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呢喃诗章 > 《呢喃诗章》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死前的恐惧

《呢喃诗章》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死前的恐惧

    夏德把玩着手中丑陋的小木雕,教士则忽然停下脚步示意夏德看向旁边:

    “我们到了。”

    汉格顿花园街12号是弗里曼一家人原本的住所,现在一家人搬离了这里,而拜访她们的教士,靠着极强的人格魅力,居然借到了这间还没有找到买主的房子的钥匙。

    一家人看起来是匆忙离开的,搬家时的垃圾还散落在因为无人照管而野草疯长的花园中。但他们也没有搬走太久,因此这里看上去也只是稍微凌乱一些而已。

    教士拿着一串钥匙,打开了缠绕在栅栏上的铁锁。沿着小径走了十几步就到了房门前,这期间夏德与奥古斯教士都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异样。

    “从目前得到的信息来看,除了弗里曼先生以外,家里的其他人都没有遭遇意外。弗里曼先生的死也是经历了一个很漫长的周期,所以我认为这里的危险不会特别大。”

    教士拿着钥匙对正在打量花园的夏德说道:

    “但也不要放松警惕,不管是恶灵还是遗物,都有直接杀死我们的能力,所以一会儿一定要谨慎。”

    “我明白,教士。”

    老人点点头,低头闭眼小声的向祈祷了一句,然后握住胸口挂着的圣徽,确认这件拥有驱魔能力的神术物品没问题,随后才用钥匙串中最大的那一枚,打开了房子的大门。

    进门以后没有嗅到什么奇怪的气味,但因为房子封闭了一段时间,因此骤然打开门以后,阳光下能够看到空气中漂浮的细小灰尘。

    夏德顺手将门关上,然后伸手摸向墙壁,打开了门厅的煤气灯。

    奥古斯教士这时举着自己的圣徽,速度均匀的对着周围转动,口中念念有词。于是夏德也用奇术以及查探周围的情况,前者只是让他听到了邻居路过外面街道时的说话声,后者则看不到太过明显的血迹。

    “大概不是恶灵,但肯定有什么邪恶的东西在这里。”

    老教士紧皱起眉头:

    “如果真的是遗物,那么我们可能就有麻烦了。这样,我先带你去看看弗里曼先生死亡的地方,他从阁楼的活板门摔下来以后,沿着连接三楼和二楼的楼梯向下滚,然后不幸摔断了脖子。”

    即使现在是白天,这里看起来很安全,两人也没有分开行动、各自搜查的意思,这种危险的地方还是走在一起最安全。

    房子里面几乎都被搬空了,散落在地板上的些许杂物,以及墙壁上常年放置画框的灰尘痕迹,才能看出这里原本是一个温馨的家。

    上楼的过程没有遭遇什么麻烦,在二楼向上的楼梯转角,夏德的眼睛终于看到了清晰的血红色光亮。地面的血迹成片分布,应该是弗里曼先生倒地不动时被撞破的地方流出来的血。

    老教士蹲下来,身后的命环显露一角,在灵符文放射灵光后,教士用微微散发着灰色光芒的手触摸地板,夏德则维持着咒术的使用,抬头向上看。

    非常奇怪的是,清晰的血迹不仅残留在楼梯转角的平台上,在楼梯上也存在,而且是从更高处一路蔓延下来的。虽然量不算多,但也说明,弗里曼先生滚下楼梯之前就已经受伤了。

    “从阁楼摔到三楼时受的伤,还是在阁楼就受伤了?”

    夏德心中揣测着,奥古斯教士这时也站起身:

    “我感受到了灵魂的恐惧,他在死前经受过极大的恐惧。不是畏惧死亡,和那种感觉截然不同。”

    “弗里曼先生的尸体是怎么处理的?”

    夏德问了一句,如果有尸体,他其实是可以直接用的。

    “按照家人的意愿,火葬以后埋在托贝斯克的公共墓园了。”

    教士说道,和夏德一起向上看。其实就算不是火葬,按照现在的天气,恐怕尸体也不足以支持夏德的通灵。

    “我们继续向上走,我看到了一些血迹。”

    夏德提议道。

    于是来到三楼,血迹果然是从通往阁楼的活板门延伸下来的。夏德从窗边找到了启动活板门的小机关,在墙体内部的齿轮转动声中,天花板出现了正方形的洞口,一把铁架梯子被放了下来。

    两人依然感受不到任何要素的痕迹,于是夏德走在前面,教士跟在后面,一起爬进阁楼。

    阁楼也被搬空了,只在墙边留下了一些纸箱。血迹是从阁楼右侧出现的,但现在这里被收拾的太干净,看到了血迹也没用。

    “其实我曾经怀疑过。”

    夏德蹲下身查看那些纸箱的时候,奥古斯教士忽然提了一句:

    “我曾经怀疑,这一切其实都是那位弗里曼太太在搞鬼。她在家中弄出些动静恐吓弗里曼先生,然后又用药物,让弗里曼先生的精神受到影响。最后避开所有人,在阁楼将弗里曼先生推下去,制造了意外死亡的假象。”

    这种猜测就有些太可怕了,倒像是宫廷政治小说的桥段,夏德有些意外的转头看向教士:

    “您有什么证据吗?”

    “没有,只是按照人心最黑暗的一面去猜测......你就当做我提出了一种可能性吧。”

    但这种可能性的确存在,因为他们真的没有在房子里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阁楼墙角的箱子里,是死去的弗里曼先生生前的画作。艺术家也不可能每一幅画都能卖出去,更不用说练习用的画稿对于小画家来说根本不值钱。

    箱子里的画稿算是弗里曼先生的遗物,只是不知道为何没有被弗里曼太太带走。

    画本身是普通物品,每幅画的背面都写着具体的绘画时间。其中最早的那一副是半年前的作品,最近的则是最近一两周才被完成,也就是弗里曼先生声称家里有问题的那段时间。

    在这个世界,艺术家这个职业的危险程度虽然比不上民俗学家,但比起愚昧的普通人也更大一些。精神的问题会大大影响画家的创作风格,弗里曼先生原本倾向于用浓烈的色彩,来描绘阳光下的景物,但最近一段时间的三张油画,却几乎全部是冷色调绘图,而且画面中有一些奇怪的东西。

    “教士,你看这个。”

    夏德指向其中一幅,这是弗里曼先生死前一周的作品。画面是弗里曼家的花园,以仰视的角度绘画自家房子。他几乎将自己的房子画成了鬼屋,而在二楼窗口,分明站着一个非常模糊的人。

    “这是他看到的奇怪的东西,还是凑巧在窗口的家人?”

    教士也非常不解。

    而在弗里曼先生死前另一张画作中,他将自己家的客厅画了下来。那时的画面中就已经出现木雕用具了,旁边还有奥古斯教士赠送给他的神父小木雕,看起来弗里曼先生是想要参照着进行雕刻。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对木雕着迷?”

    弗里曼先生死前两周的油画里,则画着堆放在墙角的一些木箱。这个时期他的精神问题还不严重,使用的色彩和构图方法也相对正常。

    夏德看着这第三幅油画,问向奥古斯教士:

    “教士,你看这些箱子,是不是王国邮局运货用的木箱?”

    还没人给夏德寄过信件以外的东西,所以夏德对此了解不多。但奥古斯教士是认识的:

    “没错,是邮局运货的箱子。你瞧,他甚至将用来防止木箱在运输途中散架的金属固定角画出来了,这种黑色的固定角,代表这些是贵重物品。上面的红色标签,代表这是从卡森里克运来的。”

    “弗里曼先生最近两周,是不是接触过什么奇怪的东西?”

    夏德提出了一种猜想,然后指指油画上的内容:

    “比如这些从远方寄来的东西。”

    奥古斯教士皱着眉头点点头:

    “有这种可能,一会儿我去还钥匙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问一下。不过,这栋房子到底有没有其他问题,还是要仔细搜查一遍的。”

    就这样,时间来到了上午十一点,外面依然是雾蒙蒙的样子。夏德和奥古斯教士结束了对花园的最后搜查,离开了花园锁上了栅栏,打算乘车将钥匙还给弗里曼太太。

    整栋房子毫无异样,夏德几乎用手摸遍了每一寸的墙壁,但始终感受不到要素和灵的痕迹。甚至教士还提议查找了花园的角落,防止有什么东西被埋进了土地里,但事实上是他们多想了。

    浪费了两个小时却一无所获,让两人都有些沮丧。但毕竟是为了15个学分而出来碰运气,没有收获也是提前预料到的事情。

    于是他们先结伴在附近街区的餐馆吃了午餐,一起谈论画家死亡事故的真相,并开玩笑可以给多萝茜提供灵感。吃完了饭,两人才乘坐马车前往了弗里曼太太和孩子们暂时租住的公寓。

    公寓同样在托贝斯克东区,步行二十分钟就能来到目的地。这是城里的普通街道,沿街既有商店,也有用来出租的公寓。周四的中午,人来人往的样子非常热闹,而这里距离施耐德医生的心理诊所,仅仅相隔了三条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