是肋骨,朱厌就断了七八回。

    银索牵绊住朱厌。

    落摇少了一心头大患。

    夜清那边……

    她每日子时过去,两人例行公事。

    都十二天了,他没同她说一句话。

    落摇起初还礼貌地唤一声:“陛下。”

    后来她也懒得出声了,反正幽荧一亮,她只想汲取。

    也不知是熟练了,还是本就该如此。

    这几次落摇汲取幽荧时,并没有那欲|念横生的滋味。

    她人不知是怎么靠近的,也不知是怎么离开的,若非每次都沾了一身的清冽竹香气,都要以为自己没去逍遥阁了。

    按理说,这样很好。

    他们本就有仇。

    可是这一天天过去,落摇心里始终堵得慌。

    她有了“雪尽”,一口气接了七八个高阶任务,大部分是猎杀凶兽的,而且都是无人问津的高阶凶兽。

    当然,试练塔里所谓的高阶,也就那样。

    比起魔域的野生凶兽,堪比小猫小狗。

    只是落摇没有完全恢复境界,也没法用至阳之力……

    她倒是意外感应到了幽荧之力,但这与她原本修行的心法有悖,难以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即便如此,也足够了。

    落摇每每在试练塔里,倒是心情畅快许多。

    凶兽都比夜清可爱!

    她心底闪过这念头时,愣了愣。

    小遮:“主人!”

    落摇向后撤了一步,雪尽横切,直接让那魁梧的凶兽尸首分家。

    这是一头血斑虎兽,因一身虎斑上全是血红色斑块而得名。它生得也比普通老虎大,性情凶狠好斗,以人为食,以食修者而进阶。

    血斑虎兽浑身是毒,只一颗兽丹很是昂贵。

    落摇取了兽丹后,除了试练塔去交付任务。

    十五学分入账。

    她把夜清需要的学分全部攒齐。

    总共一百二十分。

    多出来的二十分是转换时要扣的手续费。

    落摇轻吁口气,道:“可以了,过几日上妖月峰。”

    小遮看了这十多天,实在是有些没忍住,说道:“主人,其实就这般汲取幽荧,也挺好的,何必再去妖月峰冒险,再说那春不然的千魂道未必能延续性命……”

    落摇:“挺好?”

    小遮:“对……对啊,反正子时过去,很快就出来了,挺、挺省事的嘛。”

    落摇斩钉截铁道:“不。”

    “为什么?”小遮很是不解。

    落摇:“……”

    小遮:“那魔尊虽性情古怪了些,但你每次过去,也无需行礼,无需寒暄,甚至都无需看清他……汲取幽荧不过瞬息的事,之后就可以回锦书院,二百年也不算久……主人在赤鸦宫翻书,不也翻了二百年嘛。”

    落摇一想到要这般二百年,登时心里像塞了块石头,堵得透不过气。

    “不一样。”

    “?”

    “现在还好,十年后呢,我岂不是要完全受制于他。”

    “可他想要取回魔髓,定不会失信于你。”

    “我不想受制于人。”落摇冷声道,“尤其不想受制于一个讨厌我的人。”

    小遮:“……”

    讨厌吗,讨厌一个人会那样看着她吗。

    小遮说道:“主人,我觉得他不讨厌你。”

    “我心里有数。”落摇揉了揉小火苗,说道:“人间界有句话叫,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性命攸关的事,我更应该多些准备。”

    小遮老老实实道:“……好吧。”

    主人说得都对,它老实听话。

    落摇其实也搞不懂自己这情绪。

    她彻底恢复后,一定会让夜清重回幽荧深渊。

    母亲未完成的事,她来完成。

    如此势不两立的关系,本就是各谋私利才硬凑到一起。

    夜清讨厌她是合情合理的事。

    她也该讨厌他。

    可是……

    落摇每每想起那苍白脆弱的“少鬼”,心底就会升起莫名的烦闷。

    怪她,干嘛要图那三个学分。

    怪她,干嘛要嘴快还嘴馋。

    也怪这该死的幽荧之力,让她升起无妄之念,徒增烦恼。

    小遮不懂。

    落摇却明白。

    此二百年非彼二百年。

    在赤鸦宫时,她无念无求,连神骨受损都不太上心,若非不愿看爹爹偷偷落泪,她都懒得来这三界山。

    哪像此时。

    她心中杂念横生,每日靠杀凶兽解气。

    还二百年呢。

    她连二十日都要受不了了!

    落摇不想要这幽荧之力了。

    不只是她不想去逍遥阁惹人嫌,更是她不喜这满心斩不断理还乱的杂乱思绪。

    别说妖月峰了。

    便是朱厌那边有续命的法门,她都……罢了,不咒自己了。

    妖月峰不同于长生峰。

    想要入妖月峰修行,必须通过峰主春不然设下的考核。

    春不然是一位与当世妖皇同辈分的大妖。

    按理说,朱厌该叫她一声小姨。

    当然,妖族从不论这些,他们连婚姻的概念都没有,更没有宗法传承。

    不过,春不然与朱厌交情不错。

    朱厌自来了三界山后,一直住在妖月峰上。

    妖月峰远比长生峰热门。

    尤其是妖族本就人多,他们赶来三界山,多是为了能拜上妖月峰。

    而妖族多好战,体修、法修、剑修、刀修……总之能想到的,没有妖族不涉猎的。

    其中体修最强。

    其次是法修。

    春不然很特别。

    她擅幻术。

    这独一份的本事,让三界六族的修者都想来学上一学。

    落摇对幻术没兴趣,她想学的是春不然得另一道功法——千魂道。

    听闻春不然容貌倾城,是魔域当之无愧的第一美人。

    而她为了容颜永盛,寻遍三界神迹,在几百年前找到了一位古神遗留的心法,也就是千魂道。

    落摇不需要容颜永盛。

    她只希望这古神遗留的心法,能让她在没有神骨的情况下,活到五百岁。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神墓 妖刀记 花醉满堂 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