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呢喃诗章 > 《呢喃诗章》正文 第五百一十一章 战备

《呢喃诗章》正文 第五百一十一章 战备

    “好的,我们分头行动。从魔女那里回家以后,我会立刻着手准备进入黑暗领域,施法材料、遗物和那只封印恶魔的盒子。一旦有任何不利的消息,我们就出发。露维娅,你从黑市回来以后,除了准备封印恶魔的仪式以外,不要忘记去通知一下我们的另一位朋友,即使找不到她,也要想办法给她留下信息。”

    伊露娜这几天被临时编入了太阳教会的特别行动小队,因此她不会在安保公司。

    “好的,侦探。一切小心......我们准备了这么久,现在真的是时候了。”

    露维娅伸手抱住了夏德。

    “是的,是时候了。”

    夏德面色严肃的搂住紫眼睛的姑娘。

    冷水港大事件结束后,他一直等待着达克尼斯的到来。他们早就知道,一旦达克尼斯现身,那么必定就是决战。但真到了这个时刻,却又感觉有些不真实。

    但不管怎样,既然决定要见证十三位被选者,那么这件事就无法逃避。

    夏德和露维娅在圣歌广场分开,夏德乘上马车甚至没有回家,直接去往了城南的嘉琳娜小姐的庄园。

    只是非常不凑巧,嘉琳娜小姐和蒂法居然都不在庄园里。夏德从庄园的女管家那里得知,女公爵陪同戴安娜王后,去马场散心去了。

    这就有些打乱了夏德的安排,夏德原本还想着这一趟能够将带回去,让自己能够使用最后最后一次1784年的钥匙,用三张罗德牌完成赌局,获取灵符文。

    但她们不在,夏德也不能在这里等待太久,毕竟露维娅随时有可能去圣德兰广场找他。

    于是便留下一封信,在信中详细的说明了达克尼斯的事情,并希望女公爵在处理这件事的同时,尽快派人将送往圣德兰广场。

    让女管家亲自将这封信送到皇家马场,夏德则是乘坐马车返回城里,直奔家中。

    他开门上楼的声音非常匆忙,以至于在家里的米娅被吓了一跳,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夏德收拾可能用到的物品的同时,橘猫一直跟在夏德的脚后面,像是担心夏德拿着行李离家出走,但不带着它。

    某些场合一击必杀的、随时可能送来的诗稿纸页,最后一枚、干扰占卜的、疗伤用的,针对恶魔的、可以当做一条命来用的,这些全部带在身上。

    因为携带不方便因此留在家中,但作为关键物品则必须带上。

    只是这只盒子同样携带不方便,所以夏德用家中的针线、布料和剪刀,做了一只很丑的双肩背的布袋。

    将沉甸甸的金属盒子放进布袋里面,夏德尝试着背着跳跃了几下,确认很结实以后,才将它放到了茶几上。打开盒盖,又想着是否应该将部分战斗时用不到的遗物放进盒子里,而不是放在身上,防止因为而失控。

    “安全第一,还是都放在身上吧。”

    他想了想,将和都戴在右手,心灵结晶指环戴在左手。虽然夏德完全不想变成女人,但真到了必要的时候,生命还是比原则重要的。

    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手,夏德又摘下了那枚鹅卵石戒指:

    “正与反的转变,是新的人生的开始。”

    他快速念了一遍咒文,防止自己到了要用的时候忘记,然后才又将戒指戴在手上。

    与此同时,一直把当作玩具的米娅猫,蹲在沙发上虎视眈眈的看着夏德。见夏德小声念叨着物品清单,没有把戒指还给它或者陪着它玩的打算,小巧的橘猫又喵~了一声,甩了一下尾巴,看向爪子前被夏德放在茶几上轻点的遗物。

    “还有,这个可不能忘了。”

    从沙发上起身,从书房锁着的抽屉里,将避光保存的药剂拿出来。这管药剂旁边是油料一样粘稠的眼药,眼科医生将珍贵的红色药水配置成的药剂。虽然不像红药水一样可以让眼睛类奇术进化,但有着增强视力的效果,于是夏德将这个也拿了出来。

    站在客厅里想了想:

    “帮我想一想,还有需要准备的吗?”

    她在耳边轻声呢喃,夏德立刻拍了一下脑门:

    “哦,是的,这个可不能忘记。就算嘉琳娜小姐那边来不及送来,但最后一次机会依然可以为我提供20分钟的安全时间和休息时间。更不用说,一旦我赢了赌局,说不定还能获得短暂和那位赌神对话的机会......没有提前用钥匙,真是正确的选择。”

    一边夸奖自己,他又拿来放进口袋。这才松了口气,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的遗物。

    此刻,外乡人也不知道,到底是应该紧张还是应该兴奋。

    从嘉琳娜小姐的庄园回到家里是周四下午的三点多,而收拾完冒险可能用到的物品以后,就已经快要五点了。

    夏德不想因为吃饭而错过露维娅的消息,因此晚饭只是在家里吃了些面包。这一度让依然吃到鱼肝油拌猫粮的米娅,以为夏德是没有食物了。

    于是,这只猫非常罕见的没有将夏德给它的食物全部吃完,而是剩了一些,然后站在餐桌上,用小脑袋拱着自己的小碗来到夏德面前。

    夏德本来还有些焦虑,但看到小米娅的样子,心情居然莫名的就放松了下来:

    “准备了这么久,不会有事的。”

    他没有换居家的衣服,就穿着方便外出的衣服,在沙发上拿着费莲安娜小姐的笔记本,翻看到了这天晚上。

    露维娅在这个周四夜晚的十点多才终于敲响了楼下的门,看她的样子,一整个下午和晚上也没有清闲下来:

    “好消息是,达克尼斯和泣血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进入。坏消息是,教会找不到他们的踪迹。如果一位十三环术士想要躲藏,谁也别想轻易找到他。”

    紫眼睛的姑娘有些疲惫的坐在沙发上:

    “教会已经得到我们的消息了,但我没能见到伊露娜,她直接随着教会的队伍直接去了城南。我想教会是计划着,如果事情不对劲,就让那位太阳大剑带领伊露娜进入黑暗领域,迎战达克尼斯和赫尔蒙斯。”

    “这样也不错,但我们不能只是坐着伊露娜的消息。”

    “是的,预言家协会也有部分占卜者被调派前往了城南。我一会儿就回协会,从协会的渠道搜集情报,如果确认达克尼斯进入了,我会立刻来找你。夏德,今晚不要睡得太死,我随时有可能敲响你家的门。”

    夏德点点头,看着自己放在桌面上的遗物:

    “露维娅,你也注意休息,不要太......”

    “这种时候,我怎么能休息!”

    她的声音一下变得很大,把猫夏德直往夏德的怀里钻。

    紫眼睛的姑娘立刻露出了后悔的表情:

    “抱歉。”

    这副样子,和她得知夏德在冷水港确认被选者是谁后,那副近乎失控的场面很类似。

    “露维娅,冷静。”

    夏德依旧保持沉稳,伸手拉住露维娅的左手:

    “我不知道为什么,一涉及被选者你就情绪激动。但现在的局势,我们是占优的,没必要着急。”

    “抱歉,我失态了。”

    她抬起右手捂住自己额头:

    “我只是......一想到达克尼斯有可能完成仪式,然后逃离托贝斯克,我就......感觉......我也说不出......是就有一种世界就要走向毁灭的感觉。抱歉,夏德,真的抱歉。”

    她低着头不再言语,夏德握着她的手,看向窗外的星空:

    “不管怎样,我一直都在这里。”

    他近乎低语着说道。

    露维娅很快就离开了,夏德则整夜都没有去床上入睡,而是穿着衣服披着毯子,在沙发上休憩,随时准备出发。虽说他只有二环,但强大的身体素质还能勉强支撑他这样做。

    但如果连续几天都这样,夏德肯定也是撑不住的。

    不过夏德睡在哪里对小米娅来说没区别,它趴在沙发背上睡了一夜。周五早上醒来以后,还迷迷糊糊的叫了几声,像是无法理解自己怎么在客厅里,而且还看不到夏德。但等猫完全清醒了,低头看到沙发上的夏德,立刻兴致很高的,让夏德准备早餐。

    “早上好,米娅。”

    夏德打着哈欠掀开毯子从沙发上爬起来,伸懒腰的时候,似乎全身的骨头都在响。这响声不是错觉,因为橘猫也听到了,并非常好奇的看着夏德。

    吃过了早餐,夏德又回到客厅等待。此时不管是嘉琳娜小姐让捧着的仆人前来,还是露维娅再次登门,都能给夏德惊喜。

    但从这天早晨一直到这天傍晚,都无人拜访。直到傍晚夏德带着米娅去外面吃饭回来,才终于在自家门口看到了等待着的姑娘。

    但不是露维娅,而是多萝茜。

    金发碧眼的女作家站在夏德家的门口,沐浴着夏末的夕阳。忽的转头对驮着猫的外乡人莞尔一笑,夏德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多萝茜这次拜访,是先从夏德这里借阅斯派洛侦探的侦探记录,她想摘抄一些不泄露隐私的部分,邮寄给自己的作家朋友分享。

    夏德对此当然没意见,只是当多萝茜随夏德来到二楼,看到满桌的遗物和施法材料时,十分诧异的停下了脚步:

    “你最近要忙的事情,终于要结束了吗?”

    “是的。”

    夏德点点头,看他一副不想多谈的样子,多萝茜抿了下嘴:

    “如果需要帮助,蕾茜雅大概能够在市区内拉出一百多人的蒸汽化步兵连。”

    “不不,我自己就能解决。”

    夏德微微摇头,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把多萝茜和蕾茜雅,牵扯到和恶魔有关的可怕事情中。

    “真的不需要我的帮助?”

    “不需要,我并不是去做危险的事情。”

    “那好,这个你拿着。”

    她将那片,从脖子上挂着的银饰夹缝中取出来:

    “过几天把它再借给我,来证明你没有做危险的事情。”

    “好的。”

    夏德笑着点点头,完成手中的钥匙就还能有两片叶子,所以他很自信不会识破。

    “另外,这是蕾茜雅帮忙找的古文本,本来想着明天周六开会时再给你的。”

    她又将一卷羊皮纸塞给夏德:

    “你的灵符文关联不到奇术,我总是觉得有些不好,所以你拿着这个,说不定什么时候能够帮到你。”

    夏德看了看手中的东西:

    “我......我......”

    “我等着你在冒险过后,把你的故事说给我听。”

    她笑着说道:

    “夏德,你可一定,一定要说给我听。”

    这次夏德对于说谎的愧疚感更加强烈了。

    米娅钻进了,见这次夏德没有把它揪出来,又好奇的看向夕阳下对视着的两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