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其他小说 > 我的桃花债遍布三界 > 她是谁

她是谁

    朱厌跌落在茫茫空野。

    他的后背被冷汗打湿,银发贴着面颊,脸上唇上,没有半点血色。

    朱厌闯不欲宫,本就是搏命之举。

    他以为,最坏的打算是一命换一命。

    哪成想……

    两人之间,横了天堑。

    这就是只身掀翻天界千重诛魔阵,剑指古神烛照的魔域帝尊。

    那场神魔大战,世人歌颂古神,诋毁魔尊。

    就连魔域三族,也不禁轻视他,觉得不过尔尔。

    朱厌脑中划过一个荒唐的念头。

    当时……魔尊真的输了吗。

    还是说,他认输了。

    不欲宫像一座漆黑的牢笼,无声地悬浮在幽荧深渊之上。

    它曾经辉煌过?灿烂过?

    亮如白昼?

    除了古神烛照。

    谁能让这至暗之地,亮如白昼。

    朱厌心跳得砰砰砰。

    他按住胸口处,感受到了被强行立下的心誓。

    这种心誓源自实力的碾压。

    夜清可以轻易杀了他,却给了他一条生路。

    这个心誓,就是代价。

    ——入鸿蒙树,取魔髓。

    朱厌躺倒在湿淋淋的泥沼中,望着黑沉沉的天空。

    翻涌的记忆涌上脑海,让他不禁咬紧了牙关。

    他是被一个人族养大的。

    她温柔静美,天真深情。

    她教他认字,教他做人,教他何为心之所向。

    他曾对她恶言恶语:“你等不来的,他不要你了!”

    她只是温柔笑笑,揉揉他乱糟糟的银发。

    他更气愤了:“我说,他不要你了!”

    她弯着眼睛,轻声道:“我等他回来。”

    “他不会……”

    “我相信他。”

    小朱厌闭着嘴,满眼都是不可思议。

    她在他心底埋了一颗种子。

    妖族中没有这样的概念。

    可是她告诉他:“小家伙,你以后会遇到一个人,爱她所爱,想她所想,尊重她信任她守护她。”

    朱厌只觉那心誓像根钉子一样,刺在了心脏上。

    她若真带他入鸿蒙树。

    他却取走了魔髓。

    她会何等失望。

    单单是这么一想,都让他透不过气。

    落摇在长生峰上窝了几日。

    她没有灵脉,想去的地方都不方便去。

    至于学分,过几日去试练塔里过几个任务就行了。

    这几日,倒也安生得很。

    守照珩偶尔会给她飞纸鹤,汇报一些仙族收集到的情况。

    长生道无用,千魂道无用……

    落摇也不知道这三界山上还有没有希望,或者那卦象指的就是幽荧之力……

    可落摇不愿就此放弃,所以嘱咐了守照珩,尽可能地打听情况。

    朱厌杳无音讯。

    落摇没收到那张扬的红纸鹤,鬼圣先生也没在通知她——有人等在山下。

    书院小报在热闹了几日后,也消停了。

    东神帝姬似是回了天界。

    守照珩居于缥缈峰。

    朱厌不再大张旗鼓地去上课。

    小报揪着妖月峰上的那一幕,翻来覆去说了几天后也乏了。

    落摇收到了灵籁的纸鹤。

    小灵鸟一如既往地嗓门亮,叽里咕噜说了一堆东西。

    “落落,东神帝姬真好看,我变心了,我眼界登天了,我不要太子殿下,我馋帝姬……咳咳,也不知道帝姬喜不喜欢女生,恨我不是男儿身……”

    落摇:“……”掐了这段纸鹤,看下一个。

    灵籁:“呜呜呜,帝姬回天界了,太子殿下回魔域了,我看守照那位少主也要走了,他们这到底是来干吗的,观光旅游吗……”

    落摇愣了愣,她问小灵鸟:“朱厌回魔域了?”

    灵籁:“是啊,我听魔域的朋友说的,他回亭瞳殿了……哎,你说这都是些什么事,看得着吃不到,馋得我都没食欲了……”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灵籁悲怀伤秋道,“年少时不能遇到太惊艳的人,否则啊……会饿死妖的!”

    落摇听着小灵鸟的叽叽喳喳,思绪却飞了老远。

    朱厌回去了。

    也好。

    她已经和他说清楚,想必他也不再执着了。

    至于“忆珠”……

    罢了。

    她那样拒绝了朱厌,就该接受这个结果。

    落摇这几天,始终心神不宁。

    她总忍不住将万顷琉璃从荷囊中取出来。

    看看又赶紧放回去。

    放回了又忍不住想拿出来。

    来来回回的,她只觉心烦意乱。

    看了又怎样?

    为什么不敢看?

    她就看着它,看个够又如何!

    这么骂着自己,等真将琉璃瓶子放在手心,她又像是被烫到一般,扔回荷囊。

    落摇已经知道了万顷琉璃的珍贵。

    知道了它在魔域代表着什么。

    越是知道,越是不安。

    夜清还没回来。

    他还好吗?

    落摇忍了忍,终究是没忍住。

    她起身去寻鬼圣白藏,想问一问……嗯,只是问一问魔域的情况。

    魔族还在□□吗?

    还在袭击夜清吗?

    夜清一个人招教得住吗?

    她应该关心他。

    对,关心他就是关心自己。

    毕竟眼下的她,除了幽荧之力,没其他法子续命了。

    想通这些,落摇不纠结了,也不管夜色深重,她脚步急促地去了逍遥阁主殿。

    没有灵力就这点不好。

    天冷要穿得多,穿得多就行动不便,行动不便也就算了,还一跑就气喘吁吁。

    落摇喘着气来到逍遥阁,她扶着门框缓了好一会儿,只觉嗓子微微发痒,胸口像是要爆开一般,心脏跳得砰砰砰。

    这身体……

    怕是连十年都撑不过。

    一阵浅淡的竹香气拂过,落摇先是一怔,抬眸时看到了站在阁中的玄衣男子。

    逍遥阁依旧亮如白昼。

    外面的夜色侵染不了屋里的明亮。

    屏风上竹影绰绰,浮动的薄纱像层层云雾,飘渺清逸。

    而站在白玉地砖上的男子,一如往初……

    玄衣松散,身量高瘦,墨发下肤色冷白,眉眼清俊,周身透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森森寒气。

    落摇不觉得冷,她弯唇笑了。

    哪怕胸口喘得厉害,也压不住那翻涌而上的喜悦。

    “陛下!”

    清甜的一声呼唤。

    让夜清眸色轻闪。

    落摇几步上前,仰头看他:“你回来了,你……”

    一堆关心的话到嘴边,落摇又生生咽了回去。

    她不适合问,也不该问。

    她问不出口,却可以看。

    落摇细细打量着他,尤其是那一身玄衣,她记得之前看到过的“罪业”,它们浓郁得像一件黑雾做的衣服,会缠在他身上。

    好像没有罪业?

    落摇伸手戳了戳玄衣的衣襟。

    衣衫轻薄,她戳到了结实的胸口。

    落摇:“…………”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后,她赶紧解释道:“那个,我想试试是不是‘罪业’。”

    夜清没出声。

    落摇反而心虚了,她分明没别的想法,可此时竟……

    她不是她没有她不要做登徒女!

    “可以了。”

    “嗯?”

    “你可以继续汲取幽荧之力了。”

    “哦哦哦。”

    “记住,万顷琉璃,不可离身。”

    落摇猛地抬头,看向他道:“你呢?”

    夜清垂睫,依旧是那般古井无波的模样。

    落摇道:“我用万顷琉璃避开了‘罪业’,那你呢?你要如何避免‘罪业’缠身?”

    夜清平淡道:“至阳丹。”

    落摇怔了怔,这才回过味来:“哦对……至阳丹可以溶解‘罪业’。”

    她把所有至阳丹都给他了,又答应了继续给他。

    落摇松口气道:“还够用吗,我得过一阵子才能再炼……”

    夜清:“够用。”

    落摇:“那就好!”

    落摇斟酌二三,还是说道:“嗯……我听说魔域最近不太平,你没什么事吧?”

    夜清:“无事。”

    “我听闻很多‘真魔’围堵你……”

    “耽误不了你汲取幽荧。”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我……”落摇咬了咬下唇,低声道,“没什么。”

    她哪有立场说关心他。

    他的魔髓是她母亲抽走的。

    他现在会这样狼狈,也是因为没了魔髓。

    她再假惺惺关心他,的确没什么意思。

    夜清坐到了罗汉塌中,说道:“虽没到子时,但我一会有事,你取了幽荧,便回去吧。”

    落摇:“……”

    她闷不吭声站在那儿,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夜清心中烦躁更胜。

    “朱厌对你,倒是一片情深义重。”夜清忽然开口。

    落摇一愣。

    夜清微微侧头,看向炕几上的清茶,慢声道:“他以为我蛊惑你,想做你的‘三相’之人,所以硬闯不欲宫,妄图刺杀我。”

    落摇倒吸口气,声音有些拔高:“你……”

    夜清:“放心,我没杀他。”

    落摇:“……”

    她了解朱厌的实力,又知道夜清最近腹背受敌,还以为……

    也对,若是他有事,又怎会在这里安稳坐着。

    夜清望向她,略带讥讽地说道:“你不是要找‘三相’之人么?”

    落摇冷硬开口:“我对朱厌无意。”

    夜清面色不改,继续道:“你生来神胎,之前对谁都无法属意的,如今有了幽荧,染了七情六欲,自会……”

    落摇打断他话:“怎么,陛下不要魔髓了?”

    夜清:“……”

    落摇靠近他:“我同别人入了鸿蒙树,难道还会给你取魔髓?”

    “还是说,”落摇冷冷问他,“朱厌会帮你取。”

    夜清眼睫微颤,别开了视线。

    不知为何,一股邪火窜上了落摇心间。

    她总有莫名的熟悉感,好像这一幕发生过……

    这人说着违心的话,别扭地想把她气走。

    她是怎么做的?

    她做了什么?

    落摇脑中闪过一些凌乱的画面。

    她回神时,已经膝盖抵在他腿间,捧着他的脸颊,吻上他冰冷的唇。

    落摇只觉胸中有什么东西陡然炸开。

    极盛的光芒自血脉中溢出,缠绕着幽幽火焰,盘旋成一轮奇诡的黑色太阳。

    这颗黑色太阳。

    竟是一枚尘封三百年的“忆珠”。

    夜清怔怔地看着,周身一片冷凝。

    那是不久前,他为了帮她消解“罪业”而释放的至阳之力。

    夜凰的至阳之力。

    他留了三百年。

    却从不知道,其中居然包裹着一颗“忆珠”。

    此时“忆珠”在她体内被解开……

    她记起来了……

    那么现在,她是谁?

    是无心无情的古神烛照。

    还是夜凰。

    作者有话要说

    接下来是回忆篇。

    讲一下夜凰和夜清的故事。

    看到这,大家应该也明白了吧,烛照=夜凰=落摇。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喵大人1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极品师娘 神墓 妖刀记 花醉满堂 呢喃诗章 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