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其他小说 > 橡树之下原著 > 第三十章五行遁术[2]

第三十章五行遁术[2]

    全文阅读:掠夺与屈服,征战与降书。

    汉庭南逃,北面江山沦于敌手。

    萧倾的马车空间不小,如今床边的小桌上已经点上了油灯。

    傅明奕坐在桌前翻看战报和公文,终于揉了揉发红发酸的眼睛,看着油灯中那跳跃着的微弱火焰,心里虽然难受得想要扑在桌上痛哭,此刻却仍要压抑着自己,让自己冷静,再冷静。

    萧氏王朝积重难返,他早预见了它的衰败,却没想到,来充当刽子手的不是大萧的流民,却是蛮夷之兵。

    蛮族蠢动,早不在一朝一夕。

    傅家嫡女,先帝明妃被蛮贼侮辱,身死不成反被囚禁,再逃脱不了烈王禁脔的命运,甚至有可能还会受辱于他人,他却坐在一方颠簸的马车之中,无能为力。

    宫中来不及撤走的那些宫妃,城中来不及逃走的那些百姓……如今便是蛮贼砧板上的鱼,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一个王朝的崩塌如此容易,他就算有通天彻地的本事,如今却只能守着一个不同心,不正名的“圣上”,束手无策,悲愤难言。

    他的目光投向萧倾,眼睛里有两团火。

    这个孩子与往常不同了。

    他的眼睛深了深,目光中充满了探究。

    这些天来,给她什么她就吃什么;给什么药喝什么药;生活方面,除了极为隐私的事情是她自己来完成,其他的都是他亲手料理,从不假他人之手,她也从不反抗,不反对。

    开始的时候他能感觉到她的防备,但是越到后来,她便越是放松,竟也不怕他在药里下毒,或者趁她睡着时在背后给她一刀。

    倒真是宽心得很。

    而且,她端起架子来的时候,神态与往日断然不同,就算是遭遇变故,人的性情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变化得如此之多,他仍觉得太过反常。

    一个孩子,竟能让他傅明奕生了防备之心。

    不过,他确实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其实萧倾也确实是宽心。她开始自然是防备的,可是后来一想,反正命都是捡回来的,谁知道老天什么时候再收回去。

    这亡国的皇帝从来没有一个有好下场,且她现在又身受重伤,本就是遭罪得很。若傅明奕真的给她下毒或者捅她一刀,她也不过是回到最初,死一回而已,有什么的?

    她还不太愿意遭现在这些罪呢。

    这么一想,她就心安理得地享受起傅明奕提供的一切服务了。

    要么死,要么活,就这么简单。

    所以,因为心态好,傅明奕又照顾得当,萧倾这几日的伤养得极好。

    这时候她睡得口渴,便迷迷糊糊睁开眼,本想叫傅明奕,却正好与他的目光对上,顿时一个激灵,醒神了。

    傅明奕这个人,开始似乎有满肚子话对她讲,到后来却一个字都不肯说。她知道自己在观察他的同时,他也在观察自己。

    萧倾内心撇撇嘴,本就是破罐子破摔了,怎么会在意。于是坐起身来,“太傅,朕口渴。”

    这个“朕”字,她现在用得极顺。

    万一死了,她也算过了一把皇帝瘾。

    嗯,虽然是快死的皇帝。

    太傅收回目光,静静地为她倒了一杯水,见她喝了两口,又递回来被子,突然问道:“圣上可知圣上的责任?”

    萧倾一顿,看他面色和缓,态度貌似恭顺,可这话她却听出了不太恭敬的意思。

    “太傅请讲。”

    “国破家亡,圣上待如何?”本不该跟一个孩子说这些,可是这个孩子担负着如此重要的身份,责任实在重大。

    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

    傅明奕觉得,或许应该抱有一丝幻想。

    萧倾心想这太傅莫不是要开始给她上课了?

    虽然国破家亡是很悲惨的事情,但是她初来乍到,可以付出同情,但原谅她还真没生出什么正经的责任感来。

    她平生最想要的生活,也绝对不是现在这个身份带给她的生活。

    “太傅,朕头晕,伤口也疼,实在想不了那么多。”

    这个太傅显然是个权力极大的重臣。这些日子别的臣子要见她都得通过这个太傅。太傅不让,于是众臣只好作罢。然后所有的公文、情报源源不断地送进来,她一个字都没看过,全是这个太傅主动在处理。他甚至都没有提出过要让她看一眼。

    现在来跟她讲国破家亡,圣上责任,稀奇。

    历史上不是常有这样的事情吗,小皇帝体弱,近臣掌权。

    形势既然不明,不如再混沌些。傅明奕要架空皇帝,自己掌权的话——她还真不排斥。

    谁愿意好端端享福的日子不过,非要把自己当成个工作机器,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着青草,干着老黄牛的活儿。

    原谅她没有那么重的事业心。

    太傅在她微垂的眼眸中捕捉到一丝狡黠和嘲讽之意。

    是个聪明孩子,只是年幼,心思未定,还需要好好教。

    不过,她这样子,似乎是从伤痛中恢复过来了。

    太傅心中做了决定。

    从这日起,萧倾安乐养伤的旅途变得极为苦闷。

    傅明奕常常拿出先帝赠予他,据说是用来约束天子的戒尺,每日督促她日出便起,日落却不让睡,不但每日要跟着他一起看那些枯燥无味的公文、情报等,还要听他讲些什么为君之礼,君臣之道等等之类,听得她头晕脑涨,昏昏欲睡。

    这绝壁是虐待病人吧?而且是她这种“身份高贵”的病人?!

    这也就算了,傅明奕还会给她布置作业!

    倘若她找借口耍赖不做,或者敷衍了事,他便面北一跪,先跟先帝告罪一番,然后陈述一堆理由,再转过身来的时候,必定要用戒尺打她的手心。

    她若不让,也自有人按住她的手,乖乖送去傅明奕的面前。

    而每次她挨了打之后,傅明奕必定摊开手,也叫人打他手心,甚至比打她时更狠。

    这位太傅可真是谨小慎微,滴水不漏。

    即便如此,萧倾每每看着手心的红印,也满心满眼都是火气。

    真的是反了这些人了!敢打皇帝!

    这一次,她实在受痛难耐,终于爆发地大喊道:“太傅,不要欺人太甚!”

    没想到太傅还没说什么,一干臣子便齐齐跪在马车外的泥地里,跪伏下身子痛哭流涕。

    那场面……简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