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历史军事 > 呢喃诗章 > 《呢喃诗章》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狼与工厂

《呢喃诗章》正文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狼与工厂

    “医生,你只管驾驶马车就好。”

    多萝茜说着,已经推开了木箱的盖子,握住了一把精盐,在颤动的马车上仔细的将那些盐洒在黑棺表面那个巨大的圣拜伦斯校徽符号上。

    与此同时,从那怪异的不像是真实世界的森林中,已经窜出了十多匹黑狼跟上了马车。那不是普通野兽,除了体形巨大、背部有凹凸不平的结晶尖刺以外,它们居然是踩在空气上浮空奔跑的,而且近乎与黑影融为一体。

    只要不弄出很大的动静,目前空间错位的状态下,托贝斯克那边看不到这架马车有任何的改变。因此夏德很放心的准备施法,与此同时,正在撒盐的多萝茜呼唤出的“火柴女”,也已经提着篮子出现在了夏德的身边。

    赤着脚包着头巾的小姑娘向着夏德鞠躬,随后取出一根火柴放在自己的嘴前,轻轻一吹,火海便向着马车后方席卷而去。只是这火焰的效果并不好,因为很快,虚空中奔跑的第一匹黑狼便冲破了火海靠近了车厢,随后被夏德的剑光噼做了两截。

    它没有留下尸体,而是消失在了阴影中。这样看来,这些看起来像是狼的东西应该属于元素生命。

    “月光斩击。”

    交叉月光自车厢后方飞进了持续蔓延的火海中,而多萝茜撒盐的工作也已经完成了近二分之一。这一次的遗物力量泄露不算很强,所以阻止起来也出奇的顺利。

    “侦探,小心一些,有大家伙来了。”

    前方传来了奥古斯教士的提醒,于是提着篮子的小姑娘将那根燃烧的火柴从嘴边拿开,和夏德一起看到刚才幸运的躲过了攻击的黑狼们融合到了一起,随后一匹比这架马车还要大的黑狼出现在了缓慢行驶的马车后方。

    眼睛冒着红光,身体的毛发和背部的晶石,因为也是纯黑色,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分不清边界。

    它抬起前爪拍向了看起来脆弱无比的车厢,夏德迅速施法,只是在马车中飞出的银色圆环接近它的前爪时,那只前爪又化作了阴影失去了实体。穿过阴影,又向着黑狼更大的本体飞去,却被狼咬在了嘴里,一下咬的粉碎。

    细密的银色光点洒向下方,巨型黑狼再次用利爪抓向车厢。而这一次,提着篮子的小女孩在夏德身边消失,在空中突兀的落下雪花的同时出现在了车厢顶部,她吹灭了那根燃烧着的火柴:

    “停。”

    狼凝固在了空中,与缓慢行驶的马车越来越远,但不过五秒便可以重新行动了。这是夏德不完整的迷锁与多萝茜的奇术配合造成的结果。他们在每周六的学习中讨论过这种奇术的搭配使用,真正用出来还是第一次。当然,这种效果与夏德完整版的迷锁“许愿”无法相比,但效果弱的好处则是消耗不算很大。

    趁着多萝茜争取来的机会,持剑的夏德已经将对准了那个重新向他们跑来的巨大黑色躯体:

    “日光射线!”

    巨大的暖黄色能量洪流轰击向阴影躯壳,如同炽热的铁棒穿过了积雪一样,贯穿了黑狼的身躯。

    与此同时,多萝茜也已经完成了撒盐的工作。森林场景消失,夜色下起雾的托贝斯克街景重新出现。缓慢行驶的马车继续碾压城市的路面,马蹄极有韵律的得得~声响让人安心。煤气路灯让马车的影子斜拉着映在了另一侧的街边矮墙上,后方也已经不见了巨狼。

    这夜色,依然是如此的平静。

    夏德收回长剑松了一口气,多萝茜也回到了他的身边,一边拍着手里的盐渍一边和他继续看着不断远离的街景。

    “做的很好。”

    施耐德医生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代表着这次短暂的遗物力量外泄已经结束。

    “我不明白,既然食盐管用,为什么不直接将那口棺椁放到盐里面。我想学院应该不至于买不起这么多的精盐吧?”

    夏德的声音说道,医生则笑着让他尝试一下:

    “试一试不就知道了。既然学院没有禁止这样做,就代表这不会引发问题......抓好了,我们要提速转弯了。”

    夏德于是从多萝茜那里要来了装盐的袋子,抓了一把撒到木箱里的棺材上面,于是那一把盐便像是雪一样的融化成了水。夏德再去看多萝茜刚才沿着校徽痕迹洒下的盐,在异常结束后果然也“融化”了。

    “真是有趣。”

    夏德评价道,作家小姐则夸奖着夏德:

    “我已经很久没见到你正经的战斗了,刚才的表现真是不错。”

    “这把剑的作用更大。”

    夏德说道,看到自己手上沾着盐,便舔了一下将其弄掉。多萝茜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倒不是对夏德这种不讲卫生的行为感到嫌弃,而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多了吃盐的爱好。

    “不是盐,是糖。”

    说着,他也抓过多萝茜的手轻轻舔了一下,并解释道:

    “我的奇术,可以把食物变成糖。食盐虽然不宜大量食用,但显然也属于食物。”

    作家小姐红着脸点了点头,将手背到了身后,生怕夏德再做出更过分的举动。

    自城北的托贝斯克火车站至城西医生租赁的仓库,预计需要的转移时间在二十分钟至半小时之间。这是在不出意外的情况下,这意外不仅包括了遗物失控和遭遇袭击,也包括了普通人造成的麻烦。

    在马车进入北城区与西城区交界的圣罗兰大道时,巡逻的警员便叫停了奔行着的马车,并询问车上在运什么。

    托贝斯克的核心城区虽然不禁止载货马车进入,但这么晚了还在运送货物,也的确不同寻常。

    于是施耐德医生拿出了一本提前从老约翰那里买来的伪造证件:

    “为罗曼·舒尔斯先生的面粉工厂运送编织袋。他着急用,让我们尽快送过去。”

    警员检查了证件后,又要求打开车厢查看。医生没有阻止他们,而当他们来到后面的时候,明明眼前是夏德和多萝茜站在棺椁前,但他们看到的则是堆积如山的编织袋塞满了整个车厢。

    “可以了,快走吧。把东西送到了,就不要乱走了。七点多的时候出了些乱子,今晚说不定要戒严。”

    警员警告道,将证件丢给了施耐德医生。医生挑了下眉毛,见奥古斯教士对他点了点头,便用手捏出施法的手势,然后声音轻柔的问道:

    “城里出什么事情了?七点多的时候,我倒是听到了枪响。”

    “卡森里克代表团中,一位男爵到城北招ji,然后被人打了一枪。”

    “这种小事,不至于戒严吧?这算是丑闻,接下来几天的报纸,倒是有的看了。”

    医生笑着说道,提着油灯的警员又说道:

    “听说是别的原因,表面是招妓,其实是和别人接头交换情报。谁知道呢?反正与你们无关,快走吧。”

    于是拉着棺椁的马车继续上路,而车厢里的夏德看向了多萝茜,多萝茜会意的点点头,用最近全新获得的可以与蕾茜雅随时说话的能力沟通了一下:

    “和那位卡森里克男爵见面的,是托贝斯克一位身份很高的贵族。暂时不知道是谁,那位贵族在男爵开枪自杀后,被枪响声惊动而逃走了。国王本来已经准备休息,一个小时前紧急召见了安洛斯处长,让其一定找到和男爵见面的到底是谁。‘她’说,军情六处对这件事一无所知,国王非常恼火。”

    “逃走的贵族,是灰手套安插在王国高层的间谍?”

    “不知道,从现场遗留的怀表、信件和手杖来看,甚至不是普通贵族。这不是普通的间谍桉,甚至不一定与灰手套有关。卡森里克和德拉瑞昂以外,还有其他势力在参与。”

    多萝茜摇摇头:

    “她说这与我们无关,让我们今晚好好完成小组的任务。”

    马车继续行驶,进入到了托贝斯克西城区以后,明显能够感觉城市变得喧闹了起来。这当然不是因为居住在西城的人们更喜欢夜生活,而是因为西城区的蒸汽工厂,即使是在夜间也在加班加点的运转。

    工人需要倒班休息,但机器不需要倒班休息。当然,特定情况下,人也必须不能倒班休息。现在托贝斯克地区,工人们的每天平均工作时间已经接近十二个小时,即使最近几年随着工会发展和相关劳工法的完善,这种情况在改善。但很显然,在晚上八点多,工厂是绝对不可能休息的。

    因为工厂运输货物以及其他的需要,西城区的煤气路灯安装率,比北城区贫民窟要高得多。施耐德医生提前规划好的路线,是避开那些人员拥挤的街区,这样一来一旦遇到麻烦也不会牵累更多人。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必须要频繁在没有路灯的黑暗街区中穿行,这让面临着遗物力量外泄以及不知名袭击者双重危险的四人,感觉压力更大了。

    “医生,我不明白,那些从新大陆而来的追踪者,是怎么确定遗物位置的?”

    车夫的位置上,奥古斯教士还在与施耐德医生交谈,医生则说道:

    “这件遗物的力量突破收容措施的短暂时间,独特的力量可以被远程定位。最初接触到这件遗物,并试图和学院争抢这遗物的环术士们,知晓如何加强这种定位方式。所以理论上来讲,刚才我们忽然见到森林时,应该就已经被盯上了。”

    “那还真是糟糕。”

    奥古斯教士说道,车厢里的夏德甚至能够想象到他说话时脸上平澹的神情。

    此时马车行驶在一条只能允许一架马车单向通行的狭窄巷子里,巷子两侧是三层高、有着密密麻麻窗户的公寓楼,夏德很难想象底层的采光是不是根本没有。

    马车只要进入巷子另一端联通的大街,再走不到三分钟就能到达施耐德医生预备的仓库。准备小组任务期间,他虽然没来找夏德帮忙,但小组其他人都在仓库中帮忙布置了防御、侦查等仪式。

    进入仓库,这一夜的危险性就降低了至少一半。

    但也就在马车来到巷口准备向东转的时候,车厢里的夏德忽的看向了车厢侧壁。黑暗中难以察觉的黑色藤蔓状花纹,正在木质车厢上蔓延,并向着车厢下方迅速延伸。

    他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依然抬剑便刺在了那花纹上。随后眼前一花,视野中车厢内部的场景,居然变成了开阔的房顶。侧面的余光甚至能够看到,医生驾驶的那架马车正在楼房下方的夜雾中继续向前行驶。

    “她”轻声提醒道,夏德正惊讶这不知名的奇术居然如此厉害,然后发现自己握持的长剑,居然穿透了面前男人的右胸。

    不知名的环术士有着金色的头发,外表看上去二十五六岁。他痛苦的叫了一声,却无法从剑身上挣脱下来。

    “刚才是刺向那些花纹......原来如此,攻击花纹会引发强制空间转移,但施法者也会承受花纹受到的攻击。如果不理会花纹,空间转移效果大概会指向马车本身,而遗物不受影响......这算是厉害还是不厉害?”

    心中想着的同时旋转剑柄,长剑在血肉间旋转造成的伤势,让不知名的环术士再次惨叫了一声。在他的背后,六环术士的命环清晰的显现了出来。他没有试图防御或者治疗,而是忍着剧痛将左手拍向了夏德的胸口。

    夏德连闪避的想法都没有,空着的左手捏出法印,因为右手持剑的条件满足,带有黄金色流光的护盾在张开的过程中,便挡下了六环术士的低语-灵符文使用的拍击状的奇术。

    同时,恰到好处的爆裂,也在近距离炸伤了男人的左手。剧毒蔓延到了他自己的手上,在他忍着胸口和左手的痛苦,试图进行第二次反击时,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ka.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ka.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每天都在挨c中醒来gh 极品师娘 妖刀记 神墓 仙者 《掌中香》by喝杯奶茶 穆如归