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其他小说 > 我的桃花债遍布三界 > 往日乱

往日乱

    白藏大气不敢出,也不敢问。

    夜清已然离开,白藏捏了个诀,换来“小鬼”收拾这满屋子的尸身血污。

    白藏一边看着“小鬼”忙碌,一边忍不住向山下张望,他倒是没再捏水镜,可也止不住满心的好奇。

    这算什么事?

    陛下不顾自身安危给她拟灵脉。

    她才刚刚恢复了一点,就去找旧爱叙旧情了?

    东神帝姬和妖族太子的事,当时在魔域可是传得沸沸扬扬。

    虽说东神帝君出手,压制了那些风言风语,使其没在天界、人间界传播,但魔域高层却是流传甚广。

    白藏虽身处三界山,但一直和魔域有联系,所以也听闻了此事,他当时没太上心,只当是八卦杂谈,听得饶有兴致。

    那位东神山的小帝姬,继承了母亲血脉,实力很是强悍,年纪轻轻就闻名三界。

    也不知她是怎么与朱厌相遇相识的,只知道她流连妖皇宫,与其厮守十三年,浓情蜜意到忘乎所以。

    可他俩身份太过悬殊,且不提神魔大战才结束不久,单单是妖族和神族的种族差异,都足以成为横在两人之间的天堑。

    妖族可没有忠贞如一的概念。

    神族却是三界六族中最忠诚的种族。

    朱厌若真与她走进鸿蒙树,那注定是一对惊天动地的怨偶。

    朱厌生性使然,一定会背叛她。

    那东神山的小帝姬,可不是好惹的,且不提身份贵重,单单是她那一身修为,都足够引来妖皇忌惮。

    后来……

    小情侣自然是分开了。

    东神帝君亲自把女儿接回神山。

    妖皇也拎走了朱厌,对他进行了一番语重心长的教育,诸如那小帝姬不过区区一百岁,尚且不知情爱为何物,切莫再去招惹;诸如那神族个顶个较真,寿命还奇长无比,你总不想一生只有一个人吧……

    白藏对这些颇感兴趣,后来还继续打听了一些——

    听闻那朱厌竟追到了东天门,可惜东神帝君一道神光落下,逼得他重伤回了魔域。

    听闻那小帝姬在赤鸦宫中日日夜夜思念朱厌,荒废了修为,落魄了神魂,自此不见任何人。

    彼时的白藏,只觉得年轻真好,有挥霍的资本,可以为了情情爱爱不管天不顾地,一身天资都给嚯嚯没了。

    哪成想,白藏这戏看着看着,竟演到自个儿眼前了。

    小帝姬与旧情人重逢续旧爱。

    他家陛下千里迢迢来到这三界山上,又是送万顷琉璃,又是给幽荧之力,说是二百年后借她去鸿蒙树取魔髓,可这小帝姬万一提前入了鸿蒙树……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白藏心思细,总觉得这其中有隐情——

    陛下似是早就认识这位小帝姬了。

    何时认识的?

    白藏忽地想起一事,他连忙起身去翻阅往年留下的资料,直直翻到了二百年前……

    彼时,沉睡百年的夜清正要从幽荧深渊苏醒。

    东神小帝姬也刚好是那时候入的魔域。

    难道他们在那时遇到过?

    虽说小帝姬一副没有记忆的模样,可记忆这东西,并不靠谱。

    一来可以篡改,二来一旦隐瞒身份和样貌,见过也是没见过,尤其是陛下当时有万顷琉璃,扮做另一个别人是极容易的。

    不会吧不会吧……

    白藏脑洞大开,难道东神小帝姬最初遇到的是陛下,后来弄错了他的身份,反倒在妖皇宫和朱厌纠缠不清……

    这太过耸人听闻,白藏脑补得头皮发麻。

    “不可能。”白藏拼命摇头,心里喃喃着:“陛下没必要扮做朱厌,况且陛下对那位用情至深,为她差点掀翻天界,又怎会在短短一百年后就……”

    等等!

    白藏意外碰到了更加惊悚的事。

    三百年前,那位消失了。

    三百年前,东神小帝姬诞生了。

    这……

    不会有什么关联吧……

    落摇可算见着了朱厌。

    他难得低调,穿了身暗红色的衣裳,质地散漫轻浮,领口松松垮垮,束腰斜斜挂在腰胯上,这么个随性穿法,偏偏还显得身高腿长,足以见得他的身材优势有多大。

    太阳要出未出,天边映出了一层薄薄的光,让这一处丛林影影绰绰,倒是个很不错的幽会之地。

    ——朱厌挺会找地方。

    落摇面无表情地点评。

    她在打量朱厌,朱厌也在打量着她。

    这小女仙穿着从四支的衣裳,腰间别了把破旧的油纸伞,乌发束起,露出小巧的脸庞,神态间多了丝飞扬,比前几日更显活力四射。

    这般由远及近,有那么一个恍惚,朱厌竟真像是见着了她。

    那个以伞化剑,满身杀气,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的东神帝姬。

    朱厌嘴角微弯,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有何贵干?”

    落摇开门见山道:“你别缠着银索了,他不是你要找的人。”

    本以为说出这句话,朱厌会神态大变,哪成想他还是这副慢悠悠的样子,反问她:“你知道我在找谁?”

    “知道。”

    “说来听听。”

    “东神帝姬。”

    朱厌嘴角笑意更深,神态却依旧不见惊讶,他继续说道:“这不算什么秘密,我找她近二百年,大半个魔域都知晓此事。”

    落摇懒得听他说那些有的没的,直接道:“我说了,银索不是她,你认错人了。”

    朱厌:“那银索是谁?”

    “一个从四支的男仙。”落摇故意在“男”字上加重语气。

    朱厌反问她:“一个从四支的男仙,会有那铺天盖地的至阳之力?”

    落摇只得耐着性子解释道:“我原本住他隔壁,那日我想测试……嗯,一个法器对至阳之力的遮掩效果,所以站到了他的寝居外,哪成想让你误会了。”

    她无意对朱厌隐瞒身份,坦荡荡承认了,也解释得足够清楚。

    朱厌盯着她:“所以说,你才是东神帝姬。”

    落摇:“对。”

    朱厌笑了:“至阳之力呢?”

    落摇:“……”

    朱厌:“你既是东神帝姬,不如让我看看你的至阳之力。”

    落摇一时哑然。

    有琉璃瓶子在,她满身的至阳之力被遮了个明明白白。

    她也无法释放,这幽荧拟化的灵脉,并不能承载至阳之力。

    朱厌看着她:“做戏要做全套,你既想扮做东神帝姬,好歹要有点至阳之力。”

    落摇一愣,跟不上他的脑回路:“我干嘛要扮做东神帝姬?不对,我就是……”

    她话没说完,周围的树木忽地肃静,紧接着万千树叶化作密密麻麻的短刃,向着她急射而来。

    朱厌是水木双修,操纵树木的能力出神入化,这一招“万叶化刃”,落摇早有耳闻。

    他怎么忽然袭击她?

    落摇反应极快,她一跃而起,避开了万剑穿心,朱厌一个闪身,手中木刺直迫她心脏,落摇掌心灵力涌动,撑起了一个灵盾,挡住了他的致命一击。

    “身手不错。”朱厌收手,笑吟吟地与她在半空对望,“可惜我的小帝姬神骨受损,没你这番能耐。”

    落摇:“………………”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喵大人、肖战的女人1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极品师娘 神墓 妖刀记 花醉满堂 呢喃诗章 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