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其他小说 > 橡树之下原著 > 第五章

第五章

    全文阅读:一个月后。

    天微微亮,苏玄离开院子,便看见水仙姐姐在门口播撒种子,一颗颗黄豆大小的黝黑种子刚一脱手,根茎便绽开表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向下钻去,不多时,水仙便播撒完毕,又不知从哪儿取出一只半手大的玉瓶,扦指并拢在瓶口一晃,随即摇晃下瓶身,丝丝缕缕精纯灵气不断向瓶内聚拢,一滴滴墨绿色液滴如泉水般汩汩涌出,只是天地灵气来的快去得也快,只片刻功夫,瓶口处凝聚出一颗米粒大小的翠绿结晶,轻轻悬浮瓶口空处,不曾跌落瓶内。

    目睹这神异非常的一幕,苏玄再次认识到自己是穿越到了个怎样的世界,一切未知都令人好奇与畏惧。

    “小公子,睡得可好?”

    虽然水仙姐姐温婉动听的嗓音宛如夏日冰糖梅子汤沁人心脾,但略显生疏的称呼表明了对方并未有与自己交好的打算。

    “这辈子没睡这么踏实过。”

    水仙笑着揉了揉苏玄的脑袋,笑道:“好了别油嘴了,我知道你小子少年老成。我听书上说,世上有一类人天生生而知之,为天地所钟爱,不仅早慧异常,在修行之路上更是比常人走得更快更稳。”

    苏玄眨巴着眼睛继续装傻。

    水仙也不介意继续说道:“你小子已经引气过了吧,可能你自己感觉不到,但是第一次引气就能进入那种类似禅定的玄妙境界,是万万不可能的,至少,以我所知没有先例。如今姐姐也没有心力打探你的虚实,况且某种意义上你也算是我家小姐的救命恩人,要是搁以往姐姐非要将你绑起来好好研究一番。”

    苏玄认真听着,愈发老实,因为水仙姐姐的玉手已经从自己的天灵盖移动到了下巴位置。

    “想必你应该也有所察觉了,小姐如今可谓是自身难保,到时候大战一起,肯定没有余力保护你这个小累赘,不如就此离去,跑的越远越好,如何?”

    苏玄笑容愈发灿烂,直截了当地答了声;“好。”

    “哦?”

    见苏玄如此爽快,水仙也有些惊讶。

    “走之前,我还有点小要求。”

    水仙歪头笑道:“说来听听。”

    苏玄接着说道:“我只提醒姐姐,要小心苏家堡苏潜,我还在苏家时,苏家堡上下已经开始整理物资,明显有举族搬迁的想法。”

    水仙略一沉吟道:“苏潜确实有向上宗提交搬迁的文书,不过好像被回绝了。”

    “问题就在这儿,咱们这儿是永州最北境,若是苏潜想要搬回内陆,完全不用准备这么多车马,食物。那么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越过边境去往北方。”

    水仙秀眉紧皱,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儿才展颜笑道:“原来如此,本来我们以为这事是首席师兄一手策划的,看来没那么简单。”

    苏玄双手交叉枕在后脑,继续说道:“也没必要这么快排除,据我所知堡主这人胃口贼大,说不定他想驱狼吞虎,两家通吃也不是没有可能。”

    苏玄蹲下身子,随手拨弄着堪堪长出绿芽的奇异种子。

    “水仙姐姐,这些是什么?”

    水仙微微弯下娇躯,从身后将苏玄拥入怀中,略显心疼地说道:“没事的,等熬过这段日子,我们就将你接回天宗一同修行。”

    感受着后脑勺传来的温度,苏玄疑惑,“为什么不把小青姐姐先接回去呢。”

    “这丫头在天宗也是无牵无挂的,再加上小姐当选圣女牵动了不少人的利益,如今的天宗对我们来说堪比狼窝虎穴。”

    “宗门长辈不管?”

    “修仙界弱肉强食,是唯一铁则。即便是宗门也是一样的,没有价值的人转眼间就会被抛弃,无一例外。”

    “我什么时候走?”

    “秘境开启就在这两个月,估计年初左右,你还有时间,这点时间你抓紧炼成一两种保命法术,否则死在毒蛇猛兽手中,咱们的小天才不得憋屈死?”

    北境,呼号的寒风压覆大地,预示着寒冬的到来,塞北草原多是游牧民族,居无定所,普通的牧民养些皮糙肉厚的雪牛,肉质如皮革难以入口,也正因为如此,很少有人或野兽袭扰,所以也算雪牛的优势之一,而那稍微有些规模的牧民帮助仙家饲养灵兽,生活质量自然要更高上一筹,北境接壤永州,自然不是没有打过物产丰饶的永州主意,但是一代代北境人即便再怎么悍不畏死,被永州仙人的神通法宝那般狂轰乱炸,也要失了血性,要不是背靠大雪山,再加上气候实在恶劣,说不定已经被反攻的永州仙人灭族了。

    一片纯白的风雪中,一队数千人的骑兵突兀地将白雪画卷斩开一道裂痕,领头大将脚踏一匹赤红色战马,马蹄过处在洁白的雪道上留下一个个焦黑蹄印,赫然是一头拥有妖兽血脉的黑角马,这种战马在永州亦是价值千金,据说成年后拥有一般筑基期修士的实力。

    领头将军一声乌黑战甲,脸部也被完全覆盖,看不清真容,看身形应该是名魁梧男子。

    一旁副将打扮的骑兵上前一步,嗓音嗡嗡如雷鸣炸裂铁器,“乌将军,我们只是去抓一名圣女,有必要这么大阵仗么。”

    乌将军斜瞥一眼,回道:“等巫使大人到来,自有定夺,做好大杀一场的准备吧,让手下弟兄们就地扎营,磨砺刀枪,别到时候砍人都不利索。”

    “将军,终于可以反杀回去了么,我们等这一天已经太久太久了。”

    乌将军高举长枪,直指南方,高声喝道:“恭迎巫使。”

    层层声浪以乌将军为圆心扩散开来,吹散了方圆十里的积雪,形成一个大圆。

    苏宅,修炼不知岁月,苏玄自同意离开已经一月有余,如今在水仙姐姐的的教导下,已经掌握两门仙术,一门摄物诀,一式水云身。摄物诀作为炼气士必须掌握的基础法诀,亦是糊弄凡夫俗子的必备法门之一。

    据水仙姐姐所说,仙法一共分为三个等级,一是道术,二是神通,三是仙术。神通与仙术不能简单地以等级区分强弱,但是神通大多是天生地养的,能否觉醒全看命,但是仙术却是可以后天学会的,如今遗落在外的仙术寥寥无几,大多被宗门这些庞然大物收拢,故而如今三州都是各自由一个大宗门统辖管理没有例外,强者越强,弱者越弱,如今局势已经千年没有动荡了。

    摄物诀虽然连道术也称不上,却是擒龙诀的基础法门,当年擒龙真人屠杀三州全部真龙后,登天而去,顺手留下的擒龙诀也成了所有修士能无偿修习的仙术之一,只是这门仙术难练更难精通,再加上真龙都已死绝,故而修习它的修士并不多。

    至于另外一门水云身则是水仙姐姐一次秘境之行的意外所得,虽然只是残缺道法,却是相当罕见的身法道诀,不仅可以一定程度地免疫刀劈剑砍,而且对火属性道诀有极高的抗性。别的不说,用来走江湖是够够的了。

    “可惜时间不够了,否则再学一门速度类的法诀,还能更安全一点。”

    水仙似乎看出苏玄的小心思,丢出一袋麻布包裹,苏玄兴奋地拆开,落出一大叠符箓,三个瓷瓶,以及一个灰不溜秋的黑色指环。

    苏玄一眼相中这枚指环,一脸兴奋:“水仙姐姐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储物戒指啊。”

    “储物戒指?倒是挺恰当的叫法,这个叫方寸戒,是你文心姐姐的,她平时不喜欢依靠外物,所以这个戒指便被我讨来了,只是暂借给你,以后要还的,可记住了?”水仙揉了揉苏玄的头继续说道:“别死了,遇事多忍让,千万别多管闲事,把自己的安全摆在第一,记住没有。”

    苏玄有些哽咽,这是苏玄第二次感受到家的温暖,即便是前世孤身一人,流落街头也没有让苏玄哭过一次,如今却止不住落下泪来。

    稍稍平复心情,尴尬地看着水仙姐姐湿透的袖口,转移话题道:“小青姐姐去哪儿了?”

    水仙眼神闪烁,苏玄忙着抹眼泪并没有发现异常。

    一道紫色遁光转瞬而至,文心特有的冰冷嗓音传来,“小妹已经被颜姨接走了,临走前还哭闹着要见你小子,被我打晕送走了。”

    苏玄一头冷汗,确实是文心姐的行事方式。

    “这是什么。”

    苏玄接过文心姐递来的木头珠子问道。

    “这是小青留给你的,应该是个机关傀儡,你自己鼓捣去。”

    苏玄收起木珠贴身放好,深吸口气俯下身子,与两位姐姐行了个大礼,哽咽道:“这段时日多谢两位姐姐关照,苏玄感激不尽。”

    随后带上早已准备好的包裹头也不回地离开。

    良久的沉默后,漆黑的房间内响起了一声叹息,“值得?”

    “没办法的事,我们太弱了,在这种紧急关头一点差错都不能有,我不允许小姐的计划有哪怕一点的差错。”

    “那小子明显是个意外,也要解决掉?”

    水仙双手环胸,微微颤抖道:“意外就是意外,有些人就是可以这样一脸纯真地作恶、杀人,我见过的,见过的。”

    文心眼看好姐妹又回忆起不堪的记忆,也不舍得继续追问。

    苏玄刚走出宅邸,便发现了不少明、暗哨行动起来,啧啧,估计各家都有,但这样也太明显了吧,哨兵都快比平民多了,想不露出马脚都难啊。

    有不少人还是熟面孔,哟,还有个追杀过自己的那个杂役头子,居然没被杀,看来苏连公子是真没人手用了啊。

    至少在城内他们还不敢动手。

    苏玄忍住笑意,回想起水仙姐姐送自己离开时,流露的淡淡杀意,还有送自己离开前疯狂逼迫自己学会泅水诀,以及自己装作学不会的抓狂模样,能让一向温婉、智珠在握的水仙姐露出这样的表情,看来自己还是挺有本事的嘛。

    估摸着水仙姐的后手就在离开的船上了吧,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惊喜,苏玄不禁摩拳擦掌起来。

    如今时间还早,估计还能给姐姐们再添一把力。

    苏玄大摇大摆地走到明家商铺,将一早准备好的纸条敲在柜台上,大声喊道:“掌柜的,叫你们东家来看,我们小姐有事求见。”

    掌柜的许是知道自己的存在,估摸着也是高层之一。竟然没有多问就带着自己进了包间。

    如此明目张胆,苏玄也是有所依仗的,一来这里离着苏府不过两条街的距离,二来明家商铺一贯名声不错,最重要的是水仙姐给的这些符箓可都是名副其实的高级货,要想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