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科幻灵异 > 灵魂缓刑 > 灵魂缓刑最新章节列表 第35章

灵魂缓刑最新章节列表 第35章

    灰鲸把那封遗书揣在怀里,面目温和,豁然解开了人生难题般开朗。

    “什么家庭、学校,都是人变了罢了。”他在空旷的实验室里喃喃低语,仿佛衍辰能听见一样。

    “不过……你启发了我。”

    “从前我只觉得,学生开始自杀不过是因为奢侈的脆弱,一句指责能杀人,一本债务也能杀人。活着的底线被抬高了,够得到就活,够不到则死。如果祝福不足以给他们足够的求生欲,那就只能靠诅咒来救赎天才。”

    “我相信未经教化的孩子和你一样,每个人都是天才。不让家庭和学校异化他们,剥夺他们的可能性——我一直都是这样做的。”灰鲸脸上浮上一丝欣慰的笑,“可我给你的诅咒还不够多吗?”

    “你的死,让我现在有了新认识。”

    “科技怎么可能不分善恶呢?全人类一边对科技失声,一边被温和地煮得稀烂——一边被资本奴役着,一边理所当然地为干净的空气和水付费,一边还要赞美科技。人可以变成不打字就不会开口的哑巴,也能变成不下床就能吃饭的猪;人可以在就业压力下自我沉沦去啃老,也能变成疯狂工作连轴转到猝死的奴隶。”他满眼都是遗憾,频频摇头,“不能节制罪,不能节制罪。”

    “你说得对,衍辰。压力不足以让人自杀,真正的让人纷扰的是内心的焦虑。人最开始的焦虑是为温饱疲于奔命,温饱后便出于怠惰设计出机器。结果本已经获得温饱的人反而为了和机器竞争,又开始疲于奔命——回头一看,那些机器本来是为了让人类怠惰而设计出来的。去哪里讲理?”

    “然后人只能往前跑,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然后一边跑,我再设计出一群更加怠惰的机器……跑到前面的回头,发现身边只剩下机器人了。低头一看,原来自己也是机器人——可是他停不下来,只能一直跑,一直跑。大机器人带出小机器人,小机器人与之不同的是,他会停下脚步照镜子,一照镜子,便骇得争先恐后地离开了。”他说到动情处,音调陡然升高,“工业革命开始,技术就是先祖给后代留下的诅咒,让人永世不得超生。”

    “孩子。”他冷静下来,恢复长者风范,“这一切都是因为和你一样,它侮辱了天然。”

    灰鲸从携带来的箱子里取出一个培养皿,里面成片的细胞,和李微实验室里疯狂繁殖的癌细胞如出一辙,却有略微不同。

    “我之所以沉迷癌症,是因为它在替天然讨回公道。就算癌症被攻破,不治之症还是会前赴后继——因为癌是自然世界在降罚,是在讨回它被侮辱的尊严。”

    “我老了,我怕我等不到降罚的那天了。”灰鲸把培养皿倒入一个普通的水杯里,“看来我要扩大我的业务范围……”

    那半杯细胞几乎在几秒内就疯狂复制繁殖,转眼间溢出了大半杯,杯内的细胞还在不停吸水,榨干最后一滴营养。

    可那水杯毫无防护措施,没有杀菌,更没有恒温保护。不像从前被王珏体温影响就尽数自杀的脆弱。

    “喝吧,喝吧。”灰鲸用慈爱的目光看着那些细胞,“都喝够了,你们就不用再喝□□熏过的水了。”

    他擦干净被污上细胞的“衍辰”二字。

    “我看你,不是药。”灰鲸扯出一个微笑,“你的死因还是殉情。”

    “因为那孩子的心早就被我——”

    “‘放逐’到自然里去了。”

    --

    深夜。

    李微拥着怀里的人,呼吸渐稳。

    他抱得稳,王珏睡得沉,二人一动不动已有多时。

    突然,王珏蓦地睁开了眼睛。

    他悄无声息地把舌头底下的药片吐了出来。

    他向后瞟去,借着夜灯看到了那要命的浅绿色针管。所有的恐怖一下子如潮水般涌来。他急促地喘了一会儿。

    下定决心似的闭了闭眼,就要去咬臼齿里的毒囊——

    可他看着李微的睡脸,鼻腔发酸。

    他怔了怔,突然想起来什么。

    “既然你睡着,我送你个梦好不好?”他悄悄说。

    他细声细语,娓娓道来,以催眠的功底给他构建了一个梦境。铺垫了足足有十分钟后,每一句都直指他设想里的李微的童年回忆。他拼命回忆着李微当时下棋惯用的招式,建了一盘棋局。还时不时插入了父亲的角色——这是他唯一记得当时陪他参赛的人。

    末了,他哀叹一声。

    “我只知道这些了,你听进去了没有、想起多少,都看你造化了。”

    “那盘棋我不该逼和你,我该赢了你。”王珏轻声说,“我欠你的。”“但我不会以我的自由还你。”

    他把齿列轻轻错位。

    “再见,我的医生。”

    刹那间,告别的末字还没吐完,李微突然伸出一只手来,死死地捏住了下颚,把手指隔着皮肉死死卡在了他两排牙齿间。

    剧痛让王珏呜咽了几声,他不可置信地去看他上一秒还在沉睡的李微。

    后者缓缓睁开眼睛。

    他根本就没睡着。

    可是再错过就没机会了。

    王珏牙齿无法闭合,就拼命用舌尖去舔。

    下一秒,李微吻了上来。

    他满脑子都是一了百了,本想抗拒这阻力用力把那毒囊舔破,那舌尖已堪堪触到,只需稍稍用力就可解脱——

    他想到什么,突然停滞了。

    若是破了,李微也活不了。

    他整个人呆若木鸡。

    临了,就这样眼睁睁任凭那人在口侵占着,直到将自己自由最后的筹码勾走。

    他整个人好似被抽空了一样。

    他不敢回想李微在把毒囊勾走之后,是怎么游刃有余地在又他每一颗牙齿里仔细翻找。他不敢想李微是怎么敢以命作赌来舌吻夺毒。

    他赌他不会杀他。

    他感觉舌尖正在穿破喉咙,要他的命。他好想哭,但哭不出来。

    本就没能被镇静的心脏负荷过重,开始剧烈地抽动地疼。

    他喘不上气了。

    李微环抱着他,把他的头放在自己肩膀上,一遍又一遍地捋他的脊背。

    抚摸脊背的手在微微发抖。

    抚了几下之后,他开始在他被汗水打湿的后背上弯弯绕绕画一些形状。

    “很快就过去了,”他在他耳边说“很快就过去了。”

    王珏脑子昏沉,在很多遍之后才意识到那是什么。

    那是三个字母。

    “s”、“o”、“s”。

    “o”是方形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