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呢喃诗章 > 《呢喃诗章》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圣祷节纪念币

《呢喃诗章》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圣祷节纪念币

    “早就听拉特提到过你,汉密尔顿先生,早晨好。”

    清晨的薄雾里,站在黎明教堂前交谈的三人彼此问候。

    欧文主教虽然看上去年老,但说话很有精神。他上下打量着夏德,又和奥古斯教士感叹现在的年轻人,就是比他们那个年代要有精神。

    欧文主教相当健谈,很轻易的就将夏德引入了他们刚才谈到的圣祷节活动的问题。

    每年的圣祷节都是黎明教会最繁忙的时间,而每年却都必须弄出些新意来。正神教会可不是不懂得与时俱进的迂腐组织,比如今年,教堂就计划着除了在每年传统的宗教活动、教堂参观、教堂侧厅宗教故事展演、黎明广场大范围的布道讲经以外,制作一些简单的宣传物分发给异教徒,扩散圣祷节和黎明教会的影响。

    “教堂最终选择了什么宣传物?”

    夏德对此很好奇,问向两人老人。

    “影响范围最广,而且拿到后绝对不会丢掉,还会分外珍惜的东西。”

    奥古斯教士说道,然后靠近墙边的欧文主教笑着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夏德:

    “汉密尔顿先生,那么你就以你的角度来说说,这个怎么样。”

    夏德伸头去看,然后在主教苍老的手掌中,看到了一枚银币。

    “银币?”

    将硬币捻起来,向上的那一面是“1053”的数字以及“圣祷节”的字样,背后的那一面则是黎明先生的圣徽。轻轻踮了两下,很确定不是纯银。

    身旁的教堂中走出一位老绅士向欧文主教打招呼,还好奇的看向夏德,从欧文主教的回应来看,这位老绅士有着子爵的爵位。

    奥古斯教士则向夏德介绍到:

    “不是纯银的,硬币中心部分掺了些合金,只是纪念币。按照市价来说,大概能够兑换4先令7便士左右。但成本并不算特别高,我们与的教会合作,用了他们低价卖给我们的特殊金属,这抵扣了一部分成本,那些合金是边角料,原本是德拉瑞昂王国委托用来......咳咳,这个不能说。”

    奥古斯教士语气有些自得的意味:

    “我们准备了20000枚,等到圣祷节当天,在黎明广场附近与宣传纸页一起分发。这不算是违反了德拉瑞昂的铸币政策,只能算是纪念性的小硬币。侦探,这个主意怎么样?”

    “这个主意相当不错。”

    外乡人对这个主意表示赞扬,然后从硬币的侧面一周,看到了密密麻麻的花体字母,连起来的含义是:

    这句话在正神的信徒的祈祷语中,通常作为开始句或者结束语。

    这种相当于直接发钱的行为,简直是最厉害的宣传手段。两万枚硬币,成本也不会超过八千镑,这对于财大气粗的正神教会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他原本还想着自己说不定能够提出些好主意,来帮助一下奥古斯教士,但什么主意也比不上直接发钱。特别是,王国不打算追究铸币权的事情。

    “不过,这件事还是要做好前期的宣传工作,尽可能的让人们知道当天会做什么。而且,还要准备好,一旦来的人太多,两万枚硬币分发完,后来的人们有意见,要如何应对。要我说,不如分时段发放,比如早晨五千,上午十点五千,下午三点五千,傍晚六点五千。保证每个时段的人们,都有机会。”

    夏德一边观察着硬币的细节一边随口说道,奥古斯教士很意外的看了他一眼:

    “这倒是很有道理,我们其实原本准备着,一旦来的人数超过预期,就直接发一先令的硬币。”

    教会比夏德想的还要有钱。

    “但人们要意识到,神的恩泽也不是无限的。慷慨的给予,无法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而有条件的恩赐,才能让人们明白神的严格和慈爱。”

    夏德总结道,这一套“限量版送礼”的想法他在故乡见过很多。

    这下连欧文主教都有些意外的看向夏德,他挥手送别了子爵,很满意夏德的主意和看法,于是笑呵呵的问道:

    “汉密尔顿先生,像你这样有想法的年轻人可不多见。说起来,你研究过神学吗?”

    主教考教道。

    “没有,我的文化程度很低。”

    说完,冲着奥古斯教士使了个眼色,想让对方将这个话题糊弄过去。他又不是原本的夏德,这种问题不管怎么说,都有可能导致问题。

    “汉密尔顿侦探的出身不是很好,但我一直认为,低微的出身才能体现一个人努力的价值。”

    奥古斯教士试图偏移话题,见主教还想问夏德问题,便率先向夏德发问:

    “不过,汉密尔顿侦探,的确是个很有想法的年轻人,不仅是刚才的那些话,他还经常提出一些有趣的问题。即使没有研究神学,他依然乐于思索人生和世界,哦,可怜的年轻人,如果他有钱去读高等学院,说不定能够成为大学的学生。”

    “汉密尔顿先生,你曾思索过怎样的问题?”

    欧文主教对夏德的印象不错,此时反而被奥古斯教士的话勾起了好奇心,于是又笑着问向夏德。

    奥古斯教士还想打圆场,但夏德想了想,对教士微微摇头。并非所有问题都要回避,他倒是很有兴趣,和真正存在神的世界的神学家谈论问题,

    于是做出思索的模样,然后小幅度仰头像是看向天空:

    “站在这个世界,总会有很多想法的。比如,我曾思索,我们的世界是否有名字。”

    “哦?这个问题真是有趣,为什么会这样想?”

    欧文主教眉头微皱,探究的问道。

    此时三人依然站在教堂门口,教堂气派的大门就在他们身边。晨雾让这个清晨显得有些阴暗,不断有人从他们三人身边经过,但因为夏德的问题,三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接下来的话语中:

    “欧文主教,奥古斯教士,你们瞧,既然城市有名字,国家有名字,甚至相对于新大陆,我们这里被称为旧大陆。那么,这个世界是否有名字?”

    夏德所说的名字不是指“物质世界”这种称呼,而是更广阔范围的世界的名字。

    “据我所知,我们的世界没有名字,通常都直接称为世界......”

    老主教点着头说道,一旁的奥古斯教士也附和道:

    “不管是宗教典籍或者神话故事,都没有为这个世界取名字。真是有趣,侦探,这个问题的用意是什么?”

    夏德斟酌着话语,尽量让自己的想法表达清楚一些。这些事情,他在来到这里以后,已经想过很多次了:

    “你们瞧,只有当人们认识到存在两座城市,才会给自己的城市取名字;五十年前的地理大发现,发现了新大陆,才会将现在的大陆称为旧大陆。所以,这个世界是否有‘艾泽拉斯’‘艾欧尼亚’之类的名字,也关乎到,人们是否认知到存在另外的世界......如果世界没有名字,那么就意味着,至少在神与人目前的认知中,世界是唯一的。”

    他希望自己能够表达清楚想要表达的含义,但说到这里心里也相当遗憾。了解到这个正处于蒸汽时代浪潮中的世界没有名字,也就意味着,想从这个世界的世界观中,找到回家的方向,恐怕非常困难。

    “这......真是有趣,很少有人能够从这么高的位置去思索人与神与世界的关系。”

    欧文主教好半天才说道,老人看夏德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对外来者来说,思索这个问题很平常,但对这个世界本身的人来说,这是一种几乎跳出世界的思维;

    “奇妙的思路,很有神学意味的思辨!”

    欧文主教犹豫了一下,见奥古斯教士仍然在思索,便和气的问道:

    “汉密尔顿先生,也许你真的可以研究神学......说起来,你信仰哪一位神明?”

    “信仰?我......”

    他对这个问题感到惊讶,忙在心中问道:

    “我信仰什么?”

    外乡人以前没考虑过这种事情,而此时说自己是无信者,肯定是不行的。在正神教会五个选项中,黎明先生首先排除,这种谎言会被眼前的主教轻易戳破,而在剩下的四个选项中,似乎每一个都可以。

    他向奥古斯教士使眼色,但后者看起来也没什么办法。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我其实应该算是的浅信徒,我很喜欢创造教会近些年来在蒸汽机械上的卓越贡献。”

    “浅信徒啊,有考虑过改信吾主吗?”

    欧文主教又问道,这种问题对虔诚的信徒来说是侮辱,但浅信徒就无所谓了。

    “暂时......可能......要考虑一下。”

    语气带着不确定。

    “那真是遗憾,不过汉密尔顿先生,你可以向奥古斯教士多了解一些我们的信仰,说不定会感兴趣的,像你这样出色的年轻人对教会的发展肯定会有帮助的......不多说了,总比无信者死后要去填补无信者之墙要好。”

    欧文主教对此表示遗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