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呢喃诗章 > 《呢喃诗章》正文 第两千一百三十一章 民俗与历史

《呢喃诗章》正文 第两千一百三十一章 民俗与历史

    夏德看着照片,吸血种还在说话

    「上面的龙语符文很古老对吧?我虽然也认不出来,但我认为这是第五纪元末期的石刻,记载了七大家族的先祖与某位强大存在的交易。不过教会的研究者似乎认为,这是更古老年代的残骸,属于第四纪元末尾到第五纪元初期的故事,和七大家族毫无关系,反而牵扯到了某些更加难以言说的隐秘。哈,教会的研究者们,水平也不怎么样嘛。」

    唐纳德爵士略带着些轻蔑的说道,夏德眨了眨眼,没去指出其实他的研究和推测可能才是错误的。

    夏德又看向了其他照片,只可惜能够清楚分辨出符文内容的,只有他拿到的第一张照片。

    心中明白,那段古老的符文提到的信息指向的,极有可能就是伊莱瑟小姐提到的那场上古神战,但当夏德试图进一步请教唐纳德爵士关于神战的传说时,这位戴眼镜的吸血种却对那些故事丝毫不了解,反而询问夏德是从哪里听说这些消息的。

    唐纳德爵士似乎将这座城市中所有与「龙」有关的传说,都认定为与七大家族有关。但偏偏那场上古神战发生的时候,夏德很确定七大家族并不存在。

    「请问这照片对应的发掘工作是在哪里进行的?遗迹的位置在哪里?」

    夏德又请教道,唐纳德爵士回忆了一下:

    「在月湾市西北部的‘剧毒沼泽,那地方并不好找,而且应该已经没有有价值的东西了。」

    他告知了夏德大体的位置,夏德又询问了参与发掘的其他研究人员的消息,但吸血种并不认为他们像自己一样还保留着当年的东西。

    不过,他立刻又想到了另一件事:

    「当时参与这场发掘工作的,除了我们这些本地的研究者以及本教区教堂派来的人手,实际上还有一些外地人。那个年代,卡森里克与德拉瑞昂的关系比现在好得多,当时好像是因为什么学术交流计划,一些北国研究者也参与了遗迹的勘探。我记得其中有一位老教授相当厉害,如果你能找到他,他手里说不定也有一些照片。」

    「爵士,你还记得那位老教授的名字吗?」

    「稍等一下,我记得当年我的笔记本上记录过那位教授的信息。不过算算年龄,他恐怕早已退休,现在还不知道是否活着,普通人的生命总是如此的脆弱.祝愿他健康。」

    一个熟悉的名字忽的跳到了夏德的脑海中,不过他没有贸然说出他的猜测。而唐纳德爵士花了些时间,也终于从自己的旧笔记本的夹缝中,找到了一张年代颇为久远的名片:

    「来自托贝斯克市的提里斯·曼宁教授,这位教授在历史学领域真的是德高望重,我记得我学生年代看的教科书,有一本就是他参与编著的呢。」…

    他乐呵呵的说着,将名片推到了夏德的面前。夏德摸了一下肩膀上伪装成狗模样的小米娅,那猫也在低头看向名片。虽然泛黄的纸张上的「怎么感觉每次在外地遇到民俗学者,最后都能和曼宁教授扯上关系呢?」

    心中想着,又问向桌子对面的人:

    「那位曼宁教授是环术士吗?」

    「当然不是,他只是普通人。但像他这样优秀的历史学家,一生的经历不会比普通环术士要枯燥。」

    去找曼宁教授可以等到一天的事情结束,或者明天再去,夏德对此倒是不着急。因此告别了唐纳德爵士以后,夏德又去了鲱鱼街看望了丽萨小姐和女孩玛利亚。

    这天上午丽萨小姐刚好在家,因为上次夏德留下了不少钱,如今丽萨小姐已经着手准备让玛利亚去上学了。

    一家人对夏德很热情,甚至想要邀请夏德留下来吃午

    饭。不过夏德中午还有其他事,便婉言谢绝了。上午十一点告别她们以后,他又拿出来了那枚银饰船锚看了一眼,越发肯定自己对伊莱瑟小姐的身份猜测。

    和码头的搬运工劳瑞·安德森以及男孩纽曼见面,依然是在昨天傍晚的酒馆里。临近中午,酒馆里人声鼎沸,提前到达的夏德又选择了昨天的那张桌子。而热闹的酒馆氛围,也让他想到了那个总是和他在各种酒馆中偶遇的「恶魔学者」,但显然肖恩·阿斯蒙先生这天中午是不会出现的。

    「因为这里没有玫瑰。」

    夏德笑了一下,摸向口袋里的。从来到月湾之初他就一直带着这枚戒指,下次见到肖恩·阿斯蒙先生,他一定要戴着戒指与那位先生握手。

    「喵~」

    胸口的猫发出了微弱的叫声,它在疑惑怎么午饭还没有开始。随后,又注意到了蹲在酒馆吧台前的那几只猫,那些猫正探头探脑的看向这边。于是小猫头抬起看了夏德一眼,见到他没有注意到其他猫,这才又缩回了脑袋。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的这场雪,到了中午时分越下越大。但码头的工作却没有因此而停下,至于冒着雪前来赴约的搬运工父子,男孩纽曼身上穿着保暖的衣物,而搬运工身上则还是单衣。夏德并未对此发表任何看法,而是热情的邀请他们落座。在父子两人捧着热汤碗暖和身体的同时,夏德也开启了话题。

    男孩对蹲在夏德手边的那只狗看起来兴趣很大,可惜小米娅只对夏德手里的食物感兴趣。而夏德也没有立刻去谈论「永恒之光」以及男孩不想当搬运工的事情,而是继续昨天的话题,谈到了码头工人的生活。

    安德森先生祖辈在本地生活,因此不管是码头工人协会这种工会性质的组织,又或者是码头办公室这种官方管理机构,他都相当熟悉,甚至连本地错综复杂的黑帮他都能说上几句。…

    夏德很好奇「普林赛斯贸易合伙人」在本地的名声,于是含糊的提到了安妮·邦尼小姐的名字,安德森先生将他们评价为「虽然人员数量和黑手帮这种大型帮会没法比,但据说每个人都见过血,是码头区不能轻易招惹的狠人」。

    等到这顿饭吃到了一半,关于近十年来码头工人工资涨幅的话题结束,夏德才终于谈到了正题:

    「今年的天气真是奇怪,雷霆之月居然下这么大的雪。你们下着雪还要工作,真是辛苦。」

    「现在和冬季相比只是日期不同,但冬季我们也是正常工作,否则怎么赚钱养家?」

    搬运工笑着说道,伸手拍了拍一旁男孩的肩膀:

    「把纽曼养大,就是我现在最重要的任务,下这点雪又算什么呢?我的父亲、父亲的父亲都是这样的,纽曼长大以后也会和我一样。我们用自己的力气赚钱养家,在我看来并不比其他人要差。」

    男孩再次露出了那副想说什么但又不敢说的表情,夏德则继续夸奖道:

    「恐怕不止是下雪,下雨的天气也要这样工作吧?」

    「当然,有些时候越是恶劣的天气船主越是着急卸船。况且梅雨季的时候,说不定前一刻还是晴天,下一刻就是瓢泼大雨了。防水油布有时候并不可靠,还是要靠我们。」

    他看上去是真的为自己的工作而自豪。

    「像您这样一个人独自支撑一个家庭的男人,才是我们这个时代和这个国家的希望。来,请让我敬你一杯。」

    说着话,两人举杯碰了一下。夏德又看了男孩一眼,轻声对他说道:

    「你的父亲是不是很了不起?虽然从事的是搬运工的工作,但他靠这个养活了你们。你不是靠风、靠雨才长这么大的,以后长大了,可要好好的对待自己的

    父亲。」

    男孩还没说话,安德森先生便笑的合不拢嘴的说道:

    「我并不会强迫纽曼长大以后怎么报答我和他的母亲,他会有自己的生活,会有自己的家庭,会有自己的孩子。如果运气好,他也会在一个神奇的日子碰到您这样神奇的人,共同进行这样免费,我是说有趣的午餐。」

    夏德点点头,最后又说道:

    「靠自己赚钱,这是我们活的有尊严的重要方法。梦想虽然重要,但也要先吃饱了饭。踏踏实实的生活,然后才能仰望天空。」

    「是的,这对男人来说很重要.您这话说的真是好,纽曼,你以后也要好好读书,才能成为这位先生一样的人。」

    两人再次碰杯,男孩惊讶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然后低着头像是在思索什么。

    耳边的「她」温柔的说着:

    「但安德森先生的想法在我看来可没错,对于他们来说,这种职业传承是维持生活平稳最好的方法。」

    夏德一边继续和安德森先生聊天一边和心中的「她」说着话:

    「安德森先生渴望的不是儿子接替自己,而是希望他过上更好的生活,让男孩明白这一点就好。而且,我这可不是劝说男孩接受父亲的安排,我只是让男孩看到了他一直不愿意接受的未来,到底有着怎样的重要意义。更何况,孩子的所有愿望都一定要实现吗?」

    (看完记得收藏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ka.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ka.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