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科幻灵异 > 灵魂缓刑 > 灵魂缓刑最新章节列表 第16章

灵魂缓刑最新章节列表 第16章

    我是被席眠捡回来的。

    ——衍辰实验室里,男人穿着白大褂,正透过无框眼镜仔细把滴管里的液体少量多次地加入培养皿,因为认真而微微皱着的眉宇间,散发出一种深邃和宁静的气质。

    宁静的眉宇之下,却透着两个黑眼圈。旁边是红别写来的被无视掉的小卡片:按时吃饭睡觉哦,么么哒。(唇印)

    最后一次……再不成功就……

    “啪。”门一下被推开。

    男人一个手抖,剂量一下子加多了,淡黄色瞬间变得血红。

    他怒不可遏地回头看去。

    你妈……可他看清来人是谁后,却立刻扔下了滴管,站了起来,声音里透着惊喜,“你怎么来了,哥。”

    “衍辰。”席眠脸上没什么表情,“说了不要叫哥。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快得了吧。自从我一举冲到前十,你就为了避嫌,多久没见我了?”衍辰眼睛里亮亮的,就要上前去拉他的肩膀,“你居然主动找我!是不是想我啦?”

    “不是。”席眠毫不留情地打断道,“我来找你拿药。”

    “我的药不是都给过你了吗?这么快就用光啦。”

    “我需要一种通过皮肤就能吸收的,没有解药的。”席眠轻轻躲开他亲昵的动作。

    “你现在这么狠了?”衍辰被躲开的手自然而然地画了个圈在身侧停下,仿佛无事发生,“那你直接买一瓶百草枯熬一熬不就完了,完美符合条件。”

    “也是。”席眠转头就走。

    “哎,等等。”衍辰一个箭步挡住他的退路,后知后觉地皱眉道,“你这次任务是不是很危险?靠……你他妈不会是来见我最后一面吧。”

    席眠没说话。

    “难道……是自己人?”

    “让开。”

    “前十的?”

    “别猜了,让开。”

    “我靠,看来是了。”衍辰激动地拉住他的袖子,“没有解药……不会是我吧?”

    “不是。”席眠冷冷道,“杀你直接一巴掌的事。”

    “我可鬼得很,不要小看我。”衍辰撅撅嘴,“不过恕我直言,剩下那几个货色除了那个谁真不是你的对手,你不必……”

    他说到一半,停住了。

    “不会吧……”他看着席眠依旧沉默,一下收起所有嬉皮笑脸,低头陷入沉思。

    “我去给你配药。”

    一夜无梦。王珏从没睡得这么安稳过,有了想问安眠药牌子的冲动。

    但看着安静发蔫的小兄弟,还是算了。

    安眠药具有骨骼肌松弛作用、神经枢抑制作用,抑制运动神经和肌肉功能的作用……他背着书,安慰自己道。

    他躺在不知道比病床软多少倍的床上,盖着暖烘烘的被子,手上扎着吊瓶,思维也混沌了起来,突然就有把这一瞬间定格为永恒的冲动。

    除了右手没被拷在床头的话。

    李微用手机点开客卧的监控,看王珏想爬起来做个俯卧撑,撑了两个就体力不支,原地趴下了。

    没等李微幸灾乐祸,手机就弹出一条消息。

    :在?

    :不在,年假。

    :少扯,你们有个病人跑了?

    李微一怔。

    :是吗?你说哪个?

    :王珏。

    :你问他干什么?

    :人在哪呢?

    :杀了。

    他大言不惭道。

    对面沉默了。

    :行,知道了,你忙吧。

    他没关对话框,在沉默等待着暴风雨。

    过了一会,手机不负所望地响了,是一通视频来电。

    竟然是灰鲸。上次和他说话已经几年前了。

    居然还是视频电话,要知道红别也没见过他……

    他接通了电话,对面的画面果不其然,是漆黑一片。他刚把摄像头对准自己,就听对面问候道:“小微,休假怎么样?”即使是变音处理过的声音,也能听出一种来自长辈的亲切:“本来想着你年假不该派任务了,还怕你太辛苦,想着要不要叫别人。但听说……你已经解决了?”

    如果李微的虚情假意有老师,那么这位或许就是鼻祖本祖。

    “你说的是王珏?”李微在摄像头前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为什么要杀他?”

    “小微,”灰鲸的声音带着藏了刀的笑意,“接任务时你可向来不问为什么的。”

    李微沉默,一时间竟然没有虚与委蛇。

    他在问自己相反的问题。

    “哈哈,”灰鲸自然地打破了沉默,“红别说你变了,我还不信,你以前可从不会晾着我。”

    “没有,只是好奇。”李微瞬间自动修复了自动对话ai系统,“只是王珏昏迷了年,杀他——不过我拔根管子的事。何必大费周章等到现在?”

    “是啊,年。”灰鲸人到年,也不能免俗地感叹起时间,“年都让我忘了这么个人,让这小家伙儿跑了。”

    灰鲸这样的人,叫人叫得越亲昵,就越让人脊背发凉。李微装出一副疑惑样子,心里暗起波澜。他知道他不能再表现任何对王珏这个人过多的关心,只老老实实承认错误,一副愧疚忠诚相:“摄像头的事,是我的疏忽。”

    “是我没和你提过他。杀了就杀了吧,怎么杀的?”

    “掐死的。”他答得果决。

    “这不像你。”

    “偶尔换换口味。”

    “有录像吗?”

    “任务之外,我就没录。”

    “尸体呢?”

    “处理了,在焚烧炉。”市内有几家承包的殡仪馆。

    一连串死亡追问让李微明白了,装聋作哑是混不过去的。他索性直接试探道:“你从来不问我人是怎么杀的。这人对你很特别?”

    “你还从来不杀任务外的人。”灰鲸不答反问,以牙还牙:“这人对你很特别?”

    依旧是带着笑意的声音,语气却明显冷了下来。

    气氛顿时紧张。

    “你把视频后置,给我看看你家。现在,马上。”多个回合过后,灰鲸放了大招。

    “好。”李微爽快答道。

    屏幕里浮现出他黑白分明棱角遍布的装修,从卧室,客厅,厕所,厨房……,每个角落都不放过,让人看得惊心动魄。

    他走得飞快,很快就到了王珏躺着的客卧,准确来说,是拷着的。

    纯黑的被子凌乱泛着褶皱,间软绵绵地鼓起一团,看着还是有点突兀。

    “把被子掀开。”灰鲸下命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