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呢喃诗章 > 《呢喃诗章》正文 第七百八十五章 赤雪

《呢喃诗章》正文 第七百八十五章 赤雪

    接连不断的提示,让夏德更加惊讶了。“苍翠的祝福”大概是树父留下的力量,看不过夏德身上如此浓郁的死亡力量,所以稍微给他“洗刷”了一下。

    而之后对如此多的灵符文的感悟,也表现出了古神们的力量到底有多么强大。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祝福,就能让夏德差点多出来八枚灵符文。

    “这到底算是亏了还是赚了?”

    他摇摇头,因为半小时的时间是从开门那一刻开始算的,所以他不能耽误太久。感受了一下体内那澎湃而充足的生命力,夏德向着前方迈出一步。

    白雾散开,周遭光线立刻减弱。而随着冷冽的风吹拂而来,夏德抬头望向山谷上方旳黑夜,望向那轮仿佛下一刻就会坠落的血红色月亮。

    不是暴雪,也不是附带即死诅咒的黑雪,此时在黑夜中飘荡着的,是赤红色的红雪。地面完全被染红了,鹅毛大的红色雪花还在不断增加脚下积雪的厚度。

    血红色的黑夜,安静而又诡异。即使是最恐怖的故事中,也描述不出如此可怕的画面。不管看向何处,都能看到那刺眼的红色,甚至连空气中,都有细微的血腥味道。

    这足以逼疯心志坚定的普通人的一幕,是中四个下雪阶段中的“赤雪”。在这种天气中,山谷会罕见的进入黑夜,而在此期间,一些诡异的客人会拜访这里。也许是人形遗物,也许是邪灵恶魔,甚至更加可怕的东西。

    “除了最安全的小雪,我算是把这里所有的天气都体会了一遍。”

    赤雪本身没有诅咒,只是会弄脏衣服,所以这一次夏德没有立刻遭到攻击。而在这寂静山谷的黑夜里,能够更加清晰的看到远处图书馆门口的篝火光芒。

    因为是匆匆开启了钥匙,所以他此刻还穿着稍显单薄的秋季衣服。冷意随着狂风涌进身躯,但旺盛的生命力,反而让夏德没感觉有多冷。

    他一只手挡在脸前,弯着腰顶着雪向前走。

    这片黑夜中不知隐藏了多少可怕的东西,低语要素前所未有的在周围富集,甚至比暴动的狭间还要恐怖。夏德不敢点亮银月的光芒,让魔女们来接他,他怕迎接他的是其他东西。

    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赤红色的雪中,狂暴的雪花中传来了沙沙的声响。夏德感觉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盯住了,但他不敢四处观察。

    差不多又走出十多步,身侧传来了沙哑的声音:

    “年轻人,救救我。”

    余光扫向侧面,一个头发花白,脸上堆满褶皱,衣不蔽体的老妇人正倒在雪中,向着夏德伸出了手。她的年龄看上去比卡珊德拉婆婆还要大,沙哑的声音和脸上疲惫的神态,简直就是把“将要死去”写在了脸上。

    “她”轻声提醒道,夏德点点头,没有理会那声音继续向前走。但那老妇人却锲而不舍的追了上来,她扯住了夏德的脚踝,沉重的力量几乎让夏德以为,自己的右脚陷入了土地中。

    “年轻人,救救我。”

    夏德闭着嘴不做任何回答,右脚猛地一提,从靴子中拔出,然后一只脚赤着,拔腿就向前跑:

    “救救我,救救我~”

    沙哑的声音紧跟而来,就好像那个散乱头发的老妇人就飘在身后。夏德不知道这是什么遗物,更猜不出特性,因此他甚至不敢转头去看身后到底是什么情况。

    很快就跑过了一半的路程,漫天赤雪中的篝火光芒也越来越近。但前方的雪中却又出现了一个身影,那是一个站立着的身影,靠近后夏德才看到,那是面容僵硬,眼神忧郁,穿着得体黑色正装拄着拐杖的绅士,胸口挂着一枚银色的像是指南针似的徽章:

    “你需要......帮助吗?”

    语调中没有任何的感情,而且这居然是施耐德医生使用过的恶魔语。夏德被吓了一跳,同时很惋惜医生居然不在自己身边。

    他改变自己的前进方向绕过了那个怪异的男人,而身后锲而不舍求助的声音,也在夏德看到那个男人后便消失了。

    在之后那段很短的路程中,夏德又接连遇到了抱着篮子的商人,隐匿在阴影中的女人,以及无头小女孩,女孩手中提着的人头气球,倒像是她的头颅。

    夏德只能确定商人是遗物,却无法分辨出后两者到底是什么。似乎是在畏惧和顾忌,那些奇怪的“人”也没有主动攻击夏德,而是尝试用各种方式与他交流,但都被夏德一一躲过。

    明明只是几分钟的路程,但当夏德迈过门口魔女们设置的警戒仪式,进入被篝火照亮的迦迪斯图书馆巨大的门厅时,却感觉这趟路程比他跨越狭间中的米德希尔堡市还要费劲。

    “终于又回来了,嗯?”

    当篝火的光芒照亮了夏德,他并没有听到欢迎他到来的声音。墙边的冰棺内红龙魔女还在沉眠,旧书堆上的神龛笼罩着火光,但那明亮的篝火旁,却没有欧兰诺德小姐和扎拉斯学社的蓓姬·塞缪尔小姐的身影。

    图书馆的巨大门厅变得比上一次夏德来到时还要破败,不仅如此,墙边甚至多出了一些剑痕以及明显被重物撞击的痕迹。天花板缺少了一部分石砖,露出了后面凹陷着的岩壁,而脚下的地板上到处都是石块和沙砾,这里像是发生过剧烈的战斗。

    迟疑了一下,他首先走到冰棺旁,确认菲欧娜·德拉戈小姐还在沉睡,随后又来到篝火旁,那火焰还是如此的温暖,只是悬浮在火焰上方的那轮澄黄之月不见了。

    “她们去了哪里?”

    篝火旁的行李以及夏德上次带来的物资都还在,但被消耗了许多。除此之外,这里还多出了一个有着五个凹槽的石台,这应该是封印着《无名祭祀书》的祭坛,但他没有发现魔女们留下的字条之类的线索。

    在篝火的阴影中,夏德意外发现了一些被踩踏过的血迹。没有费劲的将那些血迹收集起来,而是从口袋里取出一只葡萄酒酒瓶:

    “血酿!”

    血迹自动飞进了瓶口,夏德急忙用塞子将瓶口塞住。轻轻摇晃几下后,发觉里面的液体很少,但扒开瓶塞依然有很淡的酒香。

    用咒术将那些“血酿”一滴滴的牵引出来,仰着头让它们滴进自己的眼睛中。果然,非常淡的红色痕迹出现在了空气中,而那些亮痕表明魔女们深入了图书馆遗迹。

    夏德迟疑了一下,在篝火旁捡起一只火把,引燃后举着火把追踪而去。

    原本还担心这次的半小时,大半要花费在寻找魔女们的踪迹上,但从大厅离开后,沿着破损的遗迹走廊才转过一個弯,就看到了隐约的火光。急忙走了过去,发现走廊尽头因为坍塌而成了死路,想要继续前进只能走侧面的那个墙壁破洞。

    在坍塌的前方,塞缪尔小姐坐在一只装着小火球的玻璃瓶旁边,满头大汗的面对着一个穿着黑色袍子骨瘦如柴的家伙。

    欧兰诺德小姐则躺在瓶子的另一侧,身上盖着她的黑色的斗篷,紧闭着双眼没有丝毫的动静。

    听到脚步声,塞缪尔小姐立刻转头,看到了手持篝火而来的夏德。她摇头示意夏德不要靠近,夏德也意识到那个穿着黑色袍子的家伙,是人形遗物。

    “欧兰诺德小姐昏迷了?现在的情况,又是怎么了......”

    迟疑的停下了脚步,但紧接着又重新向前走去。靠近后才发现,在塞缪尔小姐和黑袍人中间,有三张平行排列的纸牌,那纸牌比罗德牌要大一圈,似乎是背面向上,图案全都是土黄色的问号。

    黑袍人有着蜡黄色的面孔和光秃秃的头顶,在夏德靠近后,他看向夏德:

    “你也想要入局吗?”

    对方的声音非常怪异,像是爬行动物的腹部摩擦沙地。被他注视着,精神压力一下便显现出来,对方的等级不会低于贤者级。

    “什么规则?”

    “我是占卜师,三组卡牌,每组三张,任选一张占卜命运。这位女士已经到了最后一组,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替代她......”

    “不要替代我,一旦选错,会被命运的诅咒缠身!”

    塞缪尔小姐急忙阻拦,但夏德依然坐了下来,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耽误。这次的事情很多,不但要解放《无名祭祀书》,然后继续上次未讲完的故事,还要向魔女们学习让他战胜乔伊·巴顿的技巧。

    “我来替她选最后一张,但我认为你不是什么占卜师,这明明是赌牌。”

    他将手中的火把塞给塞缪尔小姐,火光下戴着眼镜的魔女显得格外憔悴。

    “三选一是吗?”

    他确认到。

    “是的,三选一,但由于你是替别人选牌,所以如果选中了昭示厄运的纸牌,你们都会被厄运缠身。”

    夏德哼了一声,眯着眼睛看向面前的三张纸牌,张开右手在三张纸牌上空扫过,显得很专业的样子,但其实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这一张。”

    他指向左边的那张,然后不等对方反应,便主动将其翻了过来。但那张纸牌上什么都没有,那是空白的卡牌。

    “什么意思?”

    夏德问道,穿着黑袍的占卜男人伸手夺回了那张卡牌:

    “算你们运气好。”

    他站起身,后退着进入火光没能照亮的阴影中,消失不见了。

    “这是什么情况?”

    “黑雪天气转变成赤雪,根本没有任何征兆,我和布莱妮,已经不知道遇到了多少次这种情况了,这比学社资料中写的还要可怕。”

    塞缪尔小姐轻声说道,见夏德看向欧兰诺德小姐,她又说道:

    “我们遇到了一个恶魔,虽然暂时击退了它,但已经没有再次战斗的力量了,所以不得不暂时从门厅离开躲在了这里。但后来,又来了一些可怕的东西......”

    她忽然捂住了脑袋:

    “抱歉,我甚至不敢回忆那到底是什么。布莱妮昏迷,但没有任何伤势,我无法叫醒她。”

    夏德递给塞缪尔小姐一些水,然后伸手拉住了欧兰诺德小姐的手。手掌很柔软,依然有温度,“虚假的不死”则无法发挥作用:

    “能够感受到什么?”

    “灵魂腐化?这可不是简单的伤势。”

    夏德将结果告诉了塞缪尔小姐,然后提议到:

    “先回到篝火那里吧,你们说的那个恶魔已经离开了,我刚才从火堆旁过来的时候,那里很安全。”

    他将塞缪尔小姐搀扶起来,见她状态不好,便又弯腰,主动抱起了昏迷的欧兰诺德小姐。这位有着精灵血统的魔女的身高,虽然只比夏德矮一些,但体重却意外的很轻。

    塞缪尔小姐拿着那只装着火苗的小瓶子,举着火把在前面照明,两人一起回到了门厅的篝火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