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呢喃诗章 > 《呢喃诗章》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 夏德的礼物

《呢喃诗章》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 夏德的礼物

    离开了海盗船以后,夏德除了仍然有饥饿感以外,身体和精神在几十分钟内便全部恢复了正常。但普林赛斯小姐就算有第四个愿望以及迷锁结束时的治愈,也没有那么快的恢复过来,再加上在水中不间断的游了这么长的时间,这位五环的女术士虽然看起来坚强,但实际上也快撑不住了。

    小船上的人们及时发现了漂浮的木板和游过来的两人,双方快速汇合。

    船上女仆伸出手想要将普林赛斯小姐拉上去,但女术士已经有些脱力,夏德只能在水中先将她托上去,随后自己才爬上了船。

    立刻有人给他递上了干毛巾和毯子,同时随着沉闷的响声,位于船尾的小型蒸汽机开始运作。随着船夫为其增添更多的小型压缩木炭,燃起的火光让周围的空气都在升温。阵阵黑烟融入黑夜,船只在海面动了起来,依靠着小型蒸汽机作为动力,带着一行人快速远离。

    用于小型船只的蒸汽机,也是这个世界蒸汽工业发展出的奇特产物。这种需要昂贵的压缩木炭的黄铜机械,因为高昂的造价和复杂的维护方式,现在还没有广泛推广。夏德也只是在报纸上看到过相关的新闻,没想到居然能够在这里见到这东西。

    这种蒸汽机的造价,仅仅是一台恐怕就能有好几百只小米娅。

    想到这里,夏德万分的怀念起自己的猫,怀念家中暖和的四柱床和被窝。

    除了夏德和普林赛斯小姐以外,船上还有四个人。其中两人是女仆的打扮,较年长的大概三十岁,年轻些的则和普林赛斯小姐差不多大。另外两个,一个是正在忙着操纵船只的老船夫,另一个则是表情坚毅,一看就是军队出身的中年男人。他的手中握着枪看向远处包围了游船的军舰,因为距离过远,那些船即使亮着灯,在黑夜中也并不清晰。

    “殿下,殿下~”

    普林赛斯小姐被年长些的女仆扶住,毯子裹在她的身上,年轻的女仆正在试图给她喂水。

    “她受伤了,我来。”

    夏德擦了擦头发然后挪了过去,女仆们不知道是否应该相信他,但普林赛斯小姐有些发白的嘴唇动了动,吐出嘴里的叶子,然后低声说道:

    “让夏德过来。”

    接过了水杯,夏德轻轻一点,让银色的灵光浮现,然后自己喝掉了一小半。

    他实在是饿坏了,虽然离开了海盗船以后,饥饿感大幅下降,所以刚才没有喝海水,但现在不吃点什么,总是感觉心里和身体都不舒服。

    两位女仆有些怪罪的看向“大胆”的夏德,夏德没在意她们,普林赛斯小姐的身体没有受太多伤,而且嘴里一直含着,她只是精神受创严重,所以不需要饱涨之食。

    “你先不要说话。”

    夏德小声的叮嘱道,轻声念诵咒文后,手掌上出现了一层银月的光芒,这是,专门在夜晚治疗精神伤害。

    小心的将自己的手贴在普林赛斯小姐的额头,在船上其他人稍显敬畏的眼神中,红发的姑娘,终于抑制不住睡意的睡了过去。

    她和夏德不同,在底层船舱待了那么久,即使只是站着不动,精神也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再加上吃掉的那些欲望的食物,能够撑到现在已经说明她的精神力也极强。此刻依偎着夏德,在身体和精神的创伤被逐一抹去以后,她终于控制不住的睡了过去。

    而等到普林赛斯小姐再次醒来,远处已经可以看到冷水港市的码头了,熟悉的文明的火光,让刚刚经历了冒险的公主,心中压抑的感觉散去不少。

    她身上盖着毯子,睁开眼看到的是头顶浩瀚的璀璨星河。感受到了海风,感受到了摇晃的船只,听到了海浪声,随后察觉到自己正靠在谁的怀里,然后察觉到很柔软。起身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女仆。

    小船已经进入了海港的区域,船夫高举着煤油灯摇晃,得到信号的检查船立刻避开。但四下张望,船上已经没有了夏德的身影,她将毯子裹在身上,抬手示意女仆们不必担心。睡了一觉以后,她感觉自己好多了。

    “夏德去哪里了?”

    面色严肃,语气也有些冰冷,并不是生气夏德的离开,而是她惯常在仆人面前就是这样。

    站起身,看向夜色中的冷水港市。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海港依然被煤气灯照亮,船只和建筑的阴影,也无法遮蔽文明的火光,星海下的冷水港市此刻无比的震撼。

    “殿下,那位先生五分钟前跳海离开了,他说从那边下船,距离他回去的方向更近一些,他还说,后天周三会来找你。”

    年长些的女仆小声的说道。

    海风吹动年轻姑娘的头发,通过魔药染成金色的长发,已经完全恢复成了王室特有的红色。

    口红的颜色早已在水中褪去,略显苍白的嘴唇动了一下,碧绿色的眼睛看向海港:

    “他还说什么了?”

    船夫低着头,和中年男人一起操纵船只,两位女仆对视一下,最后是年长的女仆低着头说道:

    “他说,让殿下帮忙把霍格伦茨大道的金玫瑰旅店约翰·华生名下的房间续费,周三早晨在旅店门口汇合。他让您派人,将关于仪式海送还和邪神的事情告知教会,并尽量隐匿行动......他明天要去参加圣祷节活动,所以没空过来。”

    深吸一口气,公主殿下忍不住的摇摇头:

    “还真是符合他的性格,夏德......”

    看得出来年长的女仆在犹豫,但还是把最后一句话说出了口:

    “那位先生说,他知道您是谁了。还有,他今天过得很愉快,给您留了一件礼物......”

    公主略显惊讶的转身看向她:

    “礼物?他穿的那件衣服都是我给他的,他能有什么礼物?”

    船上的两个男人,万分希望自己此刻没在这里。

    女仆低着头,小心的从裙子前面的口袋里取出一只小盒子,小声的说道:

    “那位先生说,他在纪念品商店(注),给朋友买了贝壳手链,给您买了这个。本来想在导游任务结束后送给您的,算是纪念两个陌生人在陌生城市的相遇。您说过您喜欢这个,......”

    女仆有些不敢看公主的表情,而蕾茜雅·卡文迪许则接过那只盒子,啪嗒一下打开后,看到里面是美人鱼造型的红宝石耳坠。

    “他......”

    拿过那只耳坠,想到了午间的巷子中充满激动的相遇,想到了酒馆中的赌牌,想到了码头路边的闲聊,想到了海边灯塔的夕阳,想到了吹拂着海风的故事,想到了夜色下甲板上的舞蹈,想到了在阴冷船舱中的对视,想到了......

    红色的长发被风吹得在微微摇摆,眼睛微微眯起,白皙的脸上浮现酒窝,嘴角翘起。

    她紧握住耳坠,站在小船上看向不远处的冷水港。身上披着毯子,还没有干透的裙子贴在身上虽然很不舒服,但蕾茜雅·卡文迪许,扎拉斯文学院的女术士,帝国的三皇女,托贝斯克的红玫瑰,罗思尔永远的守护者,此刻的心情非常不错:

    “多萝茜,至少这一次,我承认你的眼光可真不错。不过,刚才我睡过去的时候,没让你暂时过来代替我,你应该不会生气吧。”

    船只安静的行驶进了灯火通明的冷水港,虽然遇到了危险,但对公主殿下来说,这的确是值得纪念一生的“冷水港假日”。

    特别是,这个她亲身经历的颇具罗曼蒂克色彩的故事,不是她厌恶的悲剧(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