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科幻灵异 > 灵魂缓刑 > 灵魂缓刑最新章节列表 第56章

灵魂缓刑最新章节列表 第56章

    李微并不觉有什么,把联络器递过去。

    “你看。”

    王珏翻翻找找,果然找到了那个当初在他微型电脑里的件。

    那个名为“?”的思维导图,他问他是什么时,李微只道是毕业论。

    什么毕业论不让看?

    有猫腻。

    “软件好多哦,我都没见过……”他假装随便翻翻,实则打开了那个件。

    迎面而来的题目是:

    《ai李微的bug测评与修复计划》

    王珏乐了。

    李微见状,探头一看,就想把手机收回去。

    王珏躲开,说,“ai同学,这就是你的毕业论?”

    “嗯。”他眼神飘忽,没再枪手机。

    第一页,几个大字扑面而来:

    什么是想?

    里面征集了很多案例,竟然是采访他的杀手天团的。

    例如他见过的275,就记录了他为什么为了爱情放弃目标,如何艰难矛盾、生离死别,说得感人泪下,如泣如诉。

    最后不忘花200字赞美李微宅心仁厚。

    很多页,都在记录他们生活所迫,不得不“叛逆”的故事。

    每一个故事,都有很多“想”。他都高亮标记起来。

    最后他总结了几个关键词。

    元素大多是:爱情、亲情、压力。

    句式大多是:虽然但是、可恶然而、若是就好了。

    最后总结:强烈的愿望。

    他几乎能脑补出李微面无表情地,像答阅读理解一样码字时的情景了。

    后来,就是一个数据图。

    看单位,应该是一个极小的数值波动数据。

    什么东西?

    李微轻咳一声,解释道,“镜片厚度。”

    王珏懂了。

    既然是镜片厚度,那么依据温变感应厚度与心跳正相关的原理,镜片厚度就应该是——

    他的心率。

    真够波折的。他点开第一个厚度峰值,跳出个本框来。

    竟然还有备注。

    我扼住了他的喉咙。他睁眼,无声地叫我的名字。我的名字会作为他的遗言吗?

    我跟他说了那么多话,他自己就那样去了,岂不是不公平。

    手下每用力一分,我就焦虑一分。

    想再听他说点别的。

    ?

    我刚刚是用了‘想’吗?

    王珏好笑地看他一眼,摸了摸脖子。

    他点开第二个波动峰值:

    乱跑的秋葵,在厕所被我抓到了。他脖子上的淤青竟然淡得无影无踪了。我看着他脖子上的新伤,好像自己也随着这痕迹淡去了一样。

    我来是想一劳永逸,让他离不开我的,但那个尸体应该够了。

    我还是咬了他的脖子。

    多此一举。

    焦虑。

    王珏看着这位酷哥的心路历程,感觉有点可爱。

    他笑着点开下一个高的吓人的数据:

    接吻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很热,很软。

    我知道快死了,我失手,因为无关紧要的缘由。

    但现在我知道他是个骗子。尝试用一下那几个常用句式吧:

    可恶,他是个骗子。

    然而,还是想亲他。

    ?

    第二次用这个词了。

    王珏耳根有点红,顺手点开了最高的那个数值:

    只有一句话:眼睛疼。没控制住。

    他看看时间,应该是……

    李微在他家以及他的床上替他灭火……

    王珏梗着脖子,突然就想想逗他:

    “没控制住什么?”

    李微坦然:“硬了。”

    王珏在他的坦然里反而不好意思起来,语塞道,“那、那你平时都能控制住啊?”

    “□□也是欲望,是欲望我就控制得住。”

    王珏显然对这个答案颇有微词。

    “那你跟我耍流氓,是故意羞辱我,是这个意思吗?”

    “欲望和本能不一样。”李微顿了一下,认真道,“想吻你是本能。”

    他撇撇嘴,不说话了。

    表面思索状,实则被子里的脚趾勾紧了被单。

    他一页又一页地翻下去,尽是他脑内ai直白又真诚的想法,时不时配以李微露骨的讲解,被单都快被扯窜了。

    他翻到最后,看见倒数第三页,放着一个问题:什么是喜欢?

    上面有各种字典的字面解释,甚至有牛津大辞典和说解字的“悦”。

    后面能看出是后补充的一句话:

    王珏说,喜欢就是眼睛疼。

    王珏:……

    但他翻到下一页,发现上面赫然写着:

    那我大概喜欢死他了。

    “你犯规!”王珏像是见了外星人般稀奇,“你撒娇……”

    “毕竟真的疼死了。”李微辩解。

    “这不是一样的句式转换吗?”

    “那你倒是摘了它,”王珏伸手去摸他的眼睛,“我帮你。”

    “我不。”李微拒绝,“我会心悸。”

    王珏坏笑,大胆调戏:

    “来嘛,爷就想看你脸红心跳。”

    两人不轻不重地打闹了几回合,王珏的手不经意间触屏,翻到最后一页。

    最后一页写着:

    什么是爱?

    “这份心情,你们正常人是怎么称呼的?”李微真诚地在向他的采访团队请教。

    “爱。”很多人说。

    李微对王珏道,“你曾对我说,人生意义在于感觉的实现,可是这种成就感和虚荣有区别吗。我看惯了那些挣扎着来往于名利场里的人。我不喜欢那样。”

    “有区别的。”王珏略一思索,“是内心平静,浮躁的区别。”

    “我曾经把世界上的人分为四种人。”他敞开了话匣。

    “问心无愧是人上人。像我老师喜欢的伊比鸠鲁,他说,真正的快乐是平静。就像对一个人一见钟情,沦为表面的见色起义。”他说到这里,自嘲地笑了下,“比如想和一个□□并不是喜欢,可能是大脑神经在作祟。真正使人平静下来的,其实静态的情绪。”

    “这就可以理解为,你是否在一段关系可以付出静态的情绪。就像,为了一个人做很多是喜欢,却不一定是爱;想为一个人做尽天下所有事,但却可以出于他的利益什么都不做,大抵趋向于爱。”

    “喜欢是汹涌的大潮,是动态;但爱却是亘古的日月,是一种静态。这种比它更深厚,更源远流长的,大概就是爱了。”

    “我懂了。”

    “你懂了就好。不过你要切身实地地去做事,实际操作一下,自己体验一下虚荣和平静的区别。”

    “我不是说这个。”

    “那是什么?”

    “我爱你。”

    王珏一下静止了,连被窝里不安分的脚丫都停滞了。

    “我爱你。”

    “我说的时候没用我的ai。”

    “但是我用我的ai想了一下,还是想说。”

    “我爱你。”

    “毕竟,”李微温和道,“我已经学会什么是想了。”

    王珏愣愣地听着。

    “我学了二十多年,语成绩最好。我擅长用我所有的表达与话术,去赞美迎合、交际拉拢。”

    “可是对着你,我好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微对着他,似乎的确没什么油嘴滑舌的时候。

    “我演了这么多场戏,可一想到你,我心里就难受。”李微没什么表情,语气却认真无比,“原来喜欢是眼睛疼,爱是心里疼。”

    “谢谢你,我明白什么是爱了。”李微把呈现最后一页手机递给他,“这是我的毕业论。”

    “我可以从你这里毕业了吗?”

    “你别想,”王珏衔着泪花笑了,“你一辈子都别想。”

    “你是从你自己那里毕业了,在我这里,你要一直一直、一直一直留级下去。”

    “好吧,”李微佯装委屈,“看来我这辈子,算是栽在你手里了。”

    “从一开始你就栽我手里了。”王珏想起什么,转而露出略带愧意的笑,“我会对你负责的。毕竟从那场比赛开始,我就欠你的。”

    李微坐得靠近了些,亲了他的唇瓣,唇齿发出轻响。

    轻柔又小心,带了些虔诚。

    “那我们两清了。”他说。

    “这么简单呀。”王珏回味着这个轻吻。

    “其实,”李微转了转眼睛,斟酌着开口,“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或许一开始就是两清的。”

    “什么?”王珏没听懂,“你不是想起来了吗?不是我看我们小分一样,故意放水逼和,害你和我一起……”

    “你怎么就那么自信,觉得是自己在放水啊。”李微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你说怎么就那么巧,小分就一样呢?”他笑眯眯的。

    王珏突然有什么不详的预感。

    “你……”

    难道说,小分一样是他故意控制的?

    ……

    太可怕了。

    因为如果是他刻意为之,那就意味着他要摸清所有选手的门路,谁与谁对局,对局的实力,甚至选手的状态……千变万化的因素不停排列组合,构成一个巨大的网。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他一眼惊艳的印象里,他总是沉默着,的确像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孩子。

    从现在看……似乎也的确有这个实力。

    他想起社会学里——

    你跟一个人一见如故,尽是巧合与重合,那他大概率就是他比要高出很多段位。

    他又想起动物学里——

    高端的猎手,往往以猎物的形态出现。

    ……

    啊。小时候的自己是如此的可怜。

    整个人都被罩在网里了,居然还在为用一个白王逼和牵制了眼前的猎物而沾沾自喜。

    他还以为是李微下得菜,自己放水……没想到,原来人家每场都在放水。

    用一条线以为拴住了眼前人,殊不知人家手里攥着千百根丝线的网,笑着一步一步主动走进你设的圈套。

    总而言之,他是被网住了,网得死死的。

    “不对啊。你也想和我一起拿冠军?”王珏抓住一个重点:

    “你你你……你那时候就对我有意思?”

    “你不也是吗?”李微挑眉道。

    “也算是巧合吧,你也得有点实力,我才能控制得住。没想到最后一局,你竟然也……我就顺水推舟,迎合着你下了。”

    我就顺水推舟,预判了你的预判。

    握手,鞠躬,抬眸。那一眼,把两个人都锁住了,锁在了相同的命运里。

    不同的境遇,不同的展开,最后回到相同的起点。

    见你第一面,我就知道,我在劫难逃。

    “那我们是两清,谁也别怪谁,势均力敌的两清。”王珏今天的心脏大起大落的,索性一把拉过他,“所以你刚刚亲我的,是占我便宜。”

    “我得还回来。”

    王珏吻了上去。

    热烈的爱意,他闭上眼睛。

    起初,他在我床畔望着动弹不得的我,是我的灵魂缓刑。

    后来,他第一次认真吻我,是我的审判之日。

    直到此刻,我的医生认真又温柔地说爱我——

    我终于,刑满释放了。

    《灵魂缓刑》全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u99.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u99.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