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呢喃诗章 > 《呢喃诗章》正文 第五百四十二章 吞噬黑暗之人

《呢喃诗章》正文 第五百四十二章 吞噬黑暗之人

    时间仿佛在这间房间里停滞,夏德想要沉默着等待医生再次开口,但为了防止伊露娜和蒂法等的不耐烦,联手杀进诊所干掉医生,夏德还是开口了:

    “因为湖景庄园的一些意外,我那时就在猜测,你被恶魔附身。”

    这是指看到医生使用升华之语时,在医生背后出现的诡异身影。

    “是的。”

    “还记得我们在圣歌广场相遇的那次吗?”

    “你去兜售非法杂志的那一次?”

    “嗯......不要提这个,但就是那次。我遇到了你和瑟克赛斯高等医学院的阿兰·麦迪逊先生。他和我聊了一些我们小组过去的事情,提到了过去的组长、多年前的遗物失控事件,我是那时,才完全确定你和恶魔的事情......但我知道,你能够控制住那恶魔,所以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他其实和露维娅以及多萝茜都提到过恶魔的事情,但过去的事情是真的没提。

    “阿兰......经历那件事的人们大多都离开托贝斯克了。你也只可能,从他那里听说。”

    医生扶着窗台长长的叹息。

    “我相信你能够控制住恶魔,原本打算绝对不提到这件事。但因为一些原因,我在追踪人之脓,而它的轨迹最后来到了这里。医生,昨天下午你取消了我们的小组学习会,是因为你也前往了城南吧?”

    “是的。”

    声音失落而又低沉。

    “那么,你也看到费莲安娜小姐了?你也到了中央的米尔伍德森林?”

    “最后看到了费莲安娜小姐,这件事在本地黑市已经传开了,就连我这个亲历者都还是不敢相信。至于米尔伍德森林......那是哪里?”

    “你没有进入黑暗领域的核心?”

    夏德有些不敢相信。

    “说来不好意思,我迷路了。我能够感应到它,但里面的路太难走了。”

    虽然医生背对着夏德,但夏德还是认为自己能够相信这番话。医生是独自行动,而且没有教会的顶尖内应,他不可能像夏德一样提前知晓被遗忘的最核心区域。

    “那么,人之脓是被你吸引来的?”

    “不,是被我捕获来的。费莲安娜小姐出现并清扫整个黑暗领域后,我发现了人之脓本体仍然存活,因此立刻返回这里,设置了从恶魔知识中知晓的仪式,让它以为这里有最符合它要求的附身者,然后借机捉住了它。”

    这就能解释原本打算前往约德尔宫的人之脓,突兀转变方向的原因了。

    “你身上的恶魔,真的能够被你控制吗?你吞噬了人之脓,真的对你没有任何影响吗?”

    夏德又问道,窗边的施耐德医生转过身,蓝色的眼睛看向沙发上的他,缓缓点头:

    “至少我认为,我依然控制着这份可怕的力量。”

    “那个恶魔,它的名字是什么?是否有广为流传的名字?”

    “这个我不能说。”

    “这么多年,你就没想过要解决它吗?”

    “不,是我心甘情愿与它共生的。”

    “为什么?”

    “我要拯救谢尔夫·蒂姆先生和夏娜·阿雅小姐,这是在我之前小组的成员,是他们救了我。”

    “他们没死?”

    “死了,但他们的灵魂被掳走了,被一个比我身上的恶魔更加强大和邪恶,我甚至不能提到名字的存在掳走了。我要拯救他们,就必须借助这恶魔的力量,并看管住它。”

    左侧蓝色的眼睛中,猩红色的光芒一点点的亮起,这无疑是被恶魔附身的表现。

    但比起达克尼斯,施耐德医生一点也不癫狂,反而有种要在极度冷静中自毁的感觉:

    “吞噬恶人的灵魂,吞噬其他的恶魔,都能够让我变得更加强大。在多年前的那场事故中,一个邪恶、扭曲、恐怖甚至无法说出名字的东西被释放出来了,我被高尚者拯救,我身上的恶魔则受到了近乎消亡的伤害。在最后那一刻,我答应了它的要求,与它共生。它借助我疗伤,我获取它的力量并看守它。”

    这和夏德了解的情况差不多:

    “我的一位长......”

    想说“长辈”,但又感觉不是很合适:

    “我的一位朋友说过,珍爱生命,远离恶魔。这些第三纪元的邪灵,会用各种手段篡夺我们的灵魂,甚至直到最后一刻,我们才能意识到恶魔的阴谋。”

    达克尼斯就是最好的例子,他最终知道了阴谋,但还是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全部送给了恶魔。

    “而且奥古斯教士也和我说过,和恶魔共存,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教士毕竟是年长者,他一直是对的。我知道,我迟早会控制不住它。”

    医生正常的右侧蓝色眼睛,和眼球漆黑、只有中央有着猩红色光点的左侧眼睛,同时注视着夏德。

    “那为何不向学院寻求帮助?”

    “因为我需要它的力量,只有它,能够帮助我,夺回谢尔夫·蒂姆先生和夏娜·阿雅小姐的灵魂。侦探,你无法想像我的敌人是什么。”

    “邪神?”

    “不是神明,但同样可怕。”

    这个世界存在一些隐秘而诡异,流传在故事和传说中的极为可怕的邪物,就比如那个仅仅是尸体就足以形成“黑暗领域”的上古恶魔。

    夏德理解医生的意思,没有人能够帮助他,他只相信自己。

    “医生,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在吞噬黑暗,但总有一天,你会被这黑暗吞噬。”

    “我明白,但我继承了他们的愿望,也有责任解放他们的灵魂。我甘愿这样做,即使我自己也知道,我可能不会有好下场的。”

    两人对视,夏德并不畏惧医生眼中的光芒,毕竟他这幅样子他最近见多了。

    光线昏暗,背对窗外的医生,只有小半张脸被书桌上的煤气台灯照亮。他的表情很平静,像是早就想到有一天,会和别人进行这番谈话:

    “恶人的灵魂让我从罪孽中汲取力量,邪灵恶魔们的身体,让我具有更多的奇术。吞噬了人之脓,让我直接获取了两枚灵符文,仅仅是被消化的部分力量,就让我甚至可以在梦中植入思想,用负面情绪改变做梦者的想法,甚至,我能够感受到,通过消化对方,我还能获得更多的力量。”

    漆黑的脓液从医生怪异的眼睛中渗出,但只能覆盖他的半张脸。与达克尼斯人之脓形态的癫狂和狂暴相比,医生真的是冷静极了:

    “但这还不够,我十多年来吞噬了六只邪灵恶魔,人之脓最古老的一个。但这远远不够,我会一直在这条漆黑的道路上走下去,直至最后。”

    这番话语中具有的力量,让夏德有些喘不过来气。他从未想过,一直待人和善的施耐德医生,还背负着如此沉重的秘密:

    “你也要在黑暗中独行,直至被黑暗吞噬?”

    这是达克尼斯做过的事情。

    “不,我要做的,是吞噬黑暗。”

    医生微微低头:

    “我作为心理医生,去感知人们的秘密,去发现恶人,去秘密行动完成那些与恶魔有关的任务。这就是我这十多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夏德,你是第一个知晓这个秘密的人,在此之前,我从未和任何谈起这件事。我希望你能够继承我的愿望......”

    “什么愿望?”

    夏德有些不解。

    “一旦你发现我失控了,请立刻杀了我。”(恶魔语)

    “为什么是我?我们小组并不止我一个人。”

    他并不在乎被医生发现,他听得懂这种语言,而医生果然也没有询问,他眼中的猩红色光芒更加的强盛了:

    “我能够信任的人,就只有你们。奥古斯教士年龄太大了,虽然这么说有些不好听,但我不认为他能够比我活的时间长。”

    夏德并不反对。

    “安娜特虽然足够年轻也足够健康,但她总是神秘兮兮的。有时候,我甚至感觉,她背负着比我还要沉重的包袱,比我肩膀上还要沉重的愿望。”

    夏德居然依然无法反对。

    “至于露薏莎,在我们之中,她像是唯一的正常人。父母俱在,事业有成,原本的人生也不曾涉及什么惊天的秘密。我不想让身边唯一的正常人,牵扯进和恶魔有关的事情。”

    夏德还是无法反对。

    “至于你,侦探,我脑袋里有恶魔的知识,我知道你既然有,那么就说明,你是被第三纪的狩魔猎人选中的继承者。”

    这么看来,夏德的确是最合适的人。

    “你们总是认为我的运气很差,但我自己反而觉得我的运气很好。十多年前我没死,反而获得了普通环术士难以想象的力量;十多年来我没有失控,反而遇到你,而你又获得这枚印章来看管我。

    我从不抱怨自己的遭遇,因为我总是认为,命运一直在庇佑我。”

    夏德嘴唇动了一下,但没有将心中的想法说出口。

    他也站起身,来到了窗前。伸手推开两人面前的窗户,让室外潮湿的风涌入室内,眼睛恢复正常的医生转身,与夏德一起看向外面:

    “我会保守你的秘密,但你的愿望......我希望你能够自己实现。”

    外乡人低声说道。

    医生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那么这件事到此结束,我会和与我一起追踪人之脓的同伴说,人之脓已经消灭。”

    又想到被自己背着的箱子:

    “这样也好,我每周又能多些苹果、管钳、女式衣物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夏天的所有事情,都结束了。”

    “不,人之脓没有被消灭。”

    医生提醒道。

    “什么?它不是被你......”

    夏德有些惊讶。

    “你需要了解一个很可怕的常识,第三纪的邪灵恶魔们大多可以被杀死,但永远无法被消灭。人之脓是人性负面生成的毒疮中,流出的恶毒脓液。只要这个世界还有智慧生物,还有人性,它就永不灭亡。这次我吞了它,只是代表着这一代的人之脓消失了。它终有一天会再次出现,但那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而且它需要重新发展。”

    这是夏德不曾了解的知识,甚至连奥古斯教士都没有提到过,大概也只有掌握了恶魔力量的医生,才能知晓这样的秘密。

    从医生口中知晓了他的秘密,但夏德不打算将学院对医生的了解和担心说出来。医生的确随时有可能失控,夏德会保守医生的秘密,但同时也同意学院的看法,医生的确需要被紧密监视。

    面对夏末最后的阳光,两人都长长的叹气。第二位被选者的事情结束了,但新的事情再次出现,夏德很难说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

    “其实你也不必惧怕恶魔,任何力量本身,都只是力量。恶魔、黑暗甚至罪孽,当我们面对更加强大和难以战胜的对手时,这些都能够成为助力。”

    医生说道。

    夏德同意这个看法,他的“大罪锁链”也不是什么正常的力量。他甚至一度认为,这个得自欲望血肉的力量,比恶魔还要怪异。

    “掌控黑暗,让光与影一同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我将在黑暗中独行,直至来到这条道路的尽头,并坠入无底的深渊。因为我继承了愿望,我甘愿吞噬黑暗。”

    医生的声音微弱而又坚定,夏德感受得到对方坚强的心,也感受得到那种背负责任的意志。

    战胜黑暗靠的不是光,医生充分的展现了这一点。他化身黑暗的一部分,在光影交错中吞噬那庞大而无边的力量。

    只是,医生身上的恶魔居然连人之脓都能吞噬。夏德想不出来,对方到底有多么的强大:

    “吞噬恶人的灵魂,吞噬恶魔的力量,然后强大自己......医生的故事,似乎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微风吹拂面庞,听着雨声逐渐的变得微弱。似乎只是短短几分钟,这场忽然出现的小雨便停止。乌云散去,夏末的阳光洒向托贝斯克。

    心中逐渐放松下来的夏德,不知怎么的脸上出现了笑容。也许是因为达克尼斯的事情结束,也许是因为医生的坦诚。

    两只手放在窗台上,深吸一口气,呼吸着带有托贝斯克气味的城市空气。下方的街道上车水马龙,文明在此刻如同过去百年一样的向前推动,这里有光也有影。

    “那么事情就正式结束,我最近可是忙坏了。不过医生,你就不要问我和恶魔的关系,以及为什么要追踪人之脓了。就把这个,当作我帮你保守秘密的报酬。”

    他忽然说道,蓝眼睛的医生愣了一下,脸上也露出笑意:

    “没问题,但要注意安全,侦探。”

    夏德点点头,眺望远处,将城市的天际线尽收眼底。

    建筑外侧刚刚被雨水洗刷的金属管道反射太阳光芒,窗口一个个的小人演绎着蒸汽时代的都市生活,薄雾缭绕在城市上空,远处的黑烟徐徐上升,最终融入世界,或者说被世界吞噬。

    夏德和医生面对着阳光,背对着黑暗。光影在窗口交界,吞噬了黑暗的人们,此刻正注视着这个文明。

    外乡人对这幅场景很着迷,而伴随着微风,伴随着笑意,“她”的声音出现在了耳边:

    “其实你不必提什么贞洁的血。”

    夏德在心中发出小小的抱怨,摇摇头又笑着说道:

    “医生。”

    “怎么了?”

    施耐德医生转头看向他,窗口前的夏德悠然自得:

    “比起那个为了力量不择手段的伊凡·达克尼斯,你,才是真正的吞噬黑暗之人。我很高兴,见证了你们的故事,见证了这些黑暗的故事。”

    “不,我希望吞噬黑暗之人是你。一定要记住,在我失控时,戴上那枚戒指,亲手杀了我。戴着戒指的人,绝对不会被恶魔附身......还有,伊凡·达克尼斯是谁?”

    夏德笑着没有说话,而是伸手解开自己衬衫领口的纽扣,想要好好呼吸空气,现在任何人都别想打扰他的好心情。

    他不在乎什么吞噬黑暗,谁要阻拦他的十三神性升华之路,他就吞了谁。他也不在乎什么光明与阴影,因为他自己就在这光影交错的地方。

    想明白了这一点,又想到了露维娅,想到了米娅猫,想到了身边的所有人,他真的感觉自己也该有一段假期了。

    口袋里的在此时散发着微光,恍惚间,和夏德一起在窗口站立的医生,居然在年轻侦探的身后,看到了一件暗金色的旧袍一闪而过。

    但仔细观瞧,又分明什么都没有。

    “幻觉吧?”

    中年医生摇摇头。

    夏德耳边传来了温柔的声音,他感觉自己似乎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本卷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