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呢喃诗章 > 《呢喃诗章》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异常的委托人

《呢喃诗章》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异常的委托人

    见夏德果然没有再询问遗嘱的事情,女佣松了一口气:

    “我这十多年一直在这里工作,很了解这条街上的事情。”

    “布莱克小姐经常出现在这里吗?”

    “并不是,只是每年夏天来度假。我不知她具体是做什么工作的,但她非常有钱,有时会和帕索洛先生交谈古董的事情,所以才会和我们熟悉,那真是位博学的女士。”

    “嗯?”

    夏德挑了下眉毛,斯派洛侦探的记载上明明说,怀特小姐和布莱克小姐都是托贝斯克的居民。

    “那么你知道她的姐姐怀特小姐吗?”

    “是的,知道,但我只是知道这位小姐。在我刚来这里工作的一两年,怀特小姐会领着当时只有八九岁的布莱克小姐......”

    “等等!”

    夏德有些惊讶的打断了她的话:

    “你是说,布莱克小姐和怀特小姐不是同样的年龄?”

    斯派洛侦探的记载上明明说,两人是双胞胎姐妹。

    “是的。”

    女佣很诧异夏德的惊讶,蒂法则好奇的看向他。。

    “布莱克小姐比怀特小姐大十岁左右,也是位非常富裕而且知识渊博的女士,经常会在夏季来这里度假,不过那是许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怀特小姐过世的时候,是......”

    女佣微微皱眉,回忆着往事:

    “今年是1853年,是的,去年刚好是第十年,怀特小姐是1842年的秋天过世的,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年这栋房子刚好在安装全新的煤气灯。我和先生,是在第二年春天,向米德希尔堡写信问候怀特小姐时,才知道的这件事,先生当时还惋惜了好久......不过现在想起来,今年夏天见到的布莱克小姐,和当年的怀特小姐长相真的很像。不过布莱克小姐喜欢穿黑色的裙子,怀特小姐喜欢穿白色的裙子。”

    夏德更加惊讶了,斯派洛侦探没必要在这件事的记述上撒谎,所以斯派洛先生见到的那位“怀特小姐”到底是谁,此刻就有很大的疑问了:

    “向米德希尔堡写信问候......没想到斯派洛侦探留下的四项委托,居然真的只有米娅猫的是正常委托。”

    夏德想要了解更多有关布莱克小姐以及已经过世的怀特小姐的事情,但女佣微微摇头,她毕竟只是女佣,所以提供不出更多的信息。

    夏德缓缓点头,这时一旁的蒂法轻声问道:

    “怀特和布莱克是姓氏还是名字?我注意到, 你们一直在使用这两个称呼。”

    她也认为姐妹两人用不同的姓氏很奇怪, 所以以为这是名字。

    “是姓氏。”

    夏德说道, 回忆着委托书的内容:

    “需要寻找的那位失踪的布莱克小姐,全名是海伦·布莱克。”

    斯派洛侦探要找人,当然要知道全名, 但在那份委托书上,却没有提及委托人的名字, 甚至连签署的合约上, 也只有“怀特”这个姓氏的印章, 而没有名字。

    “不过,海伦?”

    这个名字很普通, 甚至可以说在目前的时代很常见,但夏德却心中忽然跳了一下。

    面前的两位女士都看到了他脸上惊诧的表情,夏德迟疑了一下:

    “请问, 那位十一年前过世的怀特小姐, 全名是什么?”

    “这个我知道, 我投递过给她的信件, 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全名是......”

    女佣皱着眉头回忆着, 夏德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不会是格蕾斯吧?格蕾斯·怀特。”

    “哦,是的,过了这么久, 我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个名字。”

    女佣立刻点头。

    夏德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蒂法,蒂法感到莫名其妙, 但没有询问他的想法。夏德又看向窗外的,看向薄雾朦胧的托贝斯克,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有些分不清现在的时代。

    “她”轻声在他耳边呢喃, 夏德不知怎么的,又想起了在死亡之门前,她的手臂搂抱住他的脖子的那一幕:

    “我是否失控,你不是最清楚吗?”

    夏德在心中反问。

    “这的确是她们的名字,而且她们也说过,为了表明和家族分离的决心,所以会舍弃原本的姓氏。我的委托人, 会是......她们吗?”

    “是的。”

    夏德点点头:

    “原本以为,第四把时间钥匙,总算不会将‘现在’与‘过去’串联起来, 没想到居然仍然出现了这种情况......但这怎么可能?她们怎么可能......神不是亲口说过,她们都死去了吗?”

    “所以每一把钥匙,都必定都会和现在有关联吗?”

    “是的。”

    夏德抿着嘴,惊疑的表情消失,笑意重新出现:

    “这样也好,酒会果然还有后续,她们的故事,我依然有机会去了解。真是不错,是的,很不错,我这个外乡人,不是一直在见证各种故事吗?而这个故事,要越来越有趣了。”

    钱货两清,在那位戴着眼镜的帕索洛先生的帮助下,夏德将那些古董转移到了外面等待着的马车上。但他没有立刻离开这条街,而是和蒂法一起沿着街道走向另一端,想要询问一下上次将布莱克小姐的信交给他的遛狗的老先生一些问题。

    “不过,刚才那位叫做琳娜的女佣,有部分话是在撒谎。”

    思考着的夏德忽然说道,蒂法并未与他肩并肩的行走,而是落后一个身位:

    “是的,我也看出她撒谎了,这太明显了。一旦我们提到遗嘱,她就会很紧张。恐怕,遗产的事情还有别的问题。”

    那辆马车跟在两人身后,因为目的地与帕索洛家只是隔了半条街的距离,因此夏德想要边走便思考:

    “不过也没关系,西米尔·帕索洛先生刚死了两天,而且尸体做过防腐处理,一会儿我可以通灵问问他。”

    蒂法脸上出现了笑意:

    “你要去挖开他的坟墓?”

    “哦,蒂法,难道你没有这种想法吗?”

    夏德看向一旁的黑发姑娘:

    “那只石俑就在墓地里,虽然我不愿意惊扰死者,但这是有必要的事情。而作为补偿,我们帮他处理遗嘱的问题,甚至可以监督遗产的合理分配。如果通灵能够成功,那么当面道歉也是可以的。”

    这是夏德的想法。

    “我一直以为你是标准意义上的骑士。”

    蒂法说道。

    “骑士?”

    夏德笑了一下:

    “我是侦探和骑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