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呢喃诗章 > 《呢喃诗章》正文 第七百五十六章 仪式剑与日光射线

《呢喃诗章》正文 第七百五十六章 仪式剑与日光射线

    眼看一颗颗的黑雾弹飞来,而自己根本来不及躲闪,夏德索性停下了脚步。左手向前一伸,飞舞着的红蝶聚集成赤红的盾牌,挡住了第一轮攻击。随后右手单手向前迅速挥剑,在银光泼洒而出的同时,精准的击破每一颗黑雾球。而最后一剑挥出时,漆黑的剑芒击破白雾,消融黑雾,最终被达拉克伯爵单手握住。

    剑光与伯爵相互僵持了短暂的两秒后,剑芒消散,伯爵右手完全融化,但很快又重新生长了出来。这当然不是没有代价的,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了。

    “如果你变得完全透明,会完全丧失理智吗?既然这样,我也就不浪费时间了。”

    夏德说道,落下手中长剑的同时,身后白雾中有响亮的钟鸣和汽笛声传来。

    灼热的蒸汽雾与周遭白雾融为一体,但白雾中巨大旳黄铜圆环,却像是从远处飘来一样越来越清晰。

    四色灵光闪耀,随着夏德向前,硕大的命环紧随而来:

    “伯爵,那么我们就不必浪费时间了,请离开吧!”

    仿佛是在回应夏德的话,肿胀的像是尸鬼一样的伯爵,再次发出了凄惨的吼叫声。缠绕在他身边的黑雾如同触手般向着夏德扫来,但随着大罪的符文闪烁灵光,从袖筒中飞出的横扫之下,将那些黑雾纷纷切断。

    鬼脸黑雾弹再次射出,而这一次54张罗德牌如同飞刀般从夏德口袋里自动飞出。附着红蝶的力量,漫天的纸牌与飞来的黑雾弹对撞,在红蝶的帮助下,纸牌的硬度可以短暂的抗衡那些拥有狭间力量的黑雾。

    锁链、黑雾、纸牌、红蝶和黑气在空中交接,命环之上的灵光驱散着那浓稠的白雾。

    见夏德一步步的走来,浮在空中的达拉克伯爵终于按捺不住。裹挟着黑雾,自空中持剑向着夏德冲来。自上而下的攻击,本就具有相当的威慑力,但夏德并不慌张。

    他注视着越来越近的伯爵,自身积蓄体内庞大的灵,抬起持剑的右手,食指按在剑身上:

    “银......”

    眉头一皱灵感忽来,原本闪烁着极致灵光的黯淡了下来,而的启迪灵光却骤然闪烁:

    “日光射线!”

    指尖积蓄起了代表着正午太阳的浓郁暖光,但那正能量光芒却并未从指尖发射,而是蔓延向。斩魔之剑与阳光的良好相性,让银剑散发出如同太阳般的炽热光芒。

    那光芒聚集于剑尖一点,随着夏德双手持剑向前突刺,巨大的日光射线光柱,如同光炮一样射出。光炮正面撞击那团裹挟着伯爵的黑雾,阳光中黑雾像是遇到天敌一样迅速融化,露出了其中几乎完全变成尸鬼的达拉克伯爵。

    他的皮肤迅速融化,但死亡才能战胜死亡,靠着强悍的不死性,在气喘吁吁的夏德放下手中长剑的时候,伯爵只是落在地面上,依然还可以爬起来。

    “对日光的增幅,比对月光的增幅强太多了吧?”

    刚才那道“日光光炮”的消耗,即使是对夏德来说也有些太大了。作为可以和格蕾斯以及海伦同等级的天使级遗物,最大的特性其实是作为施法媒介,增幅超凡力量。但作为对抗邪恶的剑,它对不同奇术的增幅效果显然不同。

    不是“银月”的概念不正义,而是“日光”概念本身太过于正义了。

    如同高度烫伤一样的达拉克伯爵,此时已经艰难的爬起身,手持那把几乎要断裂的刺剑,再次向着夏德冲来。被“日光射线”正面命中,他融化的皮肤下,居然又露出了原本属于人类的模样。

    理智似乎恢复了一些,但他依然选择继续决斗。那把刺剑又准又狠的刺向夏德胸口,夏德抬手用剑将其格开。已经收回,空出来的左手虚握挥砍,随着手臂落下,明黄色的长剑切断了达拉克伯爵手握刺剑的右手。

    当啷~一声刺剑坠地,伯爵捂着断手后退,断手迅速恢复了正常。

    夏德并未就此停下,左手黄色月光大剑散成光点消失,迈出一步深吸一口气,那属于原初死亡的力量全部汇聚在左手。

    “灵魂回响......”

    左手上居然一瞬间被染成了黑色:

    “指引死亡......”

    背后命环的灵光极致爆发,这一击,将是最后一击:

    “心灵震爆!”

    挥出的左拳在空气中打出音爆的声响,但却因为白雾而没有传播很远。灵魂力量和精神力量宣泄而出,使夏德的拳头出现了虚幻的残影。

    这一拳正面命中达拉克伯爵的胸口,随着如同爆炸的声响传出,伯爵倒飞了出去,落在地面上彻底不动了。

    他仰面向上躺在那里,虚幻的身体中,白灰不断向着上方飘散。

    喘着粗气的夏德,拄着剑休息了一下才走了过去:

    “我和奥古斯教士加起来,还是很厉害的。”

    命环缓缓隐匿于周遭白雾中,除了地面的凹陷和碎裂的石砖、枯死的大树和几乎被铲平的草坪,谁也不会知道这里曾发生过什么。

    夏德提着走到伯爵的身边,因为组合奇术的效果,在彻底消散前,伯爵又恢复成了活人的样子。

    他瞪着凸起的眼睛看着天空,听到脚步声也没有丝毫的动作。

    “还是不甘心吗?”

    夏德轻声问道。

    “如果是你忽然病死,又获得了重活一次的机会,你会甘心再次离开吗?”

    伯爵问道,声音虚弱而沙哑。

    夏德摇摇头,但这个动作躺着的伯爵是看不到的。

    他弯腰伸手,抓住了伯爵冰冷的手臂。白灰从手掌中流出,向着看不到尽头的天际飘去。

    夏德将伯爵拉起来:

    “完成最后的牌局吧,现在是第二局,总比分一比零,第二局比分二比一。”

    “我都要死了,你居然和我说这个?”

    伯爵一副想笑又想哭的样子,但他看到夏德的表情很严肃,不像是在开玩笑。

    夏德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的问道:

    “难道,你不想玩罗德牌吗?在离开前,结束这一局?”

    伯爵怔住了一下,然后居然有些释然的点点头:

    “是啊,应该结束这一局。”

    他似乎在这一瞬间,真的想通了。

    夏德想要将自己的备用牌组借给伯爵,但身后建筑的方向又传来了脚步声,是奥古斯教士搀扶着比他看起来年轻一些的老管家,从雾中走来。

    “劳伦斯少爷,你的牌组在这里。”

    泣不成声的老管家将牌组递给伯爵,夏德也坐了下来,挥手让漫天飞舞的纸牌,一张张的拉出残影般的回到手中。

    两人席地而坐,不必洗牌,也不必挑出这一局已经用过的其他牌,两人各自摸了第一张暗牌,然后身体已经开始透明的伯爵率先拿到了自己的第二张牌,看到是花朵13后,掀开底牌看了一眼,虚弱的笑意出现在脸上:

    “我停牌,我是21点。”

    他并没有翻开底牌。

    “伯爵,你想诈我吗?我注意到,你没有掀开底牌。”

    “为什么要掀开呢?我选择了停牌,但在你选择继续或者停牌前,我有权力不翻开底牌。”

    这的确符合规则,只是这样做的牌手们,通常都在使用“诈牌”的技巧。

    “不,你必须翻开底牌。”

    已经拿到自己第二张牌的夏德,避开老管家的方向,将牌面展示给了坎贝尔的达拉克伯爵。伯爵看向牌面,表情凝固住了。随后脸上出现的笑意,是真正发自内心的笑容:

    “原来是你。我的心愿,居然真的实现了。”

    ,花色:星辰12。抽到此牌时,有权查看对手未翻开的一张暗牌。

    他刚才丢出纸牌的时候,丢的是有特殊牌的牌组。

    夏德替已经几乎无法动弹的伯爵翻开底牌,但底牌不是8点,而是月亮5,合计只有18点。

    “果然是诈我。”

    夏德轻声说道,随后检查自己的底牌,那居然是太阳9。

    “合计21点,约翰·华生率先赢得三轮,赢得了第二局。比分二比零,华生先生胜利了。”

    教士宣布道,达拉克伯爵微微摇头,看向白雾中,面目似乎有些模糊的年轻人。他已经到达了生命的极限,就连灵魂都要离开。而在这最后时刻,他居然恍惚觉得,面前坐着的人,似乎又不像是人,而是某种不可描述的可怕存在:

    “又是21点,你难道真的被赌神祝福了......我愿赌服输,那张属于你了,这也不算埋没了它......”

    他向夏德伸出手,夏德于是将他搀扶起来。伯爵现在的重量,大概是五六只小米娅。

    “汉斯先生,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伯爵对老管家说道:

    “我走以后,不要为难这两位客人。家族的财产和爵位,按照遗嘱来分配就好,好在我还有私生子。这么多年,感谢你的照顾......”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夏德也感觉靠在自己身上的重量几乎要完全消失了。

    “我明白,我明白......您今年春天就该离开了,现在能够短暂的回来,这已经是神的眷顾了。”

    老管家低着头擦拭眼泪。

    夏德看着一幕,忽然皱起了眉头。转头看向奥古斯教士,十分隐蔽的向他甩了一下头:

    “你来动手。”

    他的嘴唇动了,但没有发出声音。教士居然真的懂唇语,虽然不知道夏德为什么要让他这样做,但还是不着痕迹的来到伯爵身后,手轻轻在伯爵的后背拍了一下,维持伯爵透明身躯的轮廓完全散开,白灰飘向天际,飘向那遥远的地方。

    “尘归尘,土归土。愿神庇佑你的灵魂......”

    老管家低垂着头,眼泪大滴大滴的落在脚下;奥古斯教士在胸口画出圣徽,闭上眼睛小声的进行祈祷;夏德将剑刺入面前的泥土,双手插进口袋里,仰头望向白雾笼罩的天空。

    黛芙琳修女烧掉了夏德带来的第一颗钉子,乔伊·巴顿在冰湖上带走了被夏德击败过的第二颗钉子。现在第三颗钉子,也在夏德的努力下,被奥古斯教士成功拔除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