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科幻灵异 > 灵魂缓刑 > 灵魂缓刑最新章节列表 第26章

灵魂缓刑最新章节列表 第26章

    “那是我第一次见你,连你长什么样都没见到。”衍辰在黑暗里对床上的席眠说,“第二次见你,就撞见你在杀人。”

    那可真是极具震撼力的场面。

    他熬夜跟踪他,发现他根本没有出车,而是步行□□潜入了一个别墅区内。他心惊胆战跟过去时,看见他正在把一个男人面朝地摁在地上,然后从后面拎起他的头发,割开他的喉管。

    血光潋滟。

    从下向上喷射。

    他看着那片形状熟悉的血迹,亲眼目睹了自己推演过上百遍的血滴轨迹,每一滴血都像开了慢回放,顺着他用来模拟的红毛线鱼跃,拼出一副赤色的修罗场。

    衍辰整个人被吓木了,直愣愣地看着凶手处理尸体。

    他没见过他的脸,不会是自己跟错人了吧?

    怎么辨别,还能凑过去闻闻味道吗?

    最后他做出决定:赶紧跑,直接报警吧。

    可下一幕让他的脚步怎么也迈不开了。

    凶手收起铺在地上的塑料布时,发现有一滴血遗落在地板上。他把它擦掉后,还用打火机燎了一下。

    如果说火烧不足以证明他就是那天遇到的人,那么他的工具打消了他所有疑虑——

    那个打火机是他自己的,他在学校旁的小卖部买的。

    是他。

    他那天都说什么了?

    感谢照顾,问他药材的种类……

    哦,还跟凶手侃侃而谈了作案手法。

    他想转头跑,可双脚像灌了铅般不听自己使唤。

    遗憾的是,凶手已经发现他了。他连头也没回,背对他在耳侧摆了摆手,示意他进来。

    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之,衍辰像了蛊似的,真的听话地一步步走了过去。

    凶手回过头,露出一张年轻俊朗的脸。

    他突然顿悟了。

    真正的出租车司机,恐怕就是房间里那滩血吧。

    凶手蹲在地上仰头看他,气场却压了他一头。他擦着手上的血迹,面无表情地开口道:“学会了吗?”

    衍辰木然地下意识点点头,一下反应过来,又摇摇头。

    “那你推理对了吗?小朋友?”

    “……你早发现我了。你是故意重复之前手法给我看的,是吧?”衍辰缓了缓神,定定地看着他,“你在等我。”

    “明明是你大半夜跟着我。作业写完了吗?明天不用上学?小孩儿。”

    “你别叫我小孩儿,学校讲的我都会了。”

    “那你是来匡扶正义的,要不要我给你手机你报警?”

    “不是。”衍辰尽量不去看他身后血淋淋的尸体,把声音控制得不卑不亢:“你上次还没说完。最后一味药我想破了头,也没想到是酒精,我从没注意过酒精蒸发后的余味。我就是想问你,为什么在药里加酒精?”

    席眠挑了挑眉。

    这孩子真是胆大包天。

    他低头不语,把手上每一个细节都清理干净后,才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看了半晌,看得衍辰脊背发毛。

    ——

    “你跟我走,我就告诉你。”

    “杀了人,你不也跟我走了吗?”席眠在黑暗里回答他。

    他的任务本就是到这个城市待命,回收这个遗漏的孩子只是附加任务。但这次灰鲸的要求有点特殊。

    要么让衍辰自己心甘情愿跟他回来,要么杀了他回去领罚。

    他知道灰鲸的用意,要他改改这表里如一的冷漠性子。绝非什么人关怀,只是想他像李微一样学会演戏,嬉笑怒骂皆在股掌之间,做任务能事倍功半罢了。

    他对自己没抱什么期待,接任务时候就准备直接杀人领罚了。

    拿到地址之后,进去时候一个男人正在睡觉。他利落地把他解决了,处理好现场,调查了一番他的手机后,发现杀错人了。

    这么小的地下室居然昼夜颠倒住着两个人……席眠在震惊之余,上了楼,倚在楼角守着真正的猎物归巢。

    小猎物穿着校服回来时,席眠上下打量他。

    这小孩居然长着一张死气沉沉的脸。

    席眠眼睁睁看他进了楼梯,也没有任何动手的意思。

    他突然想试一试这个任务。

    大概是肉食动物对僵死的猎物没有兴趣吧。

    他想道。

    明艳开朗的人,也断不会与自己为伍。

    他又想道。

    夜里出任务,白天他索性在这个斗室住下了。本意是想接近他,但自己是在在这方面一窍不通。他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听说笑容能让人看起来亲切,他对着镜子枯坐了半天,最后挤出一个难看的笑,感觉有点惊悚。

    平日光速完成任务的席眠,在社交恐惧的摧残下死了机。一个开口搭讪,就拖了一个多月。

    拖到最后,他自己都开始焦虑了。

    为了舒缓焦虑,保证自己的心理健康,他决定还是杀了他吧。

    于是他又在楼角等他。但今天,这小孩不仅死气沉沉,而且眼一丝光都不剩,灰蒙蒙的。

    旁人看可能没什么两样,但他是干这一行的,接触太多,一眼就看出,这是毫无求生欲的眼神。

    这孩子要自杀。

    他站在楼角,面无表情地站了一会儿。

    又是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他用之前那个错杀的男人的手机给房东打了个电话—

    自己变了吗?不是。

    他自己选择回去领罚,和这孩子让他回去领罚,这是两回事。

    他对自己说。

    他第二天早上心情复杂地推开房门,看见屋子里没有尸体时,眨了眨眼。过了几天,就和几个同事换来了几个这个城市的外勤任务,以延长停留时间。

    可刚换完任务,当天晚上,到了放学时间那孩子却迟迟没回来。他倚在楼角,一直等到深夜。

    可能是死在外面了。毕竟想自杀的绝望,不是一个电话就能救过来的。

    当他都做好回去领罚的时候,衍辰又回来了。他看不清他的表情,却看见他没穿衣服。

    他跟了过去。

    门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他静静听,判断是否有自杀的倾向。然后是鼻子被堵住的酸涩的抽泣声,他静静听。

    他倚在门外,就这样静静地,听他哭了一晚上。

    哭声渐弱。

    那孩子趴在床上,眼角哭得通红,被子堪堪遮住不堪一握的瘦弱腰肢。背上露出一块巴掌大的伤,血色的皮肤肌底渗出淡黄的色油来。

    “妈妈……”他拉着他的袖子呓语。一摸脑门,烧得不轻。

    席眠眉头紧锁,把衣袖抽出来,拿过他左手的纱布给他包上了,又抢过他右手手机,把他自己定的闹钟给关了。

    然后他反而缠上了自己。那孩子带着眼罩一脸窘迫,也能厚着脸皮横冲直撞地贴过来,在自己颈窝处乱嗅。这让每次皮肤接触不是死人就是即将送他去死的衍辰很不习惯,皱着眉头,把他拎起来扔了出去。不过高生会配鲁米诺试剂,还自己琢磨出了刑侦的血迹牵绳法,的确是可塑之才。

    不过他要是对此产生了怜悯之心,就不是他了。

    “哥。你听说过费洛蒙吗?我觉得嗅觉真的可以影响神经系统,那时候还小,跟你走得那么决绝。可惜你这次受伤不能泡澡了。”

    “看来你每次都期待我受伤。”席眠对他不无遗憾的语气,撇了撇嘴。

    他身上其实没有什么味道,也不知道衍辰怎么闻出的,还一个劲儿地追着问。

    思来想去,就是他出完任务有泡药浴的习惯。

    他对衍辰去兑现诺言的时候,总觉得他很奇怪。

    从他进门开始脱衣服的时候衍辰就红着个脸,好不容易磨磨蹭蹭进来一起泡了,结束后还非要他先走,说什么都不站起来。

    “是啊。我每次都期待你受伤。”衍辰趴在他枕头旁边,笑了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