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其他小说 > 橡树之下原著 > 第五十八章从头再来[3]

第五十八章从头再来[3]

    全文阅读:他原本以为自己有金手指,启灵是稳稳的,可没成想那东西根本没反应。

    这下他的雄心壮志落空了,要不是实在不能逃婚,他都想一走了之。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带着熊大和夭夭,一大早就回到东丹公爵府。

    “姑爷回来了,夫人刚刚还在问呢,快去梳洗,客人来了好多了呢。”

    侍女合喜笑嘻嘻的迎上来,微微一欠身,马上就拉着他进屋,让他暗自感叹赘婿没人权啊。

    合喜是女真人,这名字本意是羊羔的意思,可她哪有一点羊羔的样子,小野猫还差不多。

    三年来,陈夏也回过这里,过年时学院不留人,萧玉身边的侍女他都很熟了,特别是合喜对他最好。

    应该是年纪大他不多的原因吧,萧玉身边四位贴身侍女,除了合喜二十出头外,其他的都是三十开外。

    英气的脸庞配上刚健的腰肢,在肥~臀的衬托下又显得身材婀娜,未语先笑像个大姐姐。

    “哦对了姑爷,表小姐来了,你小心点。”

    陈夏眉头微皱,马上硬气道:“她来了不是正常吗?今天是她表姐大喜之日,不来才奇怪。”

    话音刚落,门外响起“哟儿嗬”的一声轻蔑声,门帘子挑起,一个艳丽丰满的女人,扭着大屁股走进来。

    瞟着他开始奚落道:“进家门不先问候我姐姐去,忙着让侍女侍候你洗澡,真当自己是主子呀!”

    陈夏正泡在浴桶里呢,被她这一进来,条件反射的捂住关键位置,蹲着身子露出脑袋。

    等反应过后才想起自己干嘛要害羞呀,又不是自己偷看别人,是人家看自己呢。

    遂挺起胸膛正色道:“叶眉儿,男女有别,乱闯男人卧房,岂有此理。”

    “嘁!就你、还男人?”

    叶眉儿不屑的瞟着他,作为萧玉的表妹,同时也是原后金贵妃的她,不爽这门婚姻已久。

    萧玉被册封为公爵,而她和其他的嫔妃,却被许配给大明宗室或勋贵,心里本就不平衡。

    每回见到陈夏,不是讥讽就是奚落,偏偏她再嫁的鲁王是个软弱的,也是在山东路,让她有闲、时不时的来串门一下。

    “叶、眉、儿。”

    陈夏有点恼了,自己又不是暴露狂,哪有让女人盯着洗澡的习惯。

    一字一顿的叫着她后,板起脸道:“谁教你的规矩,小姨子可以看着姐夫洗澡的?还不出去!”

    “你说什么!”

    叶眉儿俏脸一沉,凤眼盯着陈夏,见他哂笑的望着自己,顿时暴怒。

    腰间长鞭一抖就到了手上,抬手就是一鞭,合喜惊叫着扑到陈夏身上挡住,却被她一个巧劲卷起,拉扯着飞出。

    长鞭不停,再次抽向陈夏,这下他有了防备了,顾不上遮掩自己的羞处,从浴桶中一跃而起,凌空冲向对方。

    叶眉儿见他扑来,冷笑一声,手腕一抖,长鞭到卷而回,斜向的抽击他的大腿。

    从小学武的陈夏知道,空手对付对方有武器,只有撞进对方怀里,才能制住对方,否则久守必失。

    因而他根本不管对方的变招,硬捱一下也要冲到对方跟前。

    只听见“啪”的一声响,血花飞溅,紧接着就是叶眉儿的惊呼声,扔掉长鞭急退,双手捂胸恶狠狠的瞪着他。

    陈夏站定,手上一片碎布飘落,两人互相瞪着谁也不让谁。

    “无耻!”

    “不要脸!”

    两人同声指责对方,爬起来的合喜高声喊着过来拦在中间,夭夭哭叫着翻找药箱。

    “闹够了没有?”

    姗姗来迟的萧玉现身,看一眼陈夏那晃荡,转脸看向叶眉儿道:“在我家动手打我男人,再有下次别怪我不讲姐妹之情。”

    “姐姐!”

    叶眉儿高声叫道,见萧玉是真的恼了,再看陈夏左大腿处皮开肉绽的裂开一道口子,正是自己的杰作,明白自己有些过了。

    遂委屈道:“他笑话我们家没教养还不能打呀!”

    萧玉美目一凝道:“他如何笑话我们家?”

    “问我谁教我的规矩,这不是讽刺咱们家吗?除了我爹娘,还有谁有资格教我规矩。”

    陈夏顿时一咯噔,这话的确有讽刺对方家教的意味,还真忘了这老娘们是自己老婆的亲表妹,把她舅老爷、舅母给牵上了。

    赶紧辩驳道:“叶眉儿你别强词夺理,是你自己没学好规矩,别拉上别人。”

    “好了,这事到此为止,合喜给姑爷疗伤,眉儿咱们走。”

    萧玉回头看他一眼,脸上不见喜怒的吩咐道,款步过去拽着叶眉儿出去。

    陈夏一看,暗道晦气,明白自己这番辩驳太无力,人家是不信了。

    “唉!鲁王怎么训妻的,这么霸道的婆娘也不管管,还让她经常出来祸害别人。”

    他自言自语的,说给合喜听呢。

    夭夭怯怯的推推他后腰,轻声的紧张道:“少爷快别说了,鲁王千岁不能说的,那时皇上的弟弟。”

    “皇上弟弟怎么了……哎哟!合喜你打我干嘛?”

    他这还想教育夭夭胆子要大点,结果合喜照着他的屁股蛋就是一巴掌,清脆的声音都传出门外去了。

    “小男人胆肥了,想训妻呀!要不是夫人看你是孩子早就揍你了,还训妻呢。”

    敢情这女人会意错了,以为他借鲁王来影射萧玉呢。

    ……

    当晚的婚礼如期举行,按照朝廷惯例,公爵家的赘婿也要被册封爵位,陈夏被册封为子爵。

    “哈哈!致远老弟你可赚大了,平白得了个子爵爵位,虽说不是世袭的,但也是子爵呀!”

    “对对,小老弟你得请酒才是啊,这么大的喜事不庆祝怎能说得过去。”

    “别别,你们可别这样说,人家陈致远是赘婿,要摆酒席要他夫人同意才行呢!”

    ……

    陈夏被一群勋贵子弟包围着,你一句我一句,刚开始还好,可越说,后面越不堪,他的脸都黑了,人家还是笑眯眯的挤兑他。

    好在婚礼开始了,这才让他从包围圈中逃出来,气不过的他都想扯掉身上的大红花不结婚了。

    可世事不由人,马上他就被萧玉的侍女们拉着去拜堂,送入洞房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