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呢喃诗章 > 《呢喃诗章》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 不应纯粹的死亡

《呢喃诗章》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 不应纯粹的死亡

    圣德兰广场忙碌着的同时,死亡之中寂冷而安静,石门前的篝火旁围坐着五个人,火光让影子洒向四周,如同童话故事中的妖鬼一样晃动着。

    所有人都注视着夏德,夏德继续说道:

    “‘圣树之痕’仪式几乎要完成了,但狭间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我想外面现在应该正打得不可开交。我们需要死亡被选者的力量,来结束今夜的一切。但被选者,究竟应该是谁?”

    乔伊·巴顿已经失去了资格,就算没有失去资格,夏德也不会让他成为被选者。而现在所有人都是主动从狭间来到了这里,相当于所有人都是主动在狭间中自杀。

    “谁第一个走出这里,谁就是被选者。因为其他顺位,全都已经死亡了”。

    夏德再次重复道,然后看向黛芙琳修女。黛芙琳修女也明白这个事实,乔伊·巴顿之后的第二顺位是她,但修女微微摇头:

    “我已经走上了看护火焰的道路,死亡不适合我。现在并非只有我能够成为被选者,也许,你可以考虑其他人选。”

    于是夏德又看向奥古斯教士,教士迟疑了一下,放下被初火点燃的烟斗:

    “什么是被选者?”

    他好奇的问道。

    “第五纪元,魔女预言的《呢喃诗章》中,提到了第六纪元会出现十三位被选者。他们是纪元的主角,他们旳故事,将会共同构成第六纪不可知的命运舞台,并影响整个世界的未来。而死亡的被选者,拥有古神的力量。”

    夏德介绍到:

    “教士,也许你可以考虑......”

    “不,我可不想承担这样的责任,教堂里的麻烦事情就够我烦了。我这么大的年龄,还要关心唱诗班的孩子们的住宿,还要协助教堂每个季度的财务审查,还要在每年圣祷节参与活动策划。侦探,我手里的事情足够多了,那些无聊的责任,属于你们年轻人。”

    教士很坚定的摇着头:

    “这种事情就不要牵扯上我。”

    其实夏德也不愿意将奥古斯教士牵扯进这件事情,成为被选中者,就相当于被迫卷入命运的旋涡,而现在脚边放着一条胳膊的奥古斯教士,显然更喜欢平静的生活。

    “那就只能考虑第四顺位的候选人了。”

    夏德说道,然后看向伊露娜。

    十七岁的姑娘也看向他,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第四候选人?那是谁?上次你不是说,不确定第四位的人选吗?”

    但夏德依然看着她,于是伊露娜狐疑的转头看向自己的身后,像是以为她身边还有其他人。但确认了夏德的确在看她,才微微张嘴,有些不可思议的指向自己:

    “你是说......我?”

    “截至你来到米德希尔堡,一共有四位。”

    “可是......”

    “可以看穿黑暗的眼睛。”

    “但那是你给......”

    “我是命运之外的观众,谁是被选者我都不可能是。除了我,一共四个人在今晚踏足死亡,那么为什么,伊露娜,你也会出现在这里?”

    虽然这条理由很没有道理,但伊露娜还是愣了一下,然后快速摇起了头:

    “夏德,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是‘平衡’的被选者,我甚至已经举行了仪式。”

    “但也没人说过,被选者资格不能反复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

    夏德说道,伊露娜想了一下,似乎真的无法反驳。

    “的确是她。”

    巴顿先生的灵魂,坐在玛丽莲·亨德尔女士身边,他轻声说道:

    “失去了力量以后,我对死亡的感受更加的真实了,就仿佛我已经融化在了死亡中。这位褐色头发的年轻女士,的确是第四候选人。”

    夏德这下就放心了,自己的猜测没有错误。

    但伊露娜还是不想接受:

    “这位修女和奥古斯教士,都比我更适合。刚才执行了审判后,我又获得了一些新的信息,除了第一候选人,其他候选人即使举行了仪式,获得的力量也会更弱。顺位越是靠后,最终获得的力量越是弱小。不论从什么角度来看,为了应对接下来源源不断的麻烦,被选者还是高顺位的人来担当更好。”

    这倒是新的情报。

    “贝亚思小姐,你应该这样看。”

    奥古斯教士又抽了一口他的烟斗,老教士的表情很和蔼:

    “除了你以外,这里的所有人都有私心。

    那边的巴顿为了复活挚爱踏足死亡,我为了这根手骨才提出帮助,夏德为了罗德牌和四分之一的灵魂进行了决斗,修女为了火焰的柴薪才见证了这一幕。但只有你,伊露娜·贝亚思,只有你什么也没有索要,仅仅是为了正义和怜悯,才参与了这件事。

    我敢说,虽然你的年龄最小,但至少在这件事情中,你是我们中最高尚的那一个。”

    其他人纷纷点头,老教士不愧年龄最大,说话很有道理。

    伊露娜也被奥古斯教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有些意动,但还是摇头。这不是谦让式的推诿,而是真的不想接受。

    望着夏德,十七岁的姑娘低声说道:

    “夏德,被选者的责任,太重了。我不是不想承担,只是有时候也在想,一个人,不应该独占所有的责任和力量。你们都说我是纪元的主角,但我其实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可以,我更希望,能够出现更多的被选者,而不是让我来独自面对这一切。”

    力量是会有代价的,伊露娜的想法夏德也懂。她没有贪婪的想要独占所有力量,是认识到了自己的极限,明白自己的位置,很少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伊露娜继承“平衡”绝对不是偶然的事情。

    于是,夏德再次看向奥古斯教士和黛芙琳修女,前者快速摇头:

    “不要考虑我,我的事情很多。”

    他踢了一下脚边的那只手臂:

    “夏德,等我几周后回到托贝斯克,有些事情想和你谈一谈,关于......那双翅膀的事情,我身上也有很多的故事,也有很多的责任。”

    教士看来是想要和夏德坦诚自己的秘密了,就好像两個月前的施耐德医生:

    “黛芙琳修女,其实你可以尝试承担这份责任。我虽然不了解原初之火,但你似乎在找柴火?火是生,但火也是死。承担这份古神的力量,在目盲的黑暗中,去窥视死亡,也许对你有很大的帮助。”

    修女这次没有再摇头,稍迟疑了一下:

    “看护初火是我的责任,死亡的力量我可以承担,但不能承担所有。继承死亡,会更贴近死亡。如果是乔伊·巴顿成为了被选者,死亡与逆生冲撞,反而会让他保持原状,这也许就是作为逆生之人的意义。”

    巴顿先生的灵魂露出苦笑的表情:

    “命运啊。”

    “似乎的确是这样,活人继承死亡会逐渐蜕变成不死人还是活死人?这倒是个麻烦。”

    夏德沉思着,乔伊·巴顿再次说话了:

    “汉密尔顿先生,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只需要让被选者的力量,变得不够纯粹就可以。”

    “什么意思?”

    “被选者资格必须只属于一个人,不存在一个资格有两个人,这一点无法改变。那边的年轻女士已经是正式的被选者了,却依然成为了另外的候选人。她也许可以获取部分死亡的力量,那么死亡就不再纯粹,继承资格的修女也就不会慢慢转化为亡者。”

    夏德狐疑的看着他,他似乎懂得太多了。

    巴顿先生紧紧抓住身边女士的手,眼神平静的看着夏德:

    “汉密尔顿先生,既然你说死亡的被选者仪式的要求,是其他人全部死亡,那么在后顺位候选人举行仪式时,前顺位忽然‘复活’,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伊露娜恍然大悟:

    “如果我举行仪式,但仪式并未完成时,黛芙琳修女也从这里重回狭间,那么黛芙琳修女就是死亡的被选者。而我,却也获得了部分的力量,很少的力量。这样一来,修女的力量就是不完全的了。”

    “是的。”

    巴顿随后便不再言语。

    应该只有死亡的被选者可以这样做,毕竟其他被选者的候选人不可能出现“死而复生”之类的情况。

    夏德狐疑的看了巴顿先生一眼,但没有提出心中的疑问。他的确丢失了被选者的资格,夏德却感觉这个背负着诅咒的男人,获得了其他的东西。也许是因为伊露娜的审判和他的罪孽,也许是因为他真的对死亡很有天赋,但这些不是夏德需要关心的,对于被选者,他已经有了判断:

    “修女,这样做是否可行?你来成为死亡的被选者,但伊露娜获取一小部分的力量,让死亡不再纯粹?”

    其实黑暗被选者死后,伊露娜也获得了部分黑暗的力量,那黑暗旋涡就是证据。这样看来,伊露娜居然连续三次,每次都能谋得被选者的力量,即使只有平衡的力量是完整的。

    “这很好。”

    修女颔首。

    “修女,你是否理解死亡和终结?”

    夏德又有些担心的询问道。

    “我曾在火焰的微光中,窥视到火焰熄灭之后的世界。是的,我理解这一切。”

    夏德这才露出了笑意,拍拍手示意大家看过来,他宣布了最终的决定:

    “那么就这样做——伊露娜,一会儿由你先离开这里,黛芙琳修女随后离开。由修女成为第三位被选者,魔女议会应该会很高兴的。伊露娜,你按照刚才我们编造,我是说,重新整理的故事,告知教会这里发生的事情,至于黛芙琳修女的身份......”

    “你并不认识我,只需要说:那是一位带着眼罩的目盲修女。”

    黛芙琳修女主动说道,不打算向教会隐瞒身份。

    乔伊·巴顿不在意曾属于自己的资格,亨德尔女士根本听不懂他们的话,奥古斯教士眯着眼睛享受着烟草,黛芙琳修女面无表情的坐在石头上,伊露娜依然有些忐忑,夏德则坐在篝火旁望向了远处水面的冥月,月光洒在夏德的脸上,但他脸上却没有兴奋和喜悦。

    微微低头,脸上覆盖上了大片的阴影;眼睛眯起,眉头紧皱表示担忧。

    “是的。”

    “因为,我怕那位公爵因为忌惮而今晚不来。我无法随时在她们身边,但祂却时刻在窥视,今晚是最好的机会,因为今晚她们的职责很可能就结束了。这是一场绵延两个纪元的阴谋,涉及到多位神明,影响了数个时代,贯穿了无数人的命运,间接导致了今晚的这一幕。比起被选者的史诗,自酒会开始,持续到如今的故事,更像是神话,可怕而阴森的神话。而我,绝对不会允许这故事以悲剧结尾。”

    夏德的眉头深深皱起:

    “就算是我,也是在看到那只钩子时才明白,吸血的公爵从上个纪元开始,在背后操纵这一切,居然只是想......所以,邪神就是邪神。”

    “就和我第一次阻拦时一样。”

    随后便听到了轻笑声:

    来自的第一滴神性,那时的神只是刚刚迈入的影子,所以夏德才能成功。来自的第二滴神性,那时的夏德是神化状态,所以才能成功。但如果仅以凡人形态使用遗物,成功的可能性极低,神也不是不会反抗。

    “我明白,但保持善意的,绝对不只有我一个。”

    夏德停下了思绪,他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