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其他小说 > 橡树之下原著 > 第四十九章误出国门[2]

第四十九章误出国门[2]

    全文阅读:“责人斯无难,惟受责俾如流,是惟艰哉!我心之忧,日月逾迈,若弗云来……”

    一边嘴里漫无目的的随口背着一些依稀可以记忆的东西,一边发着愣。穿越过来已经快40天了,弄清楚自己所处的境况之后,明溯的心中反而不能安定下来。

    楼上的花花草草,我不在的时候谁能每天坚持浇上两次水?

    葡萄结果了,网上订得纸袋还没到货,不知道经过一个夏天的虫咬鸟啄,最后还能剩下几只?

    金鱼已经快两个月没换水了。

    ……

    手机还掉在村部厕所里。

    还有一幢办公楼没有租出去。

    ……

    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就算用手扒,4100多个坟也总该扒完了吧。

    想到迁坟,明溯心里就不由得一阵刺痛。

    都是这该死的迁坟任务,这下,我跑到了西汉,再没人空降过来约束你们,总该满意了吧。

    按理说,无官一身轻。现在的自己,醒了读书,饿了吃饭,困了睡觉,每天小日子过得悠闲得很,乐得一身轻松,这在连带薪年假都没得休的前世,实在是要多滋润有多滋润,用一个字来形容,爽。

    可自己为什么总是爽不起来?是因为这该死的穿越?

    绝对不是,前世遇到许许多多的不平之事,每每无奈之际,明溯都恨不能随便那么一觉醒来,就跑到古代过着避世的日子。眼不见为净。

    穿越的结果不好?

    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年代,能穿越到一个宁静的小山村,四周有里墙保护着,有爱护自己的母亲,有淳朴的典娘子等一众庄邻,每天有父亲带着咏读诗礼,不用自己烧饭、刷碗、洗衣,比起那些不小心穿到了原始部落的童鞋,那该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幸福?对,就是幸福,就是这种滋味!

    现在心中百味交集,可为什么总感觉不到幸福?

    心痛的感觉骤然激烈起来。

    母亲虽然爱护自己,可那毕竟不是自己这个思想亲生的妈;父亲,当然更不是。虽然说前世的父亲对自己更为严厉,为了一点所谓的面子,逼着自己考了公务员进了机关,说心中没有一丝埋怨,那是虚的,但是,血浓于水,再怎么说,那也是亲生的父亲,自己小时候紧紧依靠的山岳。

    丫头,你才出生不久,狠心的爸爸就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长大以后,同学会不会笑你没有父亲?你会不会对着照片想念我?还有,亲爱的老婆,虽然说你不够花容月貌,可总也下得了厨房,出得了厅堂,平素知书达理,狐朋狗友面前也从未让我失过面子。

    家庭、亲情……心中难舍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多么期望这是黄粱一梦。

    明溯狠狠地掐了一下大腿,下面传来的疼痛告诉自己:这不是在做梦,绝对不是。

    “溯儿,溯儿……溯儿?”父亲见明溯发呆,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几分。

    “啊……”明溯回过神来。

    “你把麟经中鲁国十二公复诵一遍。”

    麟经就是春秋。相传孔子编纂此书时,有一猎户背一奇形怪兽请教孔子所猎者为何物,孔子见状大惊曰:麒麟本是太平兽,缘何生来不逢时。自此便停著《春秋》,三年后孔子亡故。后人以此典故称孔子所著《春秋》为《麟经》。

    “鲁隐公、鲁哀公,鲁,鲁……”好像前世的教材上只提过这两个人。

    “也罢,既然复诵不出,那你说说为什么麟经专称春秋,而不称其他。”大约数十个呼吸之后,父亲无奈地摇摇头。

    这个问题倒是不难,对于前世专攻文史的明溯来说,四书五经是必考题型,选择、填空、简答、论述,只要是概念上的,除了写论文,其他基本上都没什么难点。

    “春秋原是先秦时代各国史书的通称,后来仅有鲁国的春秋传世,便成为专称。之所以以春秋一词命名,而非冬夏,是因五行学说中,春秋之位相应东西二方,东为木、西为金,金木为篆,故可标禀历史;金木为实,故可以史为鉴。有此缘故,故名春秋。而冬夏二季相应为水火,是阴阳变化之极,变化不定,故此不以此立说,亦不称物为南北也……”明溯侃侃而谈。

    “谬论……谬论!”父亲目瞪口呆,“子不语怪力乱神。以后这种怪谈就不要提了。孔子修春秋,绝笔于获麟。我来告诉你,春秋之所以是专称,是因为孔子遇麟前编撰的就是春秋。”

    我艹,孔子写的是春秋,所以春秋是专称;穿越后你是我老子,所以我就是你儿子。高见啊高见,实在是高!

    明溯心中不由得对父亲的智商钦佩得五体投地。

    就这样的智商,也难怪半辈子窝在小山村。好歹他的爷爷还是个县里的属官,连个官三代都没混上,这该是何等的智商。

    佩服,热泪盈眶的佩服。要前途没前路,要钞票没银子,要关系没活的,就连掉个书袋子,都掉得这么理直气壮——曹操、袁绍、刘备、孙权什么人不好穿,哪怕次一点,整个亮哥、云哥、超哥什么文治武略出众的也行,凭啥轮到我,就穿越到这么个夯货的儿子身上。

    “这些时日你就不要诵经了,你回房且将书抄上一遍再来”或许是这段时日见娃儿哭多了,父亲心中已经有了免疫力,毫不为之所动。

    这个书指的是尚书,记载了上起传说中的尧舜时代,下至东周(春秋中期),约1500多年所有帝王的文告和君臣谈话内容的记录。别说抄上一遍,就是读一遍,也不是三五天能够完成的重体力活。

    古人云,熟读诗书,诗指的是诗经,书,当然就是这个尚书了。无数代的古人用几十年的生命去读,都不见得能读懂的两本书,现在自己却要抄下其中一本。

    苍天啊,大地啊,尚书有多少篇多少字你知道么?!

    瓢泼大雨顿时淹没了明溯胸前的衣襟。

    “这么培养下去,将来遇到刘备,不知道是他把我先哭倒,还是我把他先哭晕呢。”明溯一边泪如泉涌,一边恶恶地想着。

    刘备虽然是三国枭雄,但终非池中之物,估计也不是自己一个14岁的教书先生的儿子能够拿下的,想想就算了,来真格的估计自己被那个鼻涕虫卖了还得帮他数大钱。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骨干得离谱,实际点吧,找几个有点力气的庄稼汉,先拉扯出一支自保的队伍。

    典娘子当求盗的大子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探亲?明溯从来没有对哪一件事或哪一个人的兴趣像现在一样的迫切。

    这些时日,每天清晨一从炕上爬起来,明溯都会无聊地在里直道上散步一两个时辰,走累了,偶尔也会站在里门的阴影下拉着监门王大叔东扯西拌一番,话题无奇不有,直道弯曲程度、300米开外的水洼怎么形成的,里廓为什么是长方形的而不是正方形或鸡蛋型的、里门的选材与重量对比、王大叔头上的虱子……终于,没有什么话题可以作为谈资了,显然,王大叔对于和一个毛没长全的小屁孩聊天也没有多大的兴趣。明溯只好蹲在门影里,双手托腮,静静地计算着远方林木间晒起的尘土高度。

    经过王莽之乱,虽过百余年,然而东汉的人口基数却一直没有能够恢复西汉的荣光,里外的山林、草泽大多没有得到足够的开发,野生的林木极多。视线可及之处,往往不到千步开外,就被林木完全遮住了。

    时过炎夏,一天凉似一天。

    典娘子的大子终于还是没有回来。

    这一日,明溯照常与王大叔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

    “典家大子似乎有好些日子没回来了。”明溯故意将话题过去。

    “他是个孝子,应该不会超过旬月。”王大叔大声称赞。

    “亭里离我们有多远?”

    “好久没有亭卒过来巡访了。”王大叔有点心不在焉。

    ……

    又是一阵沉默,除了入秋的蝉噪特别的刺耳,其他寂静如故。

    就在死一般的寂静中,里外的林木间突然奔出一人,王大叔急忙闭上里门。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形的好奇宝宝跟在后面兴奋地追问:“是……是不是有强人来了?”

    第一次总是有点紧张,所以气喘了长了些。

    “不知道。我敲锣的棒儿哪里去了,赶紧帮找找!”一向呐呐的王大叔这次没有吝啬口水。

    来人奔到三百步左右,连声大叫道:“不好了,不好了!”

    这时,里墙内已能模糊看清来人的长相。

    “是亭父,开了里门吧。”王大叔松了口子,随着来人的奔近,笼罩在二人之间诡异的紧张气氛悄然不见。

    王大叔迎了出去,问道:“亭父大人,怎么了?”

    “典哥儿杀人了!”

    “典……哥儿?”明溯呆了一呆。

    面前王大叔已经悚然失色。

    “杀人?典家大子怎么会……”

    他说的是典家大子,典哥儿就是典家大子!明溯心里如惊雷一般捩过,顿时木然,“典娘子……典家大子……典……怎么会杀人?”

    这时候,里长已经赶来。他问道:“发生了何事?不要着急,亭父大人且慢慢说来。”

    “典哥儿……在梁国杀了…嗬…杀了人,通缉……布告已经传…嗬嗬…到了亭……亭里。”亭父大概是路上跑得急了,说话时不时喘着粗气,三言两语将事情讲完,连声的催促:“快去通知他阿娘,赶紧避一避!”

    众人听得一头雾水,典家大子不是在西位当亭卒么,怎么突然跑到梁国,还杀了人。

    “襄邑刘氏,尝为四百石吏,当地豪桀大户也,喜交接游侠,常隐匿不法,甚的人心。刘氏妇人颇有姿色,前月,妇人去梁国探亲,路过睢阳,被前富春县长李永看上,强抢回家,当夜,妇人跳井自杀,刘氏向与典哥儿有旧,曾赠刀戟,飨食布酒,三日一小聚,五日一大聚,哥儿闻其妇人事,决意帮其报仇,尝远赴睢阳,为其报仇。然李家庄堡戒备谨严,数次不得其门而入。李家庄堡临近集市,上旬,哥儿复驾车载鸡三五只、酒五六坛,暗藏刀戟,揣着短刀,停在庄堡门外大道上,装成是卖酒的,见李永出门,哥儿自小膂力惊人,上前一把揪着李永衣袍便提起来,遂从怀里拔出短刀,割下头颅,又冲进庄堡,割了李永妇人的头。”见众人尚未听得明白,亭父平息了一口气,耐着性子慢慢地解释道。

    襄邑亦属陈留郡,睢阳是梁国的都城,两地分属兖、豫二州,虽接壤,但互不隶属。

    里长明显没有回过神来,追问道,“亭父大人适才所述李家庄堡戒备谨严?怎容他一个外县人冲进庄堡肆意杀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