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其他小说 > 我的桃花债遍布三界 > 喜欢你

喜欢你

    妖族名唤离漾。

    夜凰一眼就看穿他的本体,是一只花里胡哨的孔雀妖。

    都说孔雀傲慢,离漾倒是一派谦谦君子风。

    他衣着打扮也简单利落,一身干净玄衣,墨发松松挽起,露出的脖颈修长白皙,五官清雅俊气,黑睫很长,但并不卷翘。

    夜凰:“你别笑。”

    离漾:“为何?”

    夜凰竟被问住了。

    离漾收起嘴角笑容,眼睫在眼尾处斜斜压下了,添了些清冷凌锐,他问她:“这样?”

    夜凰:“对!”

    离漾却又笑了,他道:“小娘子,我可不做旁人的替身。”

    夜凰:“替身?”

    离漾会些幻术,再加上神态揣摩,轻松变幻成了外面那“少鬼”的模样。

    夜凰眼眸微睁。

    离漾顶着夜清的脸,用自己的声音笑眯眯道:“这就是替身,你可别透过我看旁人,这太没意思。”

    夜凰认真想了想,说道:“我看得清,你这幻术遮不住本体,而夜清……嗯,他本体便是那般。”

    夜凰又道:“我没有把你看做他,谁都不可能是他。”

    离漾被她逗笑了,他换回原本模样,问她:“你喜欢他吧。”

    “当然!”

    “那你还跟我过来。”

    “这之间有什么关系?”

    离漾看出来了。

    眼前这小妖族天真得很。

    可怜外头那“少鬼”,估计毁天灭地的心都有了。

    妖族并非不懂情爱。

    只是生于这般环境下,要忠诚要唯一要携手一生,显得太可笑。

    妖族多是修士,动辄生命就是数百年。

    这数百年中,除了最后几十年,基本不会变老。

    如此漫长的人生,只与一人厮守,反而容易出事。

    人族的婚姻是为了延续种族。

    妖族的不婚同样是为了延续种族。

    本质上并无区别,只是群体中总有另类,比如花心的人族和专情的妖族。

    离漾看着眼前的小妖族,忍不住点拨道:“你觉得你那‘少鬼’……”

    “他叫夜清。”

    “嗯,夜清他喜欢你吗?”

    “当然!”

    “那你了解鬼族的喜欢吗?”

    夜凰摇摇头:“不懂。”不过夜清也不是鬼族,她干嘛要了解。

    离漾语重心长道:“你啊,既然喜欢他,就该去多了解一些,鬼族生于人族,他们和我们不一样。”

    夜凰在心里瘪嘴——夜清并不真是鬼族,况且她很了解他的。

    离漾继续道:“我们妖族对双修持开放态度,看上了就约,无聊了就散,谁也不会纠缠谁,谁也不会因此觉得难过……但人族啊,性|爱不分家的,他们若非极爱,不会做这些事,甚至啊你与旁人做了,他还会痛不欲生。”

    夜凰愣了愣:“他会痛不欲生?”

    离漾:“唔,你跟我走了,他估计已经痛不欲生了。”

    夜凰蹭地一下起身。

    离漾也没想留她,只道:“你好生问问他,你得知道他在想什么,才能算得上是……”喜欢二字并未说出口,小妖族已经不见了。

    离漾摇头笑笑,给自己倒了杯水酒,一边喝一边嘟囔着:“这么漂亮的凰鸟,可惜了。”

    夜清并未等在原地。

    厢房门关上那一刻,他便回了幽荧深渊。

    他不能留在妖都。

    他会毁了那里。

    幽荧深渊中波涛暗涌,无数“罪业”翻腾而起,冲着他扑了过来。

    夜清没将其隔开,而是让自己沉了下去。

    “罪业”中充斥着让人作呕的欲望。

    夜清清晰地感受着,只觉自己比这些“罪业”更让人作呕。

    从什么时候起的心思?

    他不知道。

    也许是他给她幽荧,将这生来神胎染黑的那一刻。

    也许更早,那耀眼的极昼之光撕破幽荧深渊,将他唤醒时。

    想独占她。

    想拥有她。

    想让她只看着他,只想着他,只需要他。

    这三十年,为什么不愿带她离开幽荧深渊?

    就是因为,外面世界很大。

    而她一定会离开。

    嫉妒如跗骨之蛆,撕咬着他的心脏。

    他不愿去想,脑中却全是她对着旁人笑,用那清甜的声音唤着旁人的名字,甚至是……

    轰地一声闷响。

    幽荧深渊炸起波涛骇浪。

    夜清后悔了。

    他不该苏醒。

    夜凰出来时没见着夜清。

    她一想到他痛不欲生,便一时都等不了,只想快点找到他。

    在幽荧深渊时,偶尔会有“罪业”缠上夜清。

    那“罪业”坏得很,咬人非常痛。

    她知道痛的滋味。

    又哪里舍得他受罪。

    这人总是不说的。

    从来都不说。

    “罪业”咬人很痛,还是她自己试出来的。

    夜凰没了玩耍的心思。

    妖都再怎么繁华,再怎么斑斓,都入不了她的眼。

    她找了许久,忽地福至心灵。

    幽荧深渊……夜清回家了!

    夜凰赶紧离了妖都,回了幽荧深渊。

    铺天盖地的“罪业”把她吓得面色苍白。

    夜清果然出事了。

    夜凰只觉脑中一片空白,掌心满溢着至阳之光,溶解着汹涌澎湃的罪业,着急唤着:“夜清……夜清……你在哪儿?”

    她入不了深渊。

    靠得太近还会被“罪业”咬到。

    这点痛压不住她的焦心。

    好像心底的痛盖过一切,身上也就毫无知觉了。

    “夜清……夜清……”

    她喊着喊着,染上了哭腔。

    倏然间,“罪业”全散了。

    幽荧深渊归于死寂。

    夜凰眼眶通红,急忙靠过去,唤他:“夜清你还好吗,是不是很痛,你怎么……”

    夜清走出幽荧深渊,通身“罪业”像潮水般褪去,露出了玄衣白肤和清俊的眉眼,他打断她的话:“我没事。”

    夜凰几步到他面前,仔仔细细查看他的身体。

    她知道他恢复能力强。

    即便被咬得见骨,也能很快康复。

    可痛是真的很痛,加倍得痛。

    想到这,夜凰只觉自己也像被“罪业”咬了一般,痛得厉害。

    “怎么回来了?”夜清淡淡地问她。

    夜凰心里难受得厉害,反问他:“你怎么不等我?”

    夜清一动没动,后背僵直着。

    他说不出话,怕自己一开口全是质问。

    可其实,有什么好问的?

    那是她自己的选择。

    生来神胎,染上七情。

    她与他相处了三十年,也未曾有过旖念。

    还不足以说明一切么?

    她对他无意。

    夜清平静道:“我看你在妖都玩得不错,以后便留在那儿吧。”

    夜凰抬头看他:“那你呢?”

    夜清慢慢说道:“我不是妖族,我不喜妖都。”

    夜凰愣住了:“夜清,我不懂。”

    夜清说得更清楚了:“你去妖都生活,我回幽荧深渊,懂了吗?”

    夜凰眼睛睁大,满是惊慌:“为什么?我们一直都在一起……”

    夜清道:“你本就不属于幽荧深渊,妖都热闹繁盛,你也喜欢那里,何必强留在这死寂之地。”

    夜凰面色雪白,半晌才道:“你要赶我走。”

    夜清别开视线,未发一言。

    他说不出更多了。

    她若不走。

    他怕自己会将她永远困在幽荧深渊。

    夜清的沉默。

    让夜凰如坠冰窟。

    她哭了。

    毫无形象地放声大哭。

    眼泪扑簌簌落下,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叮叮当当砸进夜清心底。

    “你……”夜清的声音里,是罕见的慌乱,“别哭。”

    “他骗我。”夜凰哭着道,“离漾骗我。”

    离漾是谁?

    夜清脑中闪过了那个妖族。

    他指甲刺入掌心,竭力压制这翻腾的心绪,说道:“夜凰,你若喜欢妖都,就回去,我不可能……”

    “他说我走了,你会很难过。”夜凰没觉得夜清难过,她难过极了,难过得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根本不难过,你只想赶我走。”

    夜清怔住了,一时间弄不清她在说什么。

    夜凰继续道:“离漾说,我跟他走了,你会很痛苦,我一想到你痛就难受得不行,我出去找你,你不在酒楼,我去街上找你,你也不在妖都,我想到你可能回家了,就赶紧回来……”

    她一边哭一边说,把这些天压在心底的委屈、不安和紧张全都一股脑发泄出来。

    夜清满脑子都是那两个字——回家。

    她把幽荧深渊当成了……家。

    夜清声音微颤着:“你不喜欢那妖族?”

    夜凰睁大眼看他,蓄满泪水的眼睛比水洗的晴空还透亮:“我为什么要喜欢他?”

    “那你……”

    “我只喜欢你啊。”

    夜清凝固在原地。

    夜凰说完更难过了,越发哭得厉害:“可是你要我走,夜清,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这么说着,夜凰只觉一阵阵冷意蔓延至四肢百骸,她看着夜清:“你若是不喜欢我……唔……”

    她话没说完,夜清吻上她的唇。

    夜清扣住她的腰,黑眸深深地看着她问:“怕吗?”

    夜凰眨眨眼:“怕什么?”

    夜清微微侧头,加深了这个原本只是轻轻触碰的吻。

    夜凰脑中闪过在酒楼的那些,她心蓦地一跳,只觉一阵阵热浪席卷全身,连指头尖都在发颤。

    “夜清……”

    “嗯。”

    “你……”

    “喜欢。”

    “喜欢谁?”

    “你。”

    “我也是!”

    夜凰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巨大的喜悦汹涌而至,无法言说的快乐冲击着身体,她笨拙地想要回应他,却找不到章法,她小声嘟囔着:“你……你这不是挺会吗,怎么从不教我……”

    夜清听不得她这声音,吻着她不让她出声。

    末了,夜凰又惊叫道:“痛!好痛!”

    夜清:“……”

    夜凰不让他亲了,使劲推他:“你是不是不会啊,怎么……这么痛!”

    夜清额间有细汗滑落,嗓音喑哑:“你若是怕,我们以后……”

    夜凰还真是怕了,她没想到会这么痛,也想象不出这要怎么……

    “我觉得,”她眼巴巴看着他道:“你这个是不是太大了……”

    夜清:“……”

    夜凰认真道:“要不,我回头问问离漾……”

    夜清:“闭嘴。”

    他心一硬,让她没法乱说话了。

    作者有话要说

    离漾:我不是我没有你别害我啊!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喵大人1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极品师娘 神墓 妖刀记 花醉满堂 呢喃诗章 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